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上钩了

    向坤和杨婕的弟弟杨拙聊了一会,发现这位今年刚刚上大一的年轻人,居然真的对他相当崇拜。(Www.K6uk.Com)

    这种崇拜的情绪,在向坤通过感知来进行判断的情况下,是做不得假的。

    而且他还找到了向坤之前在街上偶遇、意外擒下那通缉犯时,路人拍下的一部分视频没有拍到他擒拿控制通缉犯的画面,只拍到了他坐在警车上的情形。

    向坤估摸着有张倩的帮助,他应该已经把自己公开的信息查的差不多了。

    向坤通过对杨拙的认知模型,大概知道他应该是有一种“发现了一个很厉害的人、但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感觉,至于崇拜感,应该是觉得向坤能轻松做到很多他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比如轻松地通过观察“推理”出各种信息,甚至能猜到其他人所思所想,还有着很强的“武力”,能够在需要的时候“见义勇为”等等。

    说白了,其实就是把向坤yy脑补成了他自己想要成为的人、想要学习的人。

    对大部分人来说,这种情况,只要和脑补的目标接触一段时间,自然而然那偶像的形象就幻灭,崇拜感就消失了。

    不过聊了一下,向坤却发现,杨拙所脑补的方向……还真都没错。

    甚至于,向坤比他所脑补的,还要强得多。

    所以今天在餐桌上,看到向坤展示了那有些匪夷所思的观察和分析能力后,杨拙更是有一种强烈地、想要跟着向坤学习的冲动。

    在猜到他想法后,向坤有些无奈,他的那本事可没法教啊,何况他刚刚展现的那推理“理论”,本来就是扯淡的。他虽然也是有不停的引导性训练,有自己的认知体系和思维方法,但基础是依托着他那变异、进化后的身体和大脑。

    就好像他在赛道上开着911gt2rs刷圈,下车后旁边的小迷弟眼冒星星地问:“我要怎么才能开到那种圈速?”

    他只能说:“该转弯的时候就转弯,直道就油门猛踩。嗯,首先你需要一辆911gt2rs。”

    何况向坤开的还不是911gt2rs,他开的是披着车皮的宇宙飞船。

    这怎么教?

    但这个念头冒出来后,向坤发现,对于如何训练、提升其他人的观察和推理能力,自己还真的秒出了几套方案。

    他现在可以对任何事物建立认知模型,之前他甚至建立过基于某首歌的认知模型,从而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基于自身水平最合适的方法,将这首歌演绎出来。

    那之后他也发现,如果他现在想要训练某项能力,比如歌唱、比如弹琴、比如射击之类,可以先收集数据、资料,分析那项能力,建立认知模型,然后再通过认知模型来告诉他应该怎么训练、怎么提升哪些能力细节现在他在试图掌握“御电飞行”的能力时,就是这么做的。

    当然,他自己的能力认知模型,无法套用到杨拙或其他人身上,但却可以根据对其他人的认知模型,来建立适合他们的能力模型,用以指导和帮助他们进行训练。

    很快向坤就意识到了这个方案的可行性,于是和杨拙聊天的时候,开始问他一些问题,从得到的信息,来建立一个针对他个人的感官、推理训练模型。

    “观察能力和思维能力是相辅相成的,后者指导前者怎么做,前者完成的程度,来决定后者计算的结果。如果没有心理学的知识,如果没有大量的练习、尝试,没有平日里足够的积累和经验的话,你很难知道观察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方面,收集哪些信息,也不知道观察到的、收集到的信息有什么意义。”

    向坤对一脸专注的杨拙说道:“打个比方,你知道你姐姐有什么习惯动作么?”

    杨拙想了想,说道:“她在想事情的时候,很喜欢托一下眼镜。嗯,如果遇到让她震惊,或者是尴尬的事,她也喜欢做这个动作。”

    向坤点头道:“你看,这就是你观察总结的结果,然后有这个认识后,你再看到你姐姐做这个动作时,就会收集到这个信息,然后借此判断她是震惊、尴尬或是在认真想事情。

    “比如你看一个人,看他平常有哪些细微表情和小动作,说真话时是什么表现,说假话时又是什么表现,进行总结以后,再进行观察的时候,就知道要特别注意哪些细节了。就是一个系统学习,然后观察、分析、总结,再观察、分析、总结的过程,你不断地迭代,判断的准确性就不断地提升。

    “你可以去看看facs面部动作编码系统相关的内容,学些心理学相关的知识,然后平常多观察,最开始不要观察陌生人,要观察那些经常能够见到的人。也可以看看平常录制的影音视频,要看那些生活视频,比如生日会,朋友聚会等等,观察其他人在放松状态下的表情和肢体变化。

    “感官方面,视觉没什么好训练的,纯粹看你的主观习惯和记忆力,至于听觉,可以偶尔找个相对安静的半封闭营业场所,像饮料店、小餐厅之类,闭上眼睛,认真倾听,记录下听到的声音元素,一次练习不要低于半小时。很多时候,有许多比较细微的声音你平常就可以听到,只是习惯性地忽略,久而久之大脑便觉得那些细节无关紧要,弱化你对那些声音的注意力,这样的训练可以重新帮你激活对那些细节的注意力……”

    另一边,坐在杨婕身边的张倩,余光瞥着和杨拙滔滔不绝的向坤,忍不住对好友小声道:“奇怪啊,向坤怎么好像和你弟相见恨晚的样子?以那家伙的脑子,你弟别被他卖了还帮数钱吧……”

    “我弟卖了也值不了几毛钱啊。”杨婕也是小声回道,“坐在他旁边的那个,估计就是他的女朋友吧。”

    张倩看了眼坐在向坤右手边、此时也正聚精会神听着向坤“教导”杨拙的唐宝娜,小声地八卦道:“感觉不是,可能是她在单恋向坤,你看他们的肢体没有任何直接接触,并不像是已经确立关系的情侣。估计向坤送小黄人木雕的,另有其人,说不定他另外暗恋一个对象。”

    “什么暗恋对象?”去完洗手间回来的杨真儿听到了她的最后一句话,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对了,之前听向坤说,他有一位很厉害的朋友,有精神病和心理学的两个硕士学位,非常聪明,向坤心理学、微表情相关的知识都是从她那学的,不知道你认识那位朋友吗?”张倩笑着问道。

    杨真儿立刻道:“这说的是老夏吧,当然认识了,怎么,你们刚刚吃饭的时候,向坤还专门提起老夏了?”

    “是这样的……”张倩说着,将刚刚在湘菜馆里的三次猜数游戏简单描述了一下,然后把向坤说的那些话也概括重复了一部分,不过并没有把三个月前在酒吧里,向坤展示的那个a4纸“魔术”说出来。

    听了她的话,杨真儿笑道:“老夏确实很厉害,向坤和他一样,这俩都是怪物,脑子里自带计算机的那种,特别是和他们玩牌的时候,我就跟明牌的一样,太惨了!”

    “向坤打牌确实挺厉害的,以前我们在宿舍里玩,他也经常赢……”本来在和常彬聊天的自成,听到这话头后,趁机又插入了话题。

    她们几个在这边的聊天,向坤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杨真儿一直表现得很自来熟,和谁都聊得来,什么话都随便说。但他知道,实际上对于第一次见面的张倩和杨婕,她表面上看起来热情,其实很多话都有所保留。

    就好像她虽然说出了“老夏”,道明向坤说的那个“厉害朋友”她也认识,但并没有说出老夏和她的关系,没有说出老夏的其他信息,甚至连对向坤都是只称呼名字,没有提过“向大厨”、“向木匠”之类的称呼。

    向坤都可以猜到,此时在张倩、杨婕等人心中,那位向坤的良师益友“老夏”的形象,估计是位学识渊博、年龄在四十甚至五十以上的精神科、心理学专家或医生之类。

    快到十一点的时候,不少人都现出疲态,大家便都起身准备离开。

    这次几个人都一起互换了微信,没再像之前一样,偶遇了几次都没有留联系方式。

    向坤当然也没觉得今天晚上聊这么一会,就真能给杨拙多大的指导,普通人想要在观察、推理方面有提升,本就需要大量的积累和练习,不是像他一样进行引导性训练后变异进化就能飞速提升的。

    接下来,他会通过微信和电话,持续性地对杨拙提供指导,如果杨拙完全相信他、按照他的指导去练习的话,那差不多在一个月左右,也能看到一点阶段性的成果了,从成果如何,就能看出他这认知模型训练法有没有用。

    如果他的这套模式在杨拙身上证明有明显效果的话,接下来便会套用在他对“情绪注入”、“超感联系”物品的认知模型上,然后用来帮助小苹果和刘诗铃进一步“掌握”那些与他建立了联系的物品。

    在前往停车场的路上,向坤抬头看了眼夜空,心有所感,下意识脱口而出:“要起风了。”

    听到这好像有点文青又有点装神弄鬼的话,走在他旁边的唐宝娜笑道:“向大师你这是夜观天象了么?”

    她的话音刚落,一阵大风刮过,街上哗啦啦一阵响,甚至有玻璃打碎的声音,连某家酒吧外一块立着的广告标牌都被直接吹倒,几乎所有人都是下意识地缩起了脖子。

    不过向坤刚好站在唐宝娜身侧,倒是帮她挡下了大部分。

    这大风并不是持续性的,几秒钟后就小了下来。

    刚刚听到向坤那句话的,除了唐宝娜外,还有杨真儿和走在不远处的张倩、杨婕,后两人这时候都是缩着脖子,一脸愕然地看着向坤。

    不过向坤就像忘了自己刚刚说的话一样,直接跟众人道别后,就上了常彬的车。

    就好像以前在引导训练其他能力一样,向坤现在只要有空闲,都会去感知一下大气电场以及周围其他的电场。

    但他暂时而言,似乎是只对大气电场比较敏感,对于周边的其他电场,感受十分模糊,无法获取足够的特征信息,无法建立有效的认知模型。而对大气电场,也是要在天气发生变化的时候,才能够得到比较清晰的反馈。

    不过向坤相信,在接下来两到三次饮血期后,自己就可以有很大的突破。

    ……

    1月2日的下午,向坤抱着两个堆在一起的纸箱走出小区,上了在门口等他的x3。

    等到向坤把箱子放进尾箱,上了后座后,驾驶位的杨真儿便忍不住说道:“向大厨,没见过这样的,要过生日的寿星还得亲自开车来接厨师?”明天1月3日是她生日,晚上他们还是约了一些朋友,要在唐宝娜家一起吃晚饭,掌厨者自然还是向坤向大厨。

    向坤闻言,立刻作势要下车:“那我把那俩箱子放回去,再自己叫车过去,反正那里面要么是要做给你们吃的食材,要么就是送你的礼物,你不要的话我也不介意。”

    杨真儿赶紧按下一键落锁,赔笑道:“向大厨息怒!是俺说错话了,嘿嘿,你送的什么礼物?可别忘了之前你还欠一个圣诞礼物呢,要两件嗷。”

    副驾驶的唐宝娜也说道:“真儿念叨着你的礼物已经好几个月了,天天对着我那几个木雕流口水。”

    杨真儿白他一眼:“谁流口水了!”说着又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后排的向坤,问道:“向大厨你雕的什么居然要用那么大的纸箱装?不会是万马奔腾什么的吧?”

    “当然不是了,我雕的是八仙过海。”向坤笑道。

    “啊?哈?what?!”杨真儿先是惊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哼哼道:“肯定是在骗人,不过你要是真送的是老掉牙的木雕,那我就……我就把娜娜的saber抢过来!”

    一边在车上和唐宝娜、杨真儿聊天打趣,向坤一边习惯性地随意感应了一下自己建立了“超感联系”和“情绪注入”的那些物品,反正只需要一个念头。

    在感应到他留在秦岭无人区那变异蜘蛛山洞里的那块骨头后,向坤却是一怔,因为他很明确地感应到,那骨头被移动了。

    不过这也不能确定就一定是被人移动的,可能被某些动物移动也说不定。

    而且从感应的情况来看,移动的距离也很短,说不定是被扔出了山洞。

    于是向坤又感应了一下那兔子木雕,在抵达唐宝娜家小区的地下车库,正在往外搬东西的时候,他终于通过兔子木雕,感觉到了一股惊讶带着一丝惊悚的情绪。

    果然,那个山洞和山洞里的东西被人发现了!

    不过暂时而言,还不能确定发现那些东西的人是“神行科技”或和那天镇上酒店门口偶遇的两人同一伙的。

    但常理而言,一般入山的游客除非故意作死,不然很难到那个山洞附近,即便作死,也不太可能发现崖壁上被植物掩藏的洞口,即便发现了,也很难进入其中。

    真的冒险、费劲地进了山洞,拿到那兔子木雕是有可能,但不太可能会把那骨头带走。

    会把山洞里的骨头都带走的,大概率是“神行科技”从他们费劲去山里把野猪尸体找到、弄出来的行为来看,他们是这样的行事风格。

    但到底是不是,还得等晚上再确定一下。

    不过只要那骨头在“神行科技”的人手里,他就有办法“顺藤摸瓜”找过去。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