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3、第一百零三章 关联

    这事还要从李家老二媳妇想要二胎说起, 一胎时日久远, 李家老二媳妇对孕期的事都忘得七七八八了,前段时间加了个宝妈群, 潜水学习孕期以及哺乳期知识,专心记录需要加购的孕期用品、宝宝用品。(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现代妈妈,就是这么认真!

    就在李家老二媳妇清单越列越长的时候, 群里出了件大事。

    有个叫“我家有个农家乐”的宝妈冒泡表示, 某个群管理已经进去了,大家不要再在网上乱买什么减肥胶囊。

    这个“我家有个农家乐”,李家老二媳妇也记得, 大家都叫他“乐妈”, 生二胎之后心情总是抑郁得很,好几次半夜醒来哭,李家老二媳妇起夜时还安慰过她几次。

    可以说,这个乐妈是熟面孔。

    乐妈声情并茂地描述了自己遇到个小帅哥, 小帅哥戳破减肥胶囊真面目, 还开导她和丈夫的事。

    她先表达了对那个减肥胶囊中间商的唾弃, 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她对小帅哥的感激之情。

    回想起那段时间的状态, 她自己都觉得害怕, 她不仅想把丈夫买的猫摔死,半夜起来时听到孩子哭还想把他也摔了, 这样他才不会再吵着她。

    有了减肥胶囊这事,她一下子有事干了,每天在群里私聊一些曾提过吃了减肥胶囊不舒服的宝妈, 向她们收集证据,整理整理送去给警察。

    弄得警察直接让她加个接收举报的微信,不用每次都骑小毛驴跑一趟,直接网上检举揭发就好。

    因为有事情转移注意力,她慢慢也从抑郁状态中走了出来。

    难怪那什么朝阳群众那么热心举报,原来这么干真的很有成就感!

    现在人被抓了,乐妈第一时间把警方发的通告和现场照片扔到群里,让其他人警惕这类三无产品。

    听乐妈描述,李家老二媳妇才知道危险离自己这么近。

    这些减肥胶囊连个生产厂家都没有,居然是一个大学都没念完的年轻人在家里随便捣鼓出来的,成本低就不说了,安全还没保障。

    虽说家里有个学医的高材生,但李家老二媳妇对这减肥胶囊还是蠢蠢欲动的,一度把它列入待购清单里面。

    现在看到生产环境那么简陋,还有这么多人吃了以后身体出问题,李家老二媳妇一阵后怕,回头就在家族群里说了这事,让妯娌记得警惕这类玩意,别买也别卖。

    听乐妈说,卖这个也是要坐牢的。

    当然,事情发展到这里,也只是个跨省制作、贩卖“假药”案件,算不得什么大案。

    之所以称之为大案,是因为顺着这减肥胶囊的制造者一挖,挖出了某药店处方药乱买乱卖现象,通过追踪这类大量购买处方药的买家顺藤摸瓜地抓获好几起淘宝、微商造假案件。

    “这还不是最后结果。”李医生妈妈一脸神秘,还和陆则卖起了关子,“你猜猜最后结果是什么?”

    猜结果?

    陆则精神一振,猜是不可能猜的,不过他可以分析啊。

    有什么比推理分析更好玩更刺激的事呢!

    陆则琢磨了一下,开口说:“处方药是必须要处方才能买到的,在没有处方的情况下对外售卖大量处方药属于违规行为,药店老板、药店店员都有责任,相关部门也存在监管不严的问题。”

    李医生妈妈点头。

    陆则接着说:“这样也不算什么大案,应该是相关责任人发现事情捂不住了,求了能兜住这事的人。结果自己没保住,还把对方也拖了下水,本来的小案子一下子变成了大案子,甚至可能牵连全国。”

    有时候不要小看小人物,小人物也可能让大人物惨烈翻车,历史上这样的教训可不算少。

    李医生妈妈瞠目结舌:“小陆你也听说了这个案子吗?”

    事情和陆则说的没太大出入,这事一开始还真挺小的,只是一起网上售卖减肥胶囊的案子,涉案总金额顶了天几千万,在普通案件中金额算挺大,但在很多经济案件中根本不够看。

    还是处方药这事发酵了,牵扯出药店老板的后台。

    这药店老板店开到全国连锁,有钱得很,卖起药来也很大胆,只要给钱,怎么卖都行。

    这次翻车后,药店老板急忙找上自己的靠山。那靠山是的药店老板的便宜妹婿,很能来事,官都做到首都去了,话语权多大啊,这点小事还不是抬抬嘴皮子的事?

    结果还真不是。

    都说术业有专攻,当官也是这样,要是只想在药品经销方面开点方便之门,药店老板那便宜妹婿是有点话语权,可涉及到违规违法的事就不归他管了,他没那个面子。

    这事已经闹大了,根本捂不下去,对方知道后别说掺和了,撇清关系还来不及。

    这事,对方清楚,药店老板不清楚啊。

    药店老板眼看自己的药店摊上大事,要罚到伤筋动骨甚至关停,十几年心血付之一炬,顿时觉得既然对方翻脸不认人,不如来个鱼死网破。

    前面说过,对方是药店老板的便宜妹婿。

    便宜妹婿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妹不是对方的合法伴侣,只是对方在外面包/养的女人,药店老板没什么文化,全靠妹妹带着才能搞出这个连锁店规模的药店。

    别人要找对方的不法证据不容易,这药店老板很容易啊,他直接把对方乱搞男女关系的事捅开了,惹得对方的母老虎老婆跑去单位发飙,闹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都这样了,那就查一查吧。

    要是对方身正不怕影子斜也就罢了,关键是对方根本不干净啊。

    一查之下,上头赫然发现这人乱搞男女关系是真的,纵容便宜小舅子乱卖处方药也是真的,更重要的是,这人竟还涉及好几起药品安全案件,有明确证据表明他曾接受大额贿赂。

    这下好了,不光药店完了,靠山也完了。

    李医生妈妈讲完八卦,还气愤地说:“这些人一点都不值得同情,药品这块是要出人命的,他们还敢在这方面动手脚,真是草菅人命!”

    陆则很赞同地点头:“对。”

    到聚会结束,陆则都没觉得这事和自己有什么联系。

    老朋友见面,陆则自然很高兴。

    李医生目前的科室是手外科,他对处理发生在四肢的意外事故颇有经验。

    虽然他在底下有数年经验,不过那点经验拿到省院来实在不够看,还是手外科主任看他手稳、技巧又好,还有以前跟的老师保荐,才一力把他要了过来。

    既然是正式入职,李医生当然和陆则不一样,他分到了单独的宿舍。

    宿舍离老阎家还挺近,是个刚跳槽不久的医生空出来的。

    陆则开车把李医生送回省院家属宿舍,言简意赅地问:“师兄需不需要帮忙?”

    刚搬家,肯定有挺多事要忙活。

    “不需要。”李医生同样言简意赅,“我的行李不多。”

    更何况他那么多兄弟呼啦啦地来送他。

    陆则没再多问,自己回了老阎那边。

    阎师母得知陆则和李医生交情不错,第二天一大早捧了饺子去敲李医生家门,算是增进邻里感情。

    有一就有二,其他人也对李医生这个新邻居表示欢迎。

    正式开始工作的第一天,李医生就感受到了省院家属大楼的友好氛围。

    陆则一大早起来吃了阎师母包的饺子,到外科楼之后惊闻喜讯,说他已经不是护士长最爱的年轻人了,李医生一跃成为新宠。

    没办法,陆则谈恋爱谈得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叫护士长好生失落。

    多少人排着队想她给陆则介绍啊,结果已经名草有主!

    现在,李医生来了,这可是一个高大英俊且单身的外科医生。

    划重点,单身!

    李医生第一时间享受到护士长无微不至的问候。

    对于这现实的世界,陆则只能表示,真是太好了。

    以前陆则在手外科没有熟人,手外科主任对他这个三心两意还总被抢来抢去的实习生其实不是很喜欢,他性格有点古板,更喜欢一心一意的人。

    陆则琢磨着等李医生度过磨合期、有机会自己主刀后,他可以偷偷过去打打杂。

    都是外科手术,他什么都想练练。

    陆则在心里盘算着以后的事,却看见个中医科的熟面孔跑过来找他。

    是同为中医科学徒的一个年轻人,他喘匀了气,对陆则说:“陆师兄,不好了,老师他们被人堵在江老师的药堂了。”

    陆则眉头一跳,忙追问:“怎么回事?”

    “好像是什么网媒记者,好几拨来着。”对方显然也不太清楚情况,“可能和最近一个药品安全案有关,据说涉及到的人里面有江老师的徒弟。今天轮到老师休假,他们结伴去拜访江老师讨论问题,结果被一批记者堵住了。”

    陆则最近挺忙的,也不怎么在意这些消息,还真不晓得江老也被牵涉在里面。

    得知有人去江老的药堂前堵门,陆则不由去和老阎请了假。

    虽说江老没联系他,明显不打算影响他工作,可他作为学生不能什么都不做。

    现在有部分媒体从业者有奶就是娘,真相不重要,良心不重要,给钱就办事。

    你医术高不高超没人会在意,他们只需要挖出一个人人赞颂、以品德高尚闻名的老中医有了污点的“猛料”就可以了。

    什么?不是你做的?

    你没把学生教好,可不就是你的错。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陆则不会允许有人抹黑江老。

    江老愿意教来求学的人医术,不代表他有义务管对方一辈子。连父母都不一定能约束得了孩子,老师又有什么能耐让学生永远不行差踏错?

    陆则一边赶往江老那边,一边给继父打电话,问他能不能查查有没有人针对江老、那几拨堵在门外的记者是不是别人砸钱请来的。

    要知道这十几年来江老都没再收徒,能称得上他徒弟至少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了,十几年来江老几乎处于封闭状态,既不参加什么协会活动,也没带过什么学生,大部分学生也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没再来拜访过江老。

    这种情况下,正常来说都是谁干的坏事找谁去,谁会跑去找十几二十年前教过对方的老师麻烦?

    要说里面没人搞鬼,陆则是不信的。

    陆则不擅长处理这些事,但他不擅长,有人擅长啊。

    卫父家大业大,手底下养着专门的团队负责及时处理这类突发事故。

    现在事发突然,陆则想和卫父借用一下这些人,把这些堵门记者的底裤给扒了。

    卫父难得被陆则请求帮忙,立刻豪气地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马上让人去查。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动小则你的老师!”

    作者有话要说:

    小陆:和我没关系,是他自己乱搞男女关系,根据调查,超过一半人落马是因为他们包/养的情/妇!

    更新!

    今天!

    这么早!

    天下第一勤快!

    难道不值得浇……(闭嘴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