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95、95

    如果说医疗师选手的隐藏属性是献祭自己成全队友, 那狙击手选手的隐藏属性就是阴,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玩的十分熟练。(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puppy不疼不痒的提醒了余邃一句,转头拉群起了free战队同样的名字:“相亲相爱一家人。”

    狼子野心, 简直不能更明显。

    不过puppy也只是想搞搞自家人,看看宸火或是老乔出丑的热闹, 可好巧不巧, nsn战队群也是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土嗨名字。

    瓦瓦头一个不甚中招。

    中午,时洛被余邃叫醒后迷迷糊糊的去刷牙洗脸,匆匆洗漱后两人在房间里吃早饭。

    昨晚睡的晚了点,时洛困得睁不开眼, 麻木的往嘴里塞面包,吃三口喝一口牛奶,自己给自己搭配的还蛮好。

    余邃边吃饭边玩手机, 片刻后不急不缓道,“瓦瓦在八卦你。”

    时洛没反应过来,头也不抬闷声问, “什么?

    “也没什么……”余邃看着手机语气如常,“没什么事。”

    时洛没往心里去, 接着吃自己的,三分钟后把五个面包一盒沙拉一瓶牛奶全填进胃里后拿起手机来看了看时间,眼睛微微眯起, “大早上群里谁什么呢?”

    时洛解锁手机看了一眼群。

    【nsn-awa】:[时哥和余神昨天来看咱们比赛了。]

    【nsn-awa】:[我看见官方拍的照片了,free战队就他们两个人来了。]

    【nsn-awa】:[我真的觉得他俩好配,越看越配。]

    时洛:“……”

    时洛飞速点开群成员列表一眼已经差不多猜出来这群是做什么的了, 再退出来看,群里还在聊。

    上当的还不止瓦瓦一个。

    【nsn-rod】:[一起看比赛怎么了?配什么了,咱们队的粉丝还整天说你跟时神有过一段呢,是真的么?]

    【nsn-awa】:[当然没,我跟时哥纯兄弟情,但他俩显然感情更好啊。]

    【nsn-awa】:[我能跟余神比么?我就是经过时哥生命的一个小小过客,人家余神是时洛的白月光红玫瑰。]

    余邃还没吃完,他一面看群一面撕面包,忍笑,“……白月光,红玫瑰。”

    群里瓦瓦还在不知死活,【nsn-awa】:[真的,你们不觉得他俩看彼此那个眼神特别美好吗?我留意好久了。]

    群里还有nsn的管理还有saint一大票人,时洛丢不起这个人,私聊了瓦瓦一句让他闭嘴,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瓦瓦这个脑缺……”时洛咬牙,“他眼瘸么?看不出来这是个新群?”

    余邃没觉得怎么,一边吃一边轻松道,“说呗,又没说坏话。”

    时洛收拾好自己的食盒,皱眉认真道,“说话这么嚣张这么不小心,再来几句没准别人就都猜到了!”

    余邃欲言又止,心道再嚣张还能有你小号嚣张么?再过几天,估计连宸火那个白痴都知道你小号了。

    余邃不忍心戳破,看着时洛道,“生他气了?”

    “不至于。”时洛失笑,“这点儿破事而已,骂了他两句让他闭嘴,没事……我吃好了,去训练室了。”

    余邃点点头,时洛拎起外套去了训练室。

    时洛刚上机的时候习惯先去自定义服务器热热手,开机上游戏后看见游戏里瓦瓦给他弹了几条消息。

    【awa】:[三跪九叩,时哥对不起,别不回我信息啊,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qaq。]

    【awa】:[对不起,给你磕头了,哐哐哐。]

    时洛本来也没生气,见瓦瓦都追到游戏里来了,回复了他。

    【free-evil】:[接着磕。]

    【nsn-awa】:[哐哐哐!!!磕出血了。]

    【nsn-awa】:[qaq我真头一次在背后说你,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哐哐哐……]

    【free-evil】:[行了。]

    【nsn-awa】:[呼……放心了,吓死我了,超怕你和余神真生气,你俩没生气就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时洛进入自定义服务器,看了一眼聊天界面,回复瓦瓦:[你还找他道歉了?]

    瓦瓦那边回复的很快:[对啊,我同一时间两边道歉,但我没余神好友,没敢加,在群里道歉的,你看的到。]

    时洛拿起手机来看了一眼,三战队群里瓦瓦at了余邃磕头道歉,磕了一长串,余邃末了只回了个“没事”。

    余邃轻易不动怒,正常反应,时洛上好子|弹,瓦瓦那边回复了没完。

    【nsn-awa】:[再磕一次,对不起对不起。]

    【nsn-awa】:[虽然很欠打,我还是想问,他俩真没在一起啊?]

    【nsn-awa】:[你看余神对别人都淡淡的,真的,就说加好友这事儿,他当时在我们战队那么久,也只有我们队长的好友,对别人都是可有可无的感觉,只对你……不太一样。]

    【nsn-awa】:[我萌你俩好久了。]

    时洛嘴角微微勾起,没再理瓦瓦。

    谁也不告诉,憋不住想秀就发个小号,最安全了。

    时洛用小号发了一条微博,继续练枪。

    有saint这个强力陪练在,当天的练习赛质量是能保证了,saint还很有原则,训练赛开始前天使剑提前在群里发了条消息,承诺说了不会两家看牌,只陪练,关于第三方的战术之类一句话也不会透露给另一方。

    余邃宸火还有puppy这会儿已经到训练室了,puppy看了一眼群,“天使剑……应该是能信得过吧?”

    宸火坐下来,“反正我信他,能为了自己队友拼成这样的人还不可靠吗?”

    “于情我信他。”时洛还在自定义服里,边做模拟训练边道,“于理saint这赛季彻底已出局了,咱们和他们没竞争关系,除非他们疯了,不然没道理卖咱们。”

    “不用想这个。”老乔开了自己的电脑,痛快道,“人家一分钱不要帮咱们训练,还有什么可想的,再说也该好好训练了,整天藏着掖着的快特么憋死了,再不练杀招也快晾废了,练练练。”

    周火迷茫的看看众人,迟疑,“你们……这是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我们……”宸火活动了下肩膀,神情舒畅,“在判断saint可信不可信,现在结论是可信,所以准备好好打两局游戏。”

    周火茫然,“你们之前没好好打吗?”

    “好好打了,但是有些套路没敢找强队实战过。”puppy对周火眨了一下眼,“记得之前他们说saint不该提前露太多战术么?现在轮到我们了。”

    周火恍然大悟,忙关了手里的摄像机,“好好好,那你们好好练,注意保密,直播啊电话什么的都关一关,我也不拍照录像了。”

    “知道。”老乔拉房间,“我再跟天使剑说一声,他心里有数的。”

    时洛活动了活动手指,退出自定义地图,进了练习赛专用地图。

    明天就是半绝了,练习赛也不能打太久,保持个手感就行,两边只打了五局就散了,游戏结束后天使剑跟老乔通了个语音,游戏内数据老乔这边是可以即时删除的,天使剑保证他们那边没任何人录像。

    天使剑做事众人放心,老乔将游戏内数据删除干净,众人原地解散。

    翌日,free不出意外的三比零带走了半决赛对战的以战战队,挺进了决赛。

    比赛结束后周火小心的没让众人在外面吃,自家战队在外面太容易招晦气,周火吃太多教训了,赛后不管周火和puppy如何抱怨,许诺在世界赛后会好好犒劳大家后周火警惕的把四人好好的带回了基地。

    “再过几天就决赛了,忍着,等打完决赛随便你们浪。”

    担心外面的饭菜有不新鲜不对劲的,周火连外卖都不许众人点,回到基地后周火好生安抚了自家选手一顿,“忍,我听说人家nsn自打进了季后赛就不让点外卖了,咱们也忍,别临了了掉链子,我跟阿姨说了,多给你们做点你们平时爱吃的,都忍忍啊。”

    宸火挖心挠肝的想吃烧烤,被拒绝后锤了沙发几拳狼嚎几句抱憾上楼去了,剩下的人瘫在客厅等晚饭。

    众人也习惯了,从进了季后赛周火整个人就紧紧张张的,地上有几个水珠他都要担心哪个选手会不小心踩上去滑到摔着腿,随着半绝和决赛的逼近他们心里素质一般的周经理是越来越神经质,等饭的这一会儿里还在自言自语的念叨日常细节,生怕他有什么不小心战队再出什么岔子。

    “消停会儿。”老乔看不下去周火这没出息的劲儿,“是不是没赢过?”

    周火一言难尽的看了老乔一眼,艰难承认,“还真没赢过,我带的战队……真的没在季后赛走这么远过,更别提还有世界赛。”

    老乔瞬间有了优越感,拍拍周火肩膀,“淡定,习惯了就行了,玩玩手机,在网上冲冲浪,别一惊一乍的。”

    周火玩手机都很有目的性,他把nsn从经理到教练到选手全部设置了特别关注,挨个点来点去的时候愣了下,“nsn的狙击手rod,刚发了条微博。”

    时洛抬眸,“发了什么?”

    “晒了个戒指。”周火仔细看了后一笑,“要不要这么会说话?他说决赛如果赢了就求婚,等到了法定年龄就结婚。输了呢就只送戒指,求婚欠着,没赢比赛不配求婚。”

    老乔笑了,“反正戒指买了就必须得送呗?也的不管人家答应不答应,唉……这跟谁说理去?他跟他那个青梅竹马是真的甜。”

    周火啧啧,“他女朋友转发了,说哭的不行了,唉……给他点个赞,当代电竞好男友。”

    时洛出了片刻神,他还记得数月前,rod因为给恋人过生日被爆破的场景,当时还不少人说过这下这对儿怕是要散了,不想人家感情越来越深,战队进了决赛有了成绩,rod也扛住了上次铺天盖地的压力,现在秀恩爱秀的光明正大,都要求婚了。

    ……挺好的。

    时洛低头接着玩单机游戏。

    时洛在玩难度最大速度最快模式下的俄罗斯方块,他手速极快,基本没失误,快速打破上次的记录后正要再开一局,他手机震了下。

    【whisper】:[时神,羡慕了?]

    余邃就坐在不远处,两人之间就隔着一个老乔。

    时洛嘴角微微挑了下,片刻后索性说实话:[有一点。]

    时洛手机很快又震动了下。

    【whisper】:[羡慕戒指,还是羡慕求婚?]

    时洛犹豫了下,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羡慕什么,他并不羡慕别人有礼物收,真的求婚……也不至于。

    不等时洛回复,余邃那边又发了条消息:[不用说了,我知道。]

    时洛愣了下,自己还没想明白呢,余邃就知道了?他怎么知道,他知道什么?

    时洛手机又震了下。

    【whisper】:[安心打决赛,别人有的,你都会有。]

    【whisper】:[我能给。]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

    鞠躬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