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章 不堪入耳的流言

    随着林谦的五万大军投降,本来应该一鼓作气直捣临沅的,只是一来芈梓的伤势有问题,二来这些士兵跟着他一直以来不是东奔西跑就是几场打仗,个个都是疲惫不已,所以趁着芈梓养伤的时机,大军也在休养生息。(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等平东王将那边的战事处理完之后,便是可以跟他们汇合,一起围攻临沅。

    莫子玉暗想着芈梓有静瑶郡主照顾,又有军医在,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的,故而就没有再去看过他,而是将精力放在了为伤员处理伤势上面。倒是没有新的伤员送来,所以莫子玉都是在检查以前受伤的那些士兵的伤口恢复情况。

    而这个时候,莫子玉的身份也泄露了出来,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医女,而是刘旭的侧妃。

    并且伴随着十分难听的传言,都说她是仰慕世子,所以跟着世子私奔而来。

    当然这些传言,一开始莫子玉倒是并不知晓,这一日,她在给之前要给她护身符的年轻士兵处理伤口的时候,他小声的偷偷的问道:“姜姐姐,你是北夏的王妃么?”

    莫子玉身子僵了一下,眉头一蹙:“怎么这么问?”

    “他们都说你是北夏的王妃,跟着世子私奔出来的。”小士兵小声的说道,“还说……还说你……我说不出口,总之很难听。姜姐姐,我相信你不是那样的人,这些话你不必放在心上,不过你得小心些,咱们军营里面有人仇视北夏人,何况你曾经还说北夏的王妃!”

    莫子玉默默的听完,将他的伤口利索的包扎好,淡淡的说道:“恢复的不错,继续保持!再忍忍,过些日子就可以痊愈了!”

    “姜姐姐,我方才说的话,你听到没有?”小士兵着急的说道。

    “听到了。”莫子玉淡淡地说道,“我左右不了别人的想法,我只能够告诉你,我无愧于心就是!既然是传闻嘛,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我就是知道姜姐姐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人!”小士兵高兴的说道,“姜姐姐就想个仙女一样,怎么会是那种人尽可夫的女人呢,那些话我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

    莫子玉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到下一床,为其他的人检查伤口,就在莫子玉包扎的时候,这人却突然在她的脸色摸了一把。

    莫子玉急忙往后一撤,蹙眉冷声问道:“你干什么?”

    “没什么!”这人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看上去倒是忠厚老实,此前瞧着也是一副本分的模样,哪知道这会儿他的笑容突然变得淫邪起来,“我就是想要摸一下这北夏太子的女人,跟普通的女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他朝着周围的人笑了笑:“是不一样,这脸比我家那婆娘是要滑溜一些!到底是被男人滋润过的!”

    “让我也摸摸看!”隔壁床的男人起身朝着莫子玉起来。

    莫子玉往旁边一闪,那人扑了个空,周围的人嘲笑了起来:“老周,行不行啊,她怎么不给你摸啊,是不是瞧不起你啊!”

    被人笑话了一同,这男子也恼怒起来,讥笑道:“他摸得,我就摸不得?装什么清纯,在北夏的时候不就是个婢女么,靠着勾引男人上位,如今又为了别的男人跑了,你就这么离不开男人么?”

    “老周,别太过分,她现在可是世子的人!”

    “呸!她也配?世子是什么人,是南楚未来的王上,世子的女人必然是如同静瑶郡主那般冰清玉洁的女人,她这种脏东西也配?她也就配做我们的玩物!你别说,这腰是腰,臀是臀的,玩起来肯定特别的带劲儿!”

    周围的人跟着一起淫笑起来。

    莫子玉看着这些人的笑脸,又想起自己如何觉也不睡饭也不吃,就为了给他们处理伤口,救他们,经常来这里为他们检查伤势,替他们看家书,写家书,安慰他们,没有想过让让他们感激自己,却也没有想到他们如今会如此的践踏自己,不由得心里面发寒。

    一股凉气从心头而起,让四肢都发冷。

    这些人的嘴脸比那散播谣言的人更加的令人恶心!

    “你们还是人吗?”那年轻的士兵挑起来骂道,“你们忘了姜姐姐是怎么救我们的吗?她为我们处理伤口,经常练饭都顾不上吃!若没有他,你们当中不知道多少人现在已经下了黄泉见了阎王了!她时不时就来为我们检查伤口恢复的情况,比那些军医还有勤快,还会力所能及的帮我们一些忙,你们那个人没有受到过她的恩惠?那些传言本就是别有心机的人传出来的,就是为了抹黑姜姐姐,你们不寻思着为姜姐姐解释,反而助纣为虐,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经过他这么一说,不少人想起来姜柳平日里面的确是为他们做过不少的事情,此前奚落过姜柳的人,此刻都羞愧的垂下了脑袋。

    “对不住啊,姜姑娘!”

    那老周脸色挂不住,梗着脖子说道:“谁知道那些是流言还是真实的?她本来就来历不明,说不定就是混进来的北夏的奸细呢!”

    莫子玉冷冷的说道:“你的伤口已经灌浓了,若是不及时处理,你的腿应该就废了。既然你怀疑我是混进来的奸细,那么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话落,便是转身离开了军营。

    此刻他们方才想起来,眼前这一位除了那些不堪的流言之外,还是一位出色的大夫,如果她真的生气了,不管他们了怎么办?军营内可是找不到比她医术更好更温柔的人了!

    “都怪你!”众人忍不住开始责备起方才带头的那两人,“你说说你们两个,干什么不好,非得调戏她!她若是去跟世子告状该怎么办?”

    “我们就是开玩笑嘛,谁知道她心胸那么狭窄!”

    “怕什么,世子还真的能够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杀了我们啊!”老刘哼了一声,“再说了,军营里面可不知道她一个大夫,还有其他的军医呢,说的好像离不开她一样。你们别忘了,先王就是被北夏人害死的,北夏人就没有一个好人!世子就应该直接杀了那女人才是!”

    不过这一次搭腔的人不多,大多数还是记得姜柳对他们的恩惠的,平日里面相处也看得出来姜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些流言明显就是有人故意传播,抹黑她的名声的。

    “姑娘,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绿俏正在磨药,“今儿怎么样啊?”

    莫子玉勉强的一笑,轻轻摇头:“没事。”

    就在这个时候,她们的帐篷突然别人打开了,只瞧着静瑶得意洋洋的入内,如今这军营内都在传姜柳的事情,看她还有什么面目再呆在芈梓哥哥的身边。

    “真是没有想到啊,你还是深藏不漏呢!”静瑶郡主冷冷的笑了笑说道,“你为何好端端的侧妃不做,非得来这里受苦呢?难道芈梓哥哥的魅力真的那么大?还是只有这军营里面的男人才能够满足你呢?”

    “均瑶郡主是皇族血统,又还没有出嫁,这说起话来倒是荤素不忌,实在是叫人大开眼界呢!”莫子玉嘲讽的一笑,“那些流言是你散播出去的?”

    “我都做得出来,我还害怕说吗?”静瑶郡主哼了一声,“那些是流言吗?你难道不是刘旭的侧妃?你难道没有勾引过刘旭,不然你一个婢女怎么可能成为侧妃?你没有离开祁王府跟人私奔?你没有小产过?这些是事实还是流言,想必你心里面比谁都清楚!”

    莫子玉冷冷的看着静瑶:“正因为我心里面比谁都清楚,我问心无愧,当然也用不着跟谁解释什么!郡主,我虽然是北夏人,但是来到南楚之后一直都在帮助南楚,或许力量微薄,但是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为何要那么做?”

    “你的确不用跟我解释什么,因为你说了,我也不会相信!”静瑶冷冽而嘲讽的盯着莫子玉,“你这么一个女人,跟我站在同一个地方,我都觉得这片土地脏了!你这种女人又凭什么可以出现在芈梓哥哥的周围?你就像一只苍蝇一样惹人厌烦!”

    她的话音刚落,就感觉背后一轻,随后害怕尖叫了一声:“你是谁?你想做什么?”随后她被人给扔出了帐篷内。

    “混账!”静瑶在地上滚了起来,狼狈的被手下的人扶了起来,“你们都是死人吗?还不去将人给本郡主抓起来!敢摔本郡主,本郡主要将你五马分尸!”

    进去两个士兵也叫给摔了出来。

    这时候只见着一个少年从帐篷内走了出来,少年五官俊美,但是神情却是极冷,他盯着静瑶看了一会儿,静瑶只觉得头皮发麻,急忙问道:“你是谁?”

    “小逸!”莫子玉将秦逸拉住,看了一眼静瑶冷声道,“你赶紧走吧,要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们敢对我动粗!”静瑶气疯了,跺着脚骂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来人,来人啊!将他们全部抓起来,我要杀了他们,我要他们不得好死!”

    周围的士兵都看着,谁也不敢真的上前将莫子玉抓起来啊。

    静瑶瞧着周围的士兵都不动手,气得抓起了腰上的鞭子,就朝着莫子玉抽了过去。

    秦逸眼神一动,一个侧身上前就将她的鞭子夺了过来,同时手上的剑已经指到了她的脖子上面。

    “怎么回事?”

    传来了戈才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静瑶突然哭了起来:“戈才救我啊,他们想要杀我,快来救我!”

    戈才冷着脸来到了莫子玉的面前:“这是我南楚的郡主,你若是伤了她,我保证你们也不能够活着走出北夏的军营!”

    “戈才将军也要这么不分是非吗?”莫子玉冷冷的问道。

    “跟你们北夏人,分什么是非?你们北夏人最阴险狡诈了!”戈才冷笑了一声,又转过头看着秦逸,“还不放开郡主?不然你想看着她们两个娘们儿被射成马蜂窝?”

    绿俏虽然心里面害怕的要命,听到戈才的话还是鼓起勇气将莫子玉护在了身后。

    秦逸将剑收起,冷冷的说道:“你敢伤她们的话,只要我不死,我就一定会杀死你!”

    没了生命威胁之后,静瑶立即跑到了戈才的身边,喝道:“戈才,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调来神射手,将他们全部射死!他们可是想要杀我,这还不足以是死罪?你方才也看到了,如果不是你来得及时,我现在已经死了!”

    戈才本来就不喜欢莫子玉他们这几个北夏人,如今他们想要杀郡主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世子纵然想要追究,自己也有个说法,他挥了挥手,喝道:“来人,将他们拿下!刺杀郡主,乃是死罪!若是反抗,就地格杀!”

    秦逸横剑挡在莫子玉的身前,冷冷的盯着戈才以及周围慢慢围上来的士兵!

    “住手!”吕将军急急忙忙的赶来,“戈才,你想要做什么!”

    “他们刺杀郡主,应该就地格杀!”

    “他们乃是世子的客人,纵然有罪,也该由世子责罚的,你有什么资格擅自下达命令?若是世子追究下来,你担当得起吗?还有,世子受伤,是他们救了世子,是世子的恩人,也是咱们的恩人,戈才,你可不要恩将仇报啊!”

    “哼,世子受伤是你害的,世子信你我可不信!只怕是你与他们早就勾结了!”戈才将吕将军推了一把,“你若是执意为他们求情,便是他们的同党,我要一并处置了!”

    静瑶冷幽幽的一笑:“吕将军如此袒护姜柳,难道你跟她也有一腿不成?”

    “请郡主慎言!”吕将军冷声道。

    莫子玉瞧着静瑶郡主,冷笑了一声:“你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脑子里面是不是只有男欢女爱那点事,所以什么事情都能够联想上去?我本来不打算跟你计较的,不过你是在欺人太甚了,若是我什么都不做,只怕你们还当真以为我默认了你们传出来的流言了!”

    静瑶郡主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