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48、海不辞水11

    钟御见她半仰着头不动, 问道:“怎么了妹妹?”

    开云惊道:“这你也能认得出我?”明明大家都是放弃了脸面的人。(www.k6uk.com)

    钟御笑说:“我远远看见一个人穿的那么有个性,我就猜到应该是你。”

    开云抬手摸了摸自己混搭的头盔。觉得这形容也是蛮小清新的。

    钟御抬起头, 下颌的线条紧紧绷起,看了眼外面的战局,说道:“我们要撤了, 能跑就跑。”

    开云:“那他们怎么办?”

    钟御说:“也跑。”

    开云想说大概跑不掉吧?

    那帮刺客杀变革者可比杀叶洒要卖力多了, 仗着人多势众, 半步不退, 还一波一波地袭来。已经有几位变革者受伤,在努力突围。可是哪有那么简单?被咬上了一口的猎物,不付出点代价,只怕连全尸都留不住。

    钟御不等她开口, 已经跳了出去,握住银锏的尾端,振臂挥出一道银光。同时清晰而低沉的吼声随着内力传向远处。

    “撤——”

    多名黑衣人循声看了过来。他们人数太多,正愁找不到目标下手,见钟御孤零零地站着,立即调转脚步往他这边冲来。

    钟御的那记锏光在飞旋加速之后, 击中了对面高楼的墙面。原本就斑驳老旧的外墙, 随着内力的撞击, 竟然深深开裂,打下一片细碎的沙土,露出一个大洞来。可见他刚才那一击的力道之强劲。

    钟御打完就跑。

    随着他的指示,紧跟着又有几道内力也朝两侧的建筑攻去。这种密集的强攻, 快速击毁两侧的楼房。因为攻击的角度杂乱无章,还有一栋高楼因为重心偏移,有了倒塌的趋势。

    同时从逐渐坍塌的墙面里,飘出一阵浓烈的白尘。

    开云闻到空气中多了一种化工物的味道,无法确定那玩意儿是不是有毒,吸入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赶紧屏息后退。

    她捂住口鼻,看着白色的烟尘随着呼啸纠缠的内力迅速占领前方的空间,周围一片全部陷入迷茫的白雾,稍远些的视线已经不可见。而头盔上的探测眼镜也亮起了红光,发出短路的提示。没过两秒,正式宣告报废。

    她连忙回头,想要记住身后路线,可是钟御和对面那帮人下手速度太快,她根本来不及,险些迷失在这阵白雾中。

    她伸出两手艰难地摸索,想要尽快撤离,退回来的钟御捞了两把才把她给捞着,紧紧拽着她的手道:“别乱跑,跟我来。”

    然后牵着她一路狂奔。

    开云视线受阻,脚步落地的时候很没有安全感,还磕绊了好几下,脚趾被撞得生疼。

    等两人跑得远了,视线终于清晰起来。

    钟御避开街边的监控,在阴暗的地方行走,熟练得好像是个在这里生活了多年的老手。

    开云现在已经听不见刺客们的动静了。

    钟御脚步片刻不停,带着她拐入一栋寻常的院子,在她进来后,小心地把门关回去。再带着她去往地下室,来到一个诡秘的小房间。

    推开一扇暗门,橘黄色的灯光照射出来,叫开云得以看清内部的情况。

    里面站了十几个人,穿着和装扮和上次开云看见的相似,就是一群变革者围在这里开会。

    “嗯?”看清他们两个,一人沉闷说道:“,你怎么还带了个女生回来?她可靠吗?是我们组织的吗?怎么戴着中央区的防护面具?”

    钟御说:“她也是从联盟来的。我们分散行动,刚刚遇上了。”

    他解释完,几人都是松了口气。显然对开云已经放松警惕。

    开云主动拉出椅子坐下,看着他们交谈。

    大公子不愧是大公子!不仅自己苟,还能带着队友一起苟。

    没多久,又有两个人进了房间。他们身上带着伤痕,呼吸也有些急促,显然是之前出战的那一批次。

    众人又等了一两分钟,再没有队友出现。随后一位中年男人咳嗽了下,说道:“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其他人应该是疏散去了别的据点。我们马上开会吧。”

    人员纷纷坐下。

    狭小的房间里气氛凝重,一圈黑白色的面具,将各人的面庞衬得越发凄凉。几人相继开口道:

    “叶洒和秦林山已经回到中心区了。”

    “这样下去,中心区也不安全。只要叶洒表露出一点危险性,就算是在中心区,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们也会强行动手的。而且在中心区打起来的话,我们就不好进行援救了。”

    中心区内部的伙伴人数太少。他们的势力还没能渗透进去。

    一人道:“我刚刚看见蝙蝠牺牲了。”

    众人叹气:“唉。”

    周围沉浸着叫人不快的沉默。

    再次有人领头道:

    “大家也不用难过,起码现在的牺牲是有意义的。眼下,我们最好是能找个机会,和叶洒深入交换一下情报。我相信他足够谨慎,已经做出了防备,但是他还不了解我们辞水星的国情。”

    “可是叶洒正被全方位监控,谁能接近得了他?”

    “迟则生变啊,我总觉得他们等不下去,会找准机会,早点干掉叶洒。大家还是提早进入中心区做准备的好。”

    “怎么埋伏进中心区?我们这里有守城军的人吗?”

    提到可能会暴露身份的敏感信息,房间里再次沉默了。

    每次进展到这种关键的地方,似乎都会出现片刻的凝滞,众人心照不宣地绕开,再进入下一个话题。

    开云左右看了两圈,两手乖巧地摆在桌子上,像一个听课的学生。

    她发现这个组织的确和广宇说的一样,没有一个明确的领导者。或许是因为大家都顾忌间谍的存在,不敢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虽然大家在策划着同一项革命,互相间却只有塑料友情。

    在成员间难以信任交托的情况下,自然也就推不出一个有决定权力的领导者。

    它们的问题显而易见。真是一个矛盾的团体啊。

    “如果能说服得了广宇就好了。广宇手上带的兄弟,有百来号都挺能打。而且他们出入中心区,比我们自由得多。”

    “别提广宇了,他就是条上级的走狗。”

    “没必要说人家是走狗,大家选择不同罢了。他身边的累赘实在太多,我觉得说服不了他。”

    众人都对广宇颇为头疼。觉得他就是个不定时的炸^弹。

    “别说说服他了,还是祈祷他不要掺和这件事吧。这样我就已经满足了。”

    “我们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否则中心区派他出马的话,那就糟糕了。”

    “不要逼他。逼急了他就是个疯子。小心惹上麻烦。”

    开云听他们有了危险的想法,赶紧说道:“能派的话早就派了。广宇现在没有出手,说明以后也不会出手。不用管他了。”

    几人好奇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出声反驳。

    钟御对了下时间,说道:“散了吧。我该回去了。”

    开云也站起来。

    钟御问道:“你是搬过来跟我住一起,还是回原来的地方?”

    开云不知道钟御住哪儿,但是她眷恋月月家的空调。中心区外层没有比她家资源更好的区域了,于是说:“我回去。”

    钟御说:“那我送送你。”

    众人目送着他们起身,没有阻止。

    两人把自己的形象收拾了一下,好看起来像个正常人。把武器暂时寄放在这个地方,走到门口的时候,再把面具挂到一旁的墙上,背对着众人空手离去。

    上了大街,光线明亮起来,两人才看清对方的脸。

    短短几天不见,好像双方都有了很大变化。二人相视憨笑。

    士兵们正在附近加紧搜查,想要找出变革者的踪迹,但是附近的居民已经回来了,正在收拾残骸,大家都不怎么配合。士兵的搜查也就变得乱七八糟的,只能潦草路过。

    二人选了阴影重的位置,低调地在街上行走。

    钟御没有晒黑,开云对比下突然发觉自己的手黑了一点。她正在比对色号,就听钟御问:“妹妹,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

    开云不好意思地说:“唉,其实我就住在广宇家。”

    钟御挑眉,半是惊讶半是夸赞道:“喔?你竟然这么厉害。和广宇握手言和了吗?”

    他对开云的神奇交友能力又有了新境界的认识。

    开云一想自己能苟到广宇家里去,确实也是一门高深的技术,遂谦虚道:“大家都这么努力,怎么能给队伍丢脸呢?”

    “不过,如果你能说服他倒戈我们的话,就会出现最好的走向。”钟御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秦叔说,广宇在这件事情里就是压秤的,放哪边,哪边就胜算大。他如果选错阵营,秦叔一定会先动手解决他这个意外。这是最糟糕的事情。”

    开云:“难吧。他已经是拒绝了刺杀叶洒的任务,我估计他最近自身难保,让他进一步冒险,不大可能。”

    钟御笑了下,说道:“那你就这样告诉他,叶洒已经决定把辞水星卖给联盟了,他应该会答应你的。”

    “啊?”开云稍怔,“怎么卖?现在辞水星都不是他的啊。”

    钟御说:“拿回载叶,杀了目前执政的星球主,按照顺位来讲,叶洒就是下一任星球主。这样他就可以向联盟申请救援,联盟也就有名义能够插手辞水星上的事务。到时候趁乱肃清,直接清扫,广宇就自由了。怎么样?我想这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开云想了想。

    ……这不就是他们最早策划要做的事情吗?可问题是人手太少,身份不明,根本找不到机会拿回载叶,杀掉那个谁。

    钟御悠悠道:“所以让广宇去嘛……”这样他就可以继续从心了。

    开云问:“真卖假卖哦?”

    钟御耸肩:“我出发之前和他们提了一下,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采纳。”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