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62、透视眼(20)

    第二天, 郑鸿和蒋墨一起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 急匆匆地洗漱完,然后随便吃了点东西, 就出门去会场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这一次是玉石协会举办的全国交流会,来自全国各地的赌石爱好者全都齐聚一堂。会场很大,一个个圆桌摆放的很整齐,看起来像是要开圆桌会议似的,桌子上摆上了鲜花和红布, 还有水果和饮料, 前面拉着横幅,看着还是挺正式的。

    同一个城市的协会成员基本上都坐在一起, 他们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 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然后入座。

    很快, 陆陆续续地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场, 会场内很快坐满了大半。

    李卓然代表的是李氏集团,他的面前摆放的名牌,就代表了他的身份。

    “这位就是李少吧?您好, 我是瑞和珠宝的……”有不少同行过来和他打招呼,李氏集团可是行业里的龙头老大,这一次听说李氏集团的少东也来参与了交流会,不少人都想要和他们打好关系。

    “你好。”蒋墨的脸上保持着微笑,没多会功夫,手上就已经拿到了好几张名片了。

    同桌的几个年纪不大的见状, 都坐了过来,和蒋墨还有郑鸿攀谈了起来。知道郑鸿是李氏集团新聘请的赌石顾问之后,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想不到郑先生年纪轻轻,在赌石方面就有着这样的能力……”李氏集团可不是会随随便便就聘请一些阿猫阿狗来做顾问的,像郑鸿这样年轻,而且让李氏集团的少东也客客气气的人,一定是有真本事的。

    等到会议快要开始前,黄明全老先生,还有她的女儿黄颖,以及宋涵宇也走了进来。

    “他怎么来了?”郑鸿在看到宋涵宇的时候,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宋涵宇当然也发现了他们,眼神恶狠狠地瞪着郑鸿和蒋墨,简直恨不得在他的身上盯出一个窟窿来。

    蒋墨却是根本就不把宋涵宇放在眼里,在这里见到这个人,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宋涵宇的家里本来就是靠着拆迁赔偿的几百万起家的,宋国民拿着那些钱,开了一个建材公司,确实挣了一些钱。但这段时间,李氏集团对于宋涵宇家里的公司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打压,宋国民的资金链断裂,公司已经面临倒闭的绝境了,所以宋涵宇一定不会错过这一次的缅甸公盘,要不然他就真的要穷困潦倒了。

    宋涵宇没有了本钱,自然只能借助于他人的力量,黄颖被他哄的还挺好的,觉得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因此愿意在他的身上做投资。

    “这位宋先生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莫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吧?”蒋墨垂下眼帘,声音冷冷地说道。

    黄颖闻言,扭头朝宋涵宇看去,才发现他眼神的不对,顿时皱起了眉,用手肘撞了宋涵宇的腰一下,低声警告道,“这位是李氏集团的少东,不要去招惹他。”

    想到家里如今的情况,宋涵宇这才不甘不愿地收回了视线,低声道,“抱歉李少,刚才是我失礼了。”

    “没事,我这个人最是大人有大量了。”

    短短几句话,在场的所有人就已经看得出来他们之间关系的恶劣了,顿时心中都有了计较。

    黄颖心中气恼,她原本还想借此机会和众人介绍一下宋涵宇这个新加入她公司的‘赌石天才’,拓展一下人脉,但现在大家都知道宋涵宇和李氏集团的少东关系不睦,估计也没多少人会愿意冒着得罪李氏集团的风险,来与他们交好了。

    黄明全老先生虽然也注意到了他们之间的暗潮汹涌,但小辈的事情,他没有什么兴趣插手,因此只笑着看向了郑鸿,“小郑你来了。”

    “黄老先生!”郑鸿站起身来向黄明全行礼,尊敬老前辈是应有的礼貌。

    “好好好,快坐下吧。”

    交流会主要是由每个城市协会分部派遣一名优秀代表上台讲话,讲述一下一年内关于赌石方面的收获和经验,可以说干货还是比较多的。

    郑鸿听得无比投入,蒋墨一边听一边走神观察四周,尤其是宋涵宇的表情,这个家伙果然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个家伙完全就是凭借自己对于剧情线的先知和透视能力,自身对于赌石根本就只知道个皮毛罢了,他的所有赌石知识,都来源于小说,让他真的去凭能力赌石,那就只有输的份了。

    他们协会的代表是一位大约年纪在四十多岁的男士,看起来就很像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上台之后,听了他的自我介绍才知道,他原来就是科威珠宝的老板,他也和大家分享了他的经验和为商之道,其中有一些东西还真的挺有用的,连蒋墨也听得津津有味。虽然说他们是同行,具有一定的竞争关系,但并不妨碍蒋墨欣赏这位先生的才能。科威珠宝能发展的那么迅速,与他的领导是分不开的。

    等到会议结束的时候,都已经差不多五点半了。接下来就是晚宴了,地点还是这个会场。

    会场内的水果和饮料都被服务员给收了下去,连桌布也以最快的速度重新铺了一下,然后摆放上碗筷等等,效率还是非常可以的。饭菜应该是后厨早就准备着的,上菜的速度也非常快,大家都吃得挺高兴的。

    不少人都过来和蒋墨套近乎顺便敬酒,蒋墨有着系统这个外挂,应付这些人那是轻轻松松,但郑鸿不知道啊!他只看到蒋墨不停地被人敬酒,然后脸色都已经变得坨红一片了。

    “张总,李少已经有点不胜酒力了,这杯酒就由我替他喝吧。”郑鸿主动替他挡酒。

    蒋墨一开始还觉得挺高兴,可是在郑鸿替他喝了几杯之后,他又开始心疼了。

    “李少,之前是我不对,多有得罪,不知道李少能否原谅我的过失。”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宋涵宇也跑来给他敬酒了。

    蒋墨冷眼打量了宋涵宇两眼,见他低眉顺目的,不知道心里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当然,我这个人一向是非分明,之前的事情,我们已经两清了,我也不会揪着你不放。”蒋墨乐呵呵地说道,实际上却是狠狠踩了宋涵宇的痛点一脚。

    宋涵宇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之前开车试图撞李卓然,李家就立刻报复了回来,现在他家面临破产,这一次的缅甸公盘就是他最后的机会,李卓然所说的两清,指得就是这一点。

    不过不管他心中如何生气,也知道不能和对方硬碰硬,如今李家势大,而他还没能成长起来,一定不是李卓然的对手。

    但宋涵宇对于郑鸿就没那么顾忌了,他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了郑鸿,“学霸,这一次我们或许又能在缅甸公盘上切磋一番了。”

    郑鸿平静地回答,“那我就等着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宋涵宇有什么阴谋,他也不会怕的,而且缅甸可不是宋涵宇可以操控的地盘,他想要再动手脚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好。”宋涵宇冷笑一声,转身离开了。如果他这一次不能一鸣惊人,那之后再想过上以前那样富裕的生活就难了。所以他这一次依旧打算踩着郑鸿上位,他可是知道那几块必然能够赌出极品翡翠的料子的编号的,到时候必然会让郑鸿彻底的输给他。

    蒋墨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宋涵宇的打算,内心冷笑不已,他对于晚宴实在没有什么兴趣了,于是便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整个人跟团棉花似的,瘫在郑鸿的肩头,吵着要回去睡觉。李少这样说了,可没有人再敢拦着,郑鸿便扶着蒋墨回了酒店。

    “阿鸿……睡觉……我要……睡觉……”

    “好好好,马上就到房间了,回去就睡觉!”郑鸿跟哄小孩似的哄着蒋墨。

    郑鸿觉得醉酒的蒋墨真是太会折磨人了,跟一只粘人的小猫似的,总是往他的身上扒,手还不老实,他不得不一手揽住他的腰,另一手将他扣在自己的怀里,限制住他的行动,才总算是让他安静了下来。

    用钥匙开了门锁之后,两人就用着这样诡异的姿势进了房间,郑鸿把怀里的人丢到了床上,这才松了口气。

    蒋墨在床上滚了一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闭上了眼睛。

    “先别睡,把衣服脱了再睡。”郑鸿推了推蒋墨。

    但蒋墨只是咂巴了两下嘴,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郑鸿实在是拿他没有办法,只能任劳任怨地给他脱衣服,偏偏蒋墨还不配合,脱衣服的过程中,总要动来动去,等到郑鸿帮他把衣服脱掉之后,整个人都出了一身大汗,就好像刚刚和人搏斗过一场似的。再看蒋墨,脱完衣服解除束缚之后,睡得更香了。

    郑鸿苦笑着摇了摇头,走进浴室弄了条毛巾,用热水打湿了之后,给蒋墨擦一下身,要不然他浑身都是一股酒味,睡得肯定不舒服。这一次蒋墨倒是很配合,郑鸿怎么擦都没有乱动,倒是郑鸿在擦到胸口和腿部等部位的时候,脸上又再度变得滚烫起来。

    等到伺候完了蒋墨,把他塞进被窝里,郑鸿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进浴室洗澡,他前脚刚进浴室,后脚蒋墨的眼睛就睁开了,无声地大笑了两声后,又在床上滚了滚,侧了个半个身体出去,摆出一个满意的pose,才闭上了眼睛。

    于是郑鸿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蒋墨整个人趴在床的边沿,一条腿悬在半空,一副要掉不掉的样子。

    郑鸿吓了一跳,赶紧把人捞起来,重新塞回被窝里。

    可偏偏蒋墨一点不老实,他刚给他塞进去,蒋墨又很快滚出来了。

    郑鸿真是被他闹得没脾气了,想不到醉酒之后的李卓然睡觉居然这么不老实。

    担心蒋墨睡着睡着就滚到地上去了,郑鸿便只得认命地把他挪到了自己的床上,用脚压制住他的双脚,用手按住他的双手,这才算是让他老老实实的睡觉了。

    只是睡着睡着,郑鸿就感觉有个什么东西滚到自己怀里来了,跟个八爪鱼一样巴在了他的身上。

    郑鸿推了两把没能推开,迷迷糊糊睁开眼,借着床头地灯微弱的灯光,只能看到一个黑不溜秋的脑壳,和一个可爱的发旋。

    郑鸿在内心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得不接受现实,反手将人往怀里拢了拢,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蒋墨将脸贴在郑鸿的胸口,听着他有力又沉稳的心跳声,嘴角微微地勾了起来。

    醉酒什么的,真的是促进感情的绝密武器啊!

    作者有话要说:  ╮(╯_╰)╭小墨墨是个心机狗~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