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六八章.听我说听我说!(4000字)

    夜晚的涩谷区并没有那么安静。(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作为整个东京二十三区中都算得上富人区的涩谷区,那怕是在凌晨一两点钟,车流还是来往不停。

    而今天...那份热闹之感,更是远超往日。

    蓝红双色的警灯闪烁,刺耳的警笛宣告着此地的不平静。

    警示线被拉开,手持防爆盾,身着防弹服的警员们突入宫下公园旁的三号商业大厦。

    随后,从中便出激烈的枪击声。

    但很快这些枪击声就消失了,与此同时是深沉的安静。

    整个过程不过十分钟,迅速地让人吃惊。

    可仔细想想也确实如此。

    现实的人体是十分脆弱的,那种吃了十几发子弹还能捏着枪继续逞凶的暴徒是不可能存在的。

    只要一发子弹,那怕击中的并不是要害,人也会因此失去反抗的能力。

    至于火拼一小时,甚至半小时...那基本上都已经不属于这种小规模镇压了。

    “所以说...要讲的就只有这些了吗?北川?”岗野良子点燃了手边的女士香烟,斜了一眼身边的北川寺。

    北川寺将幸福真理教会核心成员的所有私人武装力量所隐匿的地方都告诉了她,还有他们藏起来的数量可观的金钱。

    那些都是幸福真理教的信徒们所捐献...或者是兜售‘幸福残香’所获得的赃款。

    这种血迹斑斑的金钱,就算摆在北川寺面前,他也完全看不起。

    加上北川寺现在也不缺钱,因而将这些信息都告诉岗野良子也是合情合理的。

    “差不多就这些了。”北川寺确认了一遍记忆,并没有发现什么遗漏的时候,平静地开口道。

    可是听见北川寺说出这句话后,岗野良子的脸上却涌现出了...极其可怕的笑容来。

    她捏着香烟,以尽可能平静的语调提醒道:“北川小子,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

    北川寺将目光平稳地抬起:“你是指什么?”

    这个混小子还在和她揣着明白装糊涂!

    岗野良子一阵气急。

    北川寺答应过自己要带上她一起潜入核心成员会议之中的!结果呢?

    他直接开口说:‘我开玩笑的。’

    那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让岗野良子现在回想起来都禁不住伸出手想要拧住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北川寺又开口了。

    还是那种风轻云淡的语气。

    “比起那个”

    啪嗒!

    岗野良子错愕地睁大眼睛。

    燃烧着的女士香烟被北川寺抬手抢走,当着她的面被摁灭丢进了警车中自带的烟灰缸里。

    我一口都没抽上呢!

    岗野良子张开嘴。

    “少抽点香烟,对身体不好,还是说当着未成年人的面,你也还是要抽一两口?”

    这还真是具有北川特色的说法。

    带着点硬钉子,堵得岗野良子一口郁气憋在心头。

    可偏偏她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行行行。”岗野良子摆摆手,从口袋里面摸出口香糖。

    倒出几粒后,她一边咀嚼着一边侧过头看向商业大厦。

    现在警方所进行着的也就只是一些扫除后事的工作了,将事实全部调查清楚,最后再将其通过网络、记者招待会的渠道扩散开来。

    说实话,这也是岗野良子最不擅长应付的场合。

    “啊...又要去面对那些媒体了。”岗野良子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吐出极其不情愿的字眼来。

    你要让岗野良子去做属于自己分内的工作,她是绝对会毫无怨言,完成得漂漂亮亮的。

    但应付媒体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她擅长去做的。

    岗野良子从一开始就是个懒散的人,这种事情她根本就提不起干劲。

    一这么想着,岗野良子嘴巴里面嚼动口香糖的动作就加快了。

    最后,所有的想法都化作恶毒的揶揄。

    她看向北川寺,以半真半假的语气揶揄道;“要不然就把北川你的存在直接公诸于世怎么样?帝国の凶恶高中生,以一己之力捣毁宗教窝点...我连标题都为你想好了。”

    “......”北川寺不说话,只是看着岗野良子。

    那过于深沉的视线让岗野良子干咳了两声:“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其实她也有设想过北川寺身份暴露之后的事情...甚至她也有过想法,将北川寺拥有特殊能力的事情报告上级。

    因为有了北川寺从旁协助,打击犯罪行为无疑就会更加高效,警署运转也会更为合理。

    但这些都被岗野良子坚韧的精神所否定了。

    原因很简单。

    她,岗野良子,不想让北川寺掺和到这些事情当中来。

    虽然很多事情都是北川寺完成的,但那绝对不是岗野良子她想看见的。

    脏活累活她都不想让北川寺去干...

    特别像这一次幸福真理教会的事情,岗野良子是不想让北川寺过于参与其中的。

    但对方的帮助,又明显拉快,加速了整个事件告破的进程。

    这对于岗野良子来说是非常矛盾的心情,也是非常复杂的心情。

    她不想让北川寺过多参与其中,又禁不住去思考,这一系列事件中要是没有北川寺的影子又会变得怎么样?

    案件是肯定会告破的,但要是没有北川寺,这个过程应该会进展缓慢。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还是不希望北川你过多掺和进大人做的龌龊事里面。”

    岗野良子发出宛如呼吸声一样的微弱感叹。

    要是不注意去听的话,估计只会去当过耳的错觉。

    但刚好,北川寺却能够听见。

    让北川寺参与到这一系列的事件当中,其实在岗野良子本人看来,已经是她非常失职的一面了,不希望北川寺涉险,就算因此会增加她被卷进危险的几率岗野良子就是这样的女人。

    她在对待北川寺的问题上,难得的展现出了独属于女性柔弱感的一面。

    这份柔弱感充满了魅力。

    可就算听见了岗野良子发自内心的感叹,北川寺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

    他又不是什么圣母。

    做好自己的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北川寺也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岗野良子的背部。

    岗野良子感觉到了北川寺手心传递过来的热量,也只是松松垮垮地露出了一个笑容:“算了,多愁善感想这些事情和我这种人的行事风格也不相同,幸福真理教的事情已经解决,那么也当然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她奋力地伸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舒舒服服地说道:“总算可以睡个好觉了。”

    说完这句话后,她拉开警车门,整个人坐进去,同时也还不忘拍拍车门叫道:“北川,我们该走了。”

    “好。”北川寺点头,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别的课室的人解决了,她能做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做完了。

    现在也没有电车,不用北川寺刻意提起岗野良子也知道优先送他回家。

    “改天带北川你去吃东西,算是这一次事情的报答了。”岗野良子的脑袋从车窗边伸出来。

    “你不喝酒我就去。”北川寺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应道。

    “你这个小子。”岗野良子笑了两声,也懒得与北川寺继续计较这些。

    她伸手发动警车,接着在北川寺的注视之下,整辆车滑入主道。

    车辆平稳地停在红绿灯前,岗野良子也是呼出一口气,下意识地伸手摸向放在旁边的女士香烟盒。

    触摸到硬纸壳的那个瞬间,岗野良子的脑中却不知为何响起北川寺的声音。

    “少抽...吗?”岗野良子露出一抹好笑的神色。

    “拿你小子还是没有,北川。”

    ......

    翌日,北川宅。

    今天是火曜日,周二。

    也是要去上学的时间。

    北川家的时间轴还是按照往常的步调,有条不紊地向前挪移而去。

    “寺哥!快看,幸福真理教昨晚被警方捣毁了哎。”

    北川绘里指向晨间新闻的报导,小脸之上满是讶异:“而且还贩卖禁止药品、欺骗信徒,竟然还有私人的武装力量。”

    她记得网络上面对幸福真理教会的评价几乎都是正面的,结果转眼间就曝出这么大的料来。

    北川绘里禁不住喃喃自语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调查出这些呀...而且根据官方提供的时间...幸福真理教调查的时间只用了一个星期...这简直就是奇迹啊!”

    “奇迹不奇迹的...”听了这话,北川寺也只是抬起看一眼屏幕便收回了视线:“比起那个,绘里,差不多要去上课了,你稍微吃快点。”

    “不是啊!寺哥!这真的很了不起!一个星期就解决了这么大的恐怖成分的宗教组织,虽然不知道那个隐藏姓名的调查人究竟是谁,但是真的很厉害!”

    北川绘里瞪大眼睛,有些不太服气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快点吃,不然我不等你了。”

    见北川寺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奇迹’,北川绘里又忍不住踢了踢腿。

    接着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题了一样,兴奋地端起自己的餐盘来到北川寺旁边:“要是那个隐藏姓名的调查人身份不能引起寺哥的兴趣的话...我这边还有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要告诉寺哥!这件事寺哥听了一定会吃惊的!”

    “......”北川寺。

    看来今天不听她说完,她是不会消停了。

    北川寺停下筷子,侧头看向北川绘里。

    见北川寺终于摆出一副愿意听自己说话的样子,北川绘里也是嘿嘿地笑着靠近北川寺,以一种故弄玄虚的腔调说道:“寺哥你可能不知道,东京可不止幸福真理教这一个教团,还有另一个也称得上是出名的教团。”

    “喔。”北川寺面无表情地应一声,目光紧紧地注视着时钟表盘。

    “那个教团的名字,叫做北川御神会喔!寺哥!是不是很神奇!竟然和我们的姓氏一样!”北川绘里‘哗啦’一声把北川寺已经知道的事情说出来,还摆出了一副‘寺哥你肯定不知道’的表情。

    这副表情看得北川寺只想揪住她的嘴巴。

    不过这个时候还是让北川绘里吃饭吧。

    北川寺心思微动,刚要说话

    “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个北川御神会还有着自己信仰的神明喔!我在网络上看见的,是叫做‘北川御神’呢,听说他们教会里面还有个圣女,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动画里面的中二感觉?”

    “...嗯。”北川寺目光偏移开来,随口应道。

    “还有还有!我把这些事情和爱她们说了,她们也开玩笑的和我说‘说不定北川御神大人就是寺哥呢’。是不是很有意思?”

    “......”北川寺沉默了一会儿。

    似乎是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北川绘里眨了眨眼睛:

    “寺哥?”

    “吃饭,不要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北川寺伸手敲了她的脑袋一下。

    好痛!

    北川绘里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注视着北川绘里,北川寺也是心思略微摇曳。

    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那群一直埋伏在外的狗仔记者们在北川寺的‘帮助’之下,一个又一个的‘离开’了这片区域。

    想起他们那些因为恐惧而变形的脸,北川寺也是满意地暗自点头。

    中花外出禁令解除、北川御神会蒸蒸日上、幸福真理教的事情全部解决,这三件事促使一切都回归到了正轨之上。

    要说接下来还有些什么事情,那估计就是好好儿学习,用以迎接高三学业了吧?

    一昧冒险或许不错,但生活还是需要平平静静才让人身心舒适吧?

    “我吃好了。”北川绘里高声汇报。

    “让中收拾,我们出发。”北川寺吩咐道。

    刚从浴室之中擦着头发走出的中花有些傻眼了:“为什么是我?北川?”

    她这才刚出来呢,连饭都没吃上一口,怎么自己就要收拾了?

    “多活动活动对你也没坏处。”

    北川寺留下这句话后便拎起肩包,带着北川绘里出门了。

    他可不会宠中花。

    适当的家务还是要让中花帮忙做一做的。

    他就这样与北川绘里向着京北高走去,路上也是北川绘里问一句,北川寺简单地回答一句。

    北川绘里询问的大都是北川寺这些天一到下午就不见人了,究竟是去干什么了的问题。

    对此,北川寺也是找了几个借口,随便的应付过去了。

    北川御神会的事情...暂时还是别让北川绘里知道比较稳妥。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