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76、第七十六章

    【过度悲观就像掉进深海里, 不断地下沉,下沉,下沉……漆黑, 窒息。(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在电梯里, 顾小天没敢开口。

    李时昂要走了,他才脑袋一热冲了上去。

    “我们, 能聊聊吗?”顾小天拉住他的袖口,轻咳一声, 低哑的声音恢复常态, “我有话想和你说。”

    李时昂笑了,不达眼底,“天哥, 我朋友还在等我,有什么话改天再说吧。”

    于此同时,不远处的车门打开, 一个穿着鹅黄色毛衣的女孩从驾驶座上下来, 缩着脖子小跑到李时昂身旁,礼貌又客气的朝顾小天道, “你好。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后面那句, 是对李时昂说的。

    “你回车上等去, 外面冷。”

    “时间快来不及了。”

    李时昂点点头,转而看向顾小天,“我这边还有急事,你看……”

    顾小天攥起手掌, “耽误不了你多久,五分钟。”

    他犹豫了一下,无奈道,“好吧。”

    九点钟整,冬季的夜空犹如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将星月遮挡的严严实实。

    广场上的路灯便是这夜里唯一的光源。

    顾小天站在路灯下,偶然的,他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连帽卫衣,和去年深秋李时昂常穿的那件非常相似。

    李时昂双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上下打量他,无端觉得气闷,风度翩翩的微笑从他脸上褪去,“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嗯……我想告诉你,我的煞星命格已经破了。”提起这件事,顾小天脸上露出些许笑模样,他是发自内心笑,眼睛都弯成了月牙的形状,里面有一点点路灯折射出的光亮。

    李时昂道,“恭喜啊,还有别的事吗?”

    他轻描淡写的,把顾小天要分享的喜讯揭了过去,连敷衍都不愿。

    顾小天在脑海里预演了不下百次现在的场景,早就做好了面对更糟糕的准备,因此,他没有觉得失落,“就是,想和你道歉……”

    李时昂打断他,“你是对我觉得愧疚吗?其实完全没必要,那天在你公司楼下餐厅的洗手间里,我们不是已经做过了断了吗,谁也不欠谁的。”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给我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好不好?”

    李时昂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你现在已经可以随便的交朋友,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你喜欢的人谈恋爱,你为什么还要揪着过去那些幼稚可笑的事不放?”

    他羞于承认过去。

    顾小天如何接近他,如何欺骗他,如何抛下他毫不犹豫的出国。

    他又是如何幼稚可笑的,还想着要挽回。

    “对不起……”

    顾小天觉得自己的脸像被火烧一样,**辣的疼。

    “如果这样你会觉得舒服,那,没关系。”李时昂看了一眼表,态度又变得平静,“五分钟到了,我先走了。”

    看着他转身的背影,顾小天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等一下……”

    说五分钟,多一秒都没有了。

    顾小天追上去,语速非常快的说,“好,过去的事情我不会再提了,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喜欢你,你还是单身对吧?那个女孩不是你女朋友对吧?你不否认我就当你默认了,只要你还是单身,我就会一直追求你的!”

    李时昂脚步一滞,继续向前走。

    顾小天喘了两口气,不跟着他了,笑着挥挥手,底气十足又坚定地道,“再见!”

    ……

    当天凌晨。

    富不过天哥微信群。

    gxt:林佰川 把李时昂拉进来

    林佰川:好!

    “林佰川”邀请“卯时破晓”加入群聊

    “卯时破晓”退出群聊

    林佰川:……

    “王宇成”邀请“卯时破晓”加入群聊

    “卯时破晓”退出群聊

    王宇成:……

    林佰川:操,这进进出出的,走城门呢?

    “耿杰”邀请“卯时破晓”加入群聊

    耿杰:谁退群谁当场暴毙

    李时昂也迷信啊,耿杰这么毒的一诅咒,他就不退群了。顾小天笑眯眯的点进了聊天信息,点击添加到通讯录后会自动弹出验证申请,他在那上面写:你不加我,我就直接在群里说了

    李时昂大概不信,顾小天等了两分钟都没能加上他。

    于是他在富不过天哥的群里发:时昂,晚安

    林佰川:天哥,你这是……

    耿杰: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天哥这是要和时昂重归于好呀!你这情商,幸亏家里有点钱,不然找对象都费劲

    王宇成:耿哥,求求你了,你可闭嘴吧

    耿杰:难道我说错了吗[哼jpg.]

    王宇成:[呕jpg.]

    顾小天看到这,手机“嘟嘟”的响了两声。

    李时昂加他了。

    看吧,虽然招数很可耻,但效果还是不错的。

    gxt:在吗?

    gxt:[给你比个心jpg.]

    卯时破晓:有意思吗?

    他现在,应该非常非常的生气。

    迎难而上的都是傻子,避避风头才是最佳之举。

    gxt:我只是想加你的微信,这是我能想到唯一的办法了……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你可以删掉我,在我想别的办法

    gxt:但是其他办法,你也不一定会喜欢,要不,你稍微忍一忍?

    gxt:[乖巧jpg.]

    卯时破晓: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讨厌

    gxt:那我怎么做你才会觉得不讨厌?

    卯时破晓:怎么做我都讨厌!我讨厌你!

    顾小天看到这句话,心里踏实不少。

    这样才对嘛,臭弟弟在球场上笑的他浑身发毛。

    gxt:没关系,我也觉得自己挺让人讨厌的,我会努力,先让你不讨厌我,然后在让你喜欢我

    gxt:[握拳jpg.]

    卯时破晓:……我希望你别在打扰我

    gxt:那我先不打扰你了,早点睡,晚安~

    gxt:不用回我,这样下去我们会聊到明天早上的

    李时昂果然不再回复他了。

    ……

    不用上班的顾小天,离人生巅峰仅有一步之遥了。

    早上睁开眼睛,先跟李时昂道个早安,然后睡回笼觉,十一点钟起床,吃一顿大厨精心烹制的早午餐,换身衣服,开车出门,去商场买点好玩的小东西,看一场新上映的电影,再去打卡a市最有名的甜品店和奶茶店。

    美滋滋。

    要是李时昂也一起,就更好了。

    想到这,顾小天将车开往了李时昂的工作室。

    地址是耿杰给的,小老弟情商虽然低了点,但很是乐于助人。

    李时昂的工作室位于a大东侧的一处老旧写字楼,一二楼是一家律师事务所,三四楼则是他所创办的卯时破晓品牌推广工作室。

    顾小天到了楼下,没有上去。

    gxt:在吗?

    gxt:我在楼下,给你买了好吃的,下楼拿一下吧

    gxt:我觉得,我进去不太好

    卯时破晓:我不要,你扔掉吧

    gxt:那我给你送进去吧

    顾小天等了大概五分钟,李时昂下来了,可以说是怒容满面。

    怪让人打怵的。

    “你——”

    没等他把话说出来,顾小天将甜点和奶茶一股脑的塞给他,“我买了很多,你可以分给同事!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你继续工作吧!”

    顾小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了还没熄火的车,一脚油门,溜之大吉。

    “……”

    李时昂拎着两大袋子甜点,八杯奶茶上了楼。

    员工们顿时燃起八卦之魂,“哇!这是下楼取外卖了吗?”“外卖小哥都给送上楼好吧,哪个女孩送的啊?”“哎,一看就是心不诚,连李总不喜欢吃甜的都不知道。”

    李时昂把那些东西放到桌上,淡淡道,“你们想吃自己来拿吧。”

    说完,他随手拿起一杯珍珠奶茶,转身回了办公室,放下了玻璃墙的百叶帘。

    “嘟嘟”

    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提示他收到了微信消息。

    李时昂坐在椅子上,皱着眉头低骂一声。

    还是打开来看了。

    gxt:刚才走的急,忘记和你说了,小白生了五只小猫崽

    gxt:我给他们起了名字,叫小卯,小时,小破,小哓,还有小李

    gxt:小李是只鸳鸯眼的白猫,我觉得可漂亮了,和你特别像,不过它是只小母猫

    gxt:啊!我没有说你娘的意思!

    “……”

    顾小天翘着腿等了一小会,收到了李时昂的回复:和我没关系,你再给我发微信,我就拉黑你了

    顾小天就怕他这样,才特地绕了一个大弯,从群里加的他。

    gxt:没关系啊,我可以到群里说,如果你看不到,我让耿杰转达

    gxt:[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jpg.]

    gxt:这个表情包给你用~

    卯时破晓:你成功的让我更讨厌你了

    啊。

    虽说追求人就要脸皮厚,但看到李时昂这样说,顾小天还是有点伤心的。

    垂头丧气的回到别墅时,何穆正在给五只小猫崽剪指甲,见他进来了,抬头瞅一眼,道,“看样子出师不利啊。”

    “还行吧,我今天去给他送了吃的,他都收下了。”

    “那不是很好。”

    “然后他说更讨厌我了。”顾小天无力的坐在沙发上,佣人为其端来热茶,他润了润喉咙,继续道,“你觉得我要不要继续送啊?”

    何穆剪完一只,又拎起另外一只,“这种方式低级是低级了点,不过操作得当,还是有用的,在想想别的,双管齐下。”

    别的?

    顾小天在这方面简直榆木脑袋,想了一晚上也拿不定主意。

    临睡前,他鼓足勇气给李时昂发了个晚安。

    没有得到回复。

    ……

    转眼到了元宵节。

    顾小天特意起了个大早,把自己从头到脚精心拾掇了一番。

    通过耿杰,他知道今天工作室放假,而李时昂就住在工作室。大学还没毕业呢,就成了工作狂,他莫名担忧起李时昂的发量。

    其实李时昂头发挺浓密的,就是一直留着半短不长的寸头,看不太出来。

    顾小天胡思乱想着,很快就到了工作室门口。

    gxt:在吗?

    gxt:我在楼下,方便上去吗?

    李时昂没回他,可能是看到不想回他,但也有一定几率是难得放假在睡懒觉。

    本着一颗充满体贴和关怀的爱心,顾小天决定不再打扰他,等他什么时候回复了再上去。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李时昂的身影出现在了巷子口,显然是刚从外面回到家里。

    顾小天连忙下车,笑盈盈的和他打招呼,“好巧啊。”

    李时昂皱眉,目光厌烦,“你怎么在这?”

    顾小天的心像是被密密匝匝的针扎了一下似的,疼的发麻,于是早就想好的台词便忘到了脑后,“我,呃……其实不怎么巧,我是来找你的,我给你发了微信……算了,你是吃早餐去了吗?”

    他来的时候才七点,也就是说李时昂在七点之前就出门了,除了吃早餐,顾小天想不到别的。

    “关你什么事。”

    “随便问问也不行……”

    李时昂睨了他一眼,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顾小天赶紧跟上,并说明来意,“听说你今天放假,要不要找耿杰他们打球啊?打完球我请你们吃饭。”

    李时昂停下来,转过身,盯着他道,“第一,我没有时间,第二,我不想和你打球,第三,我没有邀请你上楼,如果你听的明白,我请你现在就离开。”

    “嗯……那你怎么能邀请我上楼?”顾小天一脸的苦恼,“我真的很想上去看看。”

    “不可能!”

    李时昂气冲冲的扔下这句话,就走掉了。

    顾小天长叹了口气,蹲到楼道里开始想办法。

    他恨自己这颗榆木脑袋,关键时刻总是不好用。主要李时昂的防守太坚决了,严严实实的,一点缝隙都不漏。

    楼道里太冷了,顾小天重重的打了个喷嚏,一下子打开窍了。

    他掏出手机,用那双冻得红通通的手在冰凉的屏幕上艰难的敲击着。

    gxt: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吃次汤圆,你陪我吃一次,我保证以后不打扰你了

    gxt:你不愿意吗?你希望我继续追求你?

    gxt:我会努力的!

    卯时破晓:上来!

    计划通!

    弟弟还是太单纯了啊,他脸皮都厚到这个份上了,出尔反尔算什么。

    顾小天乐颠颠的爬上了三楼。一出楼梯,正对着工作室的前台,后面的墙壁上是巨大的logo,看样子像是初升的太阳,总体来说很有逼格。

    门在左侧,有密码锁。

    等了好久,李时昂也没来给他开门。

    顾小天尝试了几次密码,瞎猫碰上死耗子,居然给他试对了。

    526526——酪酪名字的九宫格拼音。

    打开门,整个工作室内的环境一览无余,装修风格简约而不简单,有点像是现下最流行的盐系风。

    “时昂?李时昂!”

    顾小天喊了两嗓子,终于得到回应,“在楼上。”

    和一楼不同,二楼有隔断,一半是面对一楼极为通透的办公室和会议室,一半是李时昂平时生活的地方,和办公室相比简直小的离谱,只有单人床和衣柜,门的右侧挤着冰箱和电磁炉。

    顾小天立刻想通了原因。

    毕竟李时昂的工作室还在创业期间,门面肯定得弄的大气好看,这样才能得到客户的信任。

    不过,这住的也太紧巴了。

    “看什么呢。”

    李时昂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顾小天扭过头,才发现那有扇和墙壁融为一体的隐形门,是卫生间,“你在上厕所啊……”

    李时昂不理他,径直走进了卧室,拿起冰箱上的锅,到卫生间里接水。

    顾小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床边的大桶矿泉水,“那个,这不是有水吗?”

    李时昂一个眼神过来,他立刻咧嘴笑,“没事,没事,烧开了一样的。”

    他眼睛很亮,笑的很甜,李时昂很确定,这不是一场梦。

    “去会议室等。”

    “我在这里挺好的,不介意我参观一下你的卧室吧?”

    “介意。”

    顾小天当听不见,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李时昂房间的窗户朝北,这个时间有一点点微光洒进来,透过白色的纱帘,落在窗台的绿萝上,很温馨,很干净。

    前提的忽略窗台上的香烟和打火机。

    等等!

    “酪酪呢?”

    李时昂颇有讽刺意味的嗤笑一声,道,“送回s市了。”

    顾小天不敢置信的看向他,“那酪酪不会想你吗?”

    李时昂没说话,趁着烧水的功夫走到窗边,动作极其娴熟的点了一支烟。

    虽然很久之前顾小天就知道李时昂可能在吸烟,但亲眼见到这个场景,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你,少抽点吧,对身体不好……”

    他没有立场去阻止。

    李时昂看着他,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哑声道,“关你屁事。”

    “对不起。”

    电磁炉的功率很大,半锅凉水很快就烧的冒小气泡了,李时昂打开冰箱,弯腰从底层取出一袋汤圆,拆开了倒入锅内。

    顾小天没忍住,问道,“你以后,工作没这么忙了,还会把酪酪接回来吗?”

    “你觉得我是因为工作忙才把他送走的?”

    “那是因为什么?”

    李时昂无声的笑了,却没有回答,顾小天被他弄得抓心挠肝。

    汤圆煮好了,李时昂变魔术似的变出了一个大汤碗,将一整锅,足足十二个汤圆都盛了进去,“吃吧。”

    他没有要吃的意思?

    顾小天可找到正当理由继续纠缠他了,连提都不敢提,拿起勺子舀了一个,急急忙忙的放进嘴里,“唔……好烫……”

    李时昂不理他,转身走了,顾小天捧着大碗,一边嘶气一边跟着他到办公室。

    李时昂完全当他不存在,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办公室里有会客的沙发和茶几,顾小天自觉没有再打扰他,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吃汤圆。

    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

    李时昂终于处理完了手头的工作,将视线移到了顾小天身上,见他半躺在那里,脸色惨白,额上布满冷汗,“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

    ……

    送到医院的时候,顾小天已经吐了两次,整个人虚脱似的躺在病床上。

    为他做检查的是个女医生,笑的特别亲切,“没事,别紧张,就是吃多了引发的急性胃炎,以后不要再暴饮暴食了。”

    “……”

    顾小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女医生忍俊不禁道,“汤圆有那么好吃吗?”

    一点也不好吃。

    顾小天到最后都是硬吞下去的。

    李时昂扫了他一眼,转而对医生道,“输完液就没事了吗?”

    “嗯,问题不大。”

    “麻烦你了。”

    医生和护士离开后,病房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顾小天看着他,小声说道,“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你死在我那,我是有一定责任的,虽然楼下就是律所,但打官司太麻烦了。”

    “哦……”

    李时昂又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走了。”

    “我说什么来着?你和我一起吃汤圆,我就不打扰你了对吧?”顾小天可算等到了这个时刻,兴奋的脸都红了,“可是那十二个汤圆都是我吃的,你也没和我一起吃啊。”

    李时昂咬牙切齿,“你说的是,陪。”

    “对啊,没错啊,你陪我吃。”

    他摸摸肚子,还有点自豪,“我自己吃的,全吃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一般破镜重圆都是攻追受,预感有人会给我负分,但我个人觉得,感情的问题上没必要分攻受

    另:注意字数,我的更新补回来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