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0、忽悠

    有过一次愉快的合作, 曹祤也知道沈宥的为人,见他生气也不是很怕他。(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毕竟,要真是迂腐不堪的老顽固,前些日子也不会同意联手设赌局。

    实际上出书赚钱的事情,曹祤真的是刚受到李明礼的启发,才想到的。

    所以与魏则猜测的相反, 曹祤在来之前对于怎么劝沈宥答应, 是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 准备打持久战。

    直到在书院门口见识到沈宥的号召力,以及弄清了书院考核的事情, 他才对说服沈宥有了一点信心。

    见沈宥妥协愿意听他说话,曹祤收起笑嘻嘻玩乐的摸样,低眉顺眼的将桌上的茶杯递了上去:

    “您听完再发火不迟,我还能跑了不成?”

    沈宥也不客气, 没好气的接过茶杯, 啪的一声重重放在桌上, 面无表情的盯着曹祤。

    颇有些说错一句, 犹如此杯的气势。

    曹祤摸了摸鼻子, 被看的有些发毛, 轻咳一声后正色道:

    “沈先生开书院,定然一早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可书院收学生,基本全靠您一个人的名气撑着。”

    “对于您来说固然是好事,但对于书院却不一定。”

    简单来说书院就是个空架子, 学生要进来还得考虑,一两百人,好几门学科,就一个靠谱的老师这个事实。

    曹祤小心的看了一眼沈宥的脸色,发现没太多变化,这才放心的想开口继续忽悠,却被沈宥一句话打断:

    “这跟你说的说什么科举参考书好像不是一件事吧?”

    曹祤立刻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肯定道:“这就是一件事,只不过科举参考书是第一步。”

    “首先,您想交给弟子的东西,整理出一本参考书,这样所有买过书的人,都能算得上半个弟子,承您一份人情。”

    “书坊中学堂里有的参考书,大多为前朝大儒所著,可这些到底和如今的形势差别甚大,也比较简陋,没人指点,几乎每个考生都会走些弯路。”

    “我说的对吧。”曹祤定定的看着沈宥,这是他临时找李明礼问了问,再结合之前慧明教他学八股文时说的,弄出的一套说辞,勉强算是有理有据吧。

    不说别的,几年前的书肯定会和现在一些破题思路,科考重点有所区别,更何况现在市面上的基本都是十几年,二十几年前的。

    更有甚者可能追溯到更远,不是说内容不好,只是随着朝廷的政策,还是有些东西不一样。

    沈宥点点头,不得不承认曹祤这话有道理,不过显然光是这点,并不能打动他。

    曹祤也不急,温水煮青蛙还得一点点来,不就是编吗,他可是连康熙都忽悠过的:

    “谣言这种东西简单,对外就说您分文未取,见到很多人求学之路艰难,起了隐恻之心,这才拿出自己的经验照拂广大学子。”

    沈宥看着曹祤张口就来,一阵无力,前几句还像话,后面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说出去也得有人信才行啊。

    “你觉得这世上有圣人?”这话真的有点假。

    曹祤嘿嘿笑了两声,没有答话继续道:“当然东西您不是白拿出来,开出的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卖书可以,必须拿出一部分钱,买书捐给咱们书院的藏。”

    “到这里,是一箭双雕,钱赚了,书院藏的书源也解决了,名声还好听。”

    不等沈宥细想,曹祤又道:“还有就是我刚才说的,书院以后收学生的问题,我的建议是以后书院的藏对外开放,只要是符合条件的人,不管是不是书院的学生,都能在楼内借书。”

    “对书院之外的人开放?不妥不妥。”沈宥下意识摇头反对,书院藏书何其珍贵,怎么能轻易外借。

    “哪里不妥,我刚才说了要符合条件的人才能出借,咱们要的是这个名声,至于怎么才算是符合条件,那还不是您说了算。”

    符合条件四个字,曹祤特地加重了音量。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家里底子差点的会蜂拥而来,等到书院来往的读书人越来越多,学习氛围浓厚的时候,我相信剩下那些不借书的也都会跑来。”

    “到时候书院的学生还不是随您挑,要是真能达到我说的盛况,还愁找不到好先生?”

    曹祤都快被自己给感动了,乱七八糟说了一通,本来打算忽悠沈宥的,结果说完自己觉得很有道理是怎么回事。

    清朝版对外开放的图书馆,绝对是独一份吧,也算是圆上了刚才说的名留青史这话。

    参考书前有古人,后有来者,还真不好说会不会被人记住,但图书馆可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沈宥貌似还真就被曹祤说动了一点,沉默不语的想着什么。

    曹祤轻吐出一口气,开玩笑的又说了句:“没准,等到科举之后,您就桃李满天下了。”

    沈宥刚准备说什么就听见这么一句,便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片刻后开口告诉曹祤说事关重大,需要考虑几天。

    曹祤也没有催促,谁都无法预料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其实就是一场豪赌,他输了倒是没有什么,但是沈宥的名声可就保不住了。

    如果是出书的话还得想法子打击盗版,还有提高竞争力,眼睛眯了一下曹祤在沈宥面前发起呆。

    沈宥直觉有些不好,狐疑道:“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曹祤迟疑一下,道:“沈先生,你有没有那种才名满天下的至交好友?”

    “你是觉得我一个人干不来?我好像还没有答应你要合伙吧。”

    听出沈宥语气中暗含的威胁,曹祤替自己捏了一把汗,讪笑道:“怎么可能,我只是刚想到一个更妙的主意,需要您的配合。”

    沈宥:“...”他貌似还没答应吧。

    最终没有得到沈宥的答复,但他最后一句话让曹祤大感安慰,觉得这事应该是**不离十了。

    沈宥说:若是你这个方法可行,倒真是为天下寒门举子造福了。

    虽然曹祤不知道他这句话,说的是参考书还是藏,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顶着书院中各种异样眼光,他满面春风回到菩提寺静室。

    静室几人听到推门的声音,视线就刷刷刷全部投向门口,把曹祤吓了一跳,心底琢磨这阵仗是想干嘛?

    “你们这是怎么了?”

    “你还好吧?”李明礼衡量许久开口道,他真正想问的是颍川先生没对你恶语相向吧。

    曹祤摸不着头脑,但感觉不是好事,避过这个话题,径直走到圆桌前灌了几杯水,这才打开话匣子。

    话说到一半,众人正听的津津有味,曹祤忽然想起一事:“你们什么时候给书院取名字了?从菩提寺出去的就叫菩提书院?”

    魏则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为啥要叫菩提书院,得去问皇上啊,进书院的时候,你没有看到门上的匾额吗?昨天皇上钦赐的。”

    曹祤一脸茫然:“???”他真不知道啊。

    舒格却突然眼睛一亮,摸着下巴冒出了句:“你们觉得棋社挂个招牌叫菩提棋社怎么样。”

    曹祤一脸窘态,蹭热度都学会了,舒格你真的很可以。

    ————

    康熙带领大部队沿着河道继续南巡,这天正在马车上,高士奇呈上了一份奏折。

    康熙手搭在窗台,食指无意识的轻点,将折子又看了一遍,嘴角略微勾起,终于没忍住轻声笑了出来。

    过了片刻,康熙用手拍了拍折子,不急不缓道:“咱们这位高大人是聪明的紧,人还没有回京呢,请辞的折子倒是先上来了。”

    “你说,朕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吗?”他语气中没有任何说笑的意味。

    梁九功看见康熙侧了侧头,知道这是在问他,忙答道:“皇上行事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高大人...是太谨慎了些。”

    可谨慎的人一般活的久。

    康熙不可否置,压下折子没有再提这事,转而问道:“朕看太子这几天身边怎么换人了?小安子呢?”

    梁九功忙道这事还得从祤少爷说起,康熙坐直了身体,来了兴趣,皱皱眉有些奇怪,太子身边人的事怎么还牵扯上曹祤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永不消失的电波、严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言、英二、我思故我在、只为溪山好、蝶舞鸣音 10瓶;半知、星旭 5瓶;枫醉未到清醒时。。、夕影、犒劳犒劳、安然 3瓶;mi℡、喜欢一切故事、灿烂一夏 2瓶;才不是小妖精、九方尘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