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2、开业第一百零二天

    庆典尾声时突然起风了, 从月树的树冠间吹过,枝叶飒飒,无数浅金荧光自枝头扬起,像漫天萤火,它们顺着风飘向城镇的各个角落,好奇的旧兽人伸出手去抓, 而萤光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没入他们的掌心。(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在这场纷扬落下的金色的雨中, 魔法师们往夜空中释放了绚烂焰火, 有一个小火球点燃了挂在上方的鸟笼提灯, 引发了一场小小火灾。火势在泛滥前就被迅速扑灭,有个醉眼惺忪的家伙选错了灭火法术,搞出团团泡沫,溅开一大片火星。

    但这个时候,似乎什么都是为庆典准备的节目, 引起了许多人的欢呼。

    而苏茜则得到了结算清单。

    【秋季庆典:丰收

    庆典评级:★★☆

    庆典人气:53

    庆典收入:31167x210%=65450积分

    庆典评价:一个普通城镇的普通活动, 中规中矩,乏善可陈,若想要以此作为卖点, 还需要更多的创意。】

    同时, 她也知道了那纷飞萤火究竟是什么。

    【本次庆典加成:

    秋季特典c:参与庆典的领民与旅客幸运值少量提升[时效:七日]

    板栗饼d:参与庆典的领民天赋能力微量提升[时效:永久]】

    苏茜:糟糕,居然有永久加成,感到有点心动。

    就像从抽抽乐中拆出远比预想超值的礼品,就让人很有冲动消费、集齐图鉴的**。但将系统面板开开关关数次,苏茜的理智还是摁住了这个念头:毕竟得到年底结算时才能真正知道这个抽抽乐售价几何, 是否真的物有所值。

    更何况对于一座新生的城镇而言,还不适合举办过多的庆典。

    秋日庆典的馈赠在第二天开始显现。

    少量幸运值加成是一个非常鸡肋的效果:它并没有立竿见影到能让人中一笔大奖的能力,往往只会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应验,比如在实验失败时不至于被爆炸的火焰烧掉头发、打翻水杯时不会弄湿实验报告。

    而苏茜连开了数次十连扭蛋,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幸运值加成分范围,大概不包括自己。她心平气和地将开出的种子家居分门别类归置好,牵着几只软乎乎的动物幼崽往外城牧场走。

    刚将几只幼崽关进栅栏内,苏茜就听见一声尖锐的鹰唳,一头健硕的狮鹫挣脱了寄养栏位,拍打双翼,猛地扑向一旁养殖场内的鹫马。

    它刚叨住一头鹫马,只听空中呼呼风声,骨龙骤然从天而降,沉重的爪子将狮鹫的翅膀牢牢按在地上,它耀武扬威地仰头发出一声长吟,高声嚷嚷:“不许动我的储备粮!”

    鹫马们受到惊吓,纷纷扑棱着翅膀逃出被阿尔德罗压垮的围栏,这些活蹦乱跳的小家伙们冲上街头,掀翻了沿途的摊贩,有的甚至一头扎进行商的帐篷里。

    苏茜:“……”

    苏茜看看那只被死死摁住的狮鹫,再看看原本兴高采烈地想要讨表扬、现在又自欺欺人地用翅膀挡住脑袋的阿尔德罗,陷入了沉思:这究竟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那天夜里,艾米做了一个梦。这个来自北境的小姑娘看见了伫立于风雪之中的繁花春城。她从未见过如此多、如此妍丽的花海,鲜花盛开在皑皑雪地中。

    小艾米梦见自己在花丛中奔跑,然后打了个滚,最后躺在地上,头枕着后脑,望着天空。那是属于北境的、在风雪停息时才会有的湛蓝晴空。

    她在梦中安稳睡去,又在现实中突然惊醒。

    第二天的箭术课堂上,艾米第一次拉满了她的猎弓。

    她握着弓,仿佛握住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手中的猎弓似乎拥有了生命,她能够感受到它的呼吸与心跳。

    “嘣”的一声轻响,箭如流星,正中红心。

    射满一轮十环后,艾米坐在靶场旁,托着腮看着自己的同学,不经意地轻声哼起了一段自梦中听见的旋律——在她早餐醒来之后,梦中的一切绚烂就像蒙上了一层毛玻璃,愈渐远去模糊,只有这段歌声仍烙印在脑海中。

    那是一支属于花与雪的曲子,艾米阖着眼,仿佛看见了故乡。

    站在靶场旁纠正学生持弓姿势的银精灵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艾米,又看看她的银发,像是有些感慨:“霜精灵……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他们的声音了。”

    比起懵懵懂懂的艾米,高等魔法师们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注意到自己获得的微小加成。

    他们迅速地进行确认,在互相交流过后,便将自己的学徒一只一只地拎到跟前进行验证,很快得出了结论。

    除此之外,旧兽人的毛发变得浓密,指甲也变得尖锐坚硬,对于这些生活系的小家伙而言,稍稍有些不太方便,领巾和衣服常常会因此而勾丝。龙裔梦见了飞龙,几名混血龙族发现自己身上又多长出了一些闪闪发光的鳞片,矮人的双手变得更加灵活。

    关于秋日庆典的赠礼以小道消息的方式在人群间传播,期间被添油加醋,等苏茜从酒馆内冒险者的吹牛时重新听到这个消息时,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你猜那些黑魔法师和银精灵为什么非待在这里不可?”那个冒险者压低了嗓门,左右看看,仿佛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秘辛,“听说在这里有进阶的捷径。”

    苏茜:?

    冒险者举例子:“看到那个天使了吗,我第一次来这里时,他还是个死亡骑士。”

    苏茜:???

    听起来居然还有理有据?

    在那之后没多久,魔法师导师将自己的一群学徒踢进移民办事处。

    移民办事处最近非常热闹,不少冒险者慕名迁徙,其中的大部分很快就会反悔。苏茜恰好在办事处内,看到熟悉的身影,顿时感到一阵牙疼。

    “别人也就算了,”她揉了揉太阳穴,“您应该知道吧,现在迁入是没有加成的。”

    “那就是真的有效果的?”多萝西笑眯眯地将自己的学徒有一只算一只都踹到柜台前,“没关系,明年秋天很快就会到了。”

    苏茜:“……而且效果不一定会是现在这个。”她对她的手气从来就没有什么信心。

    “那不是更好吗!如果可以的话,能把这些蠢东西的脑子变得更好一些吗?”亡灵法师亲密地凑上来,胳膊搭着苏茜的肩膀,“对了,你的死亡骑士——”

    苏茜直接打断:“不借。”

    多萝西笑出声来:“不,今天的我想问问,能不能让我的死亡骑士也签订这样的契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的天使亡灵呢。”

    苏茜:“……”

    秋季的移民热潮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渐渐平息,许多冲动搬家的冒险者在权衡再三之后,还是选择了离去,但还有一些人选择留下——其中大部分是施法者。

    翻倒巷的住宅多了几幢,这些派系截然不同的年轻人们在餐厅门口狭路相逢时,常常以自己的鼻子看人。有几次还上演了流派方面的辩论赛——最终以斗殴收场,输的那个付了餐厅的维修费,而赢的那个则被导师指着鼻子训。

    “既然是实战,为什么还要给对方动手的机会?”黑魔法师气场很彪,“直接干掉不行吗!难道你逃不出赔偿金吗!”

    苏茜:“……你闭嘴!”

    在入冬的第一天,晨曦学院迎来了第一次假期。

    在同一天,苏茜收到了来自银精灵的请柬。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实在是有点肝不动,缺乏睡眠.jpg

    好消息是,如果国庆不用领三倍工资的话,大概就可以写完啦!可以想想番外要看什么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