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76、比舔狗还惨的陈汉升(求月票和推荐票)

    “我操,这是什么操作?”

    陈汉升心想是不是搬起石头砸到自己脚了,萧容鱼怎么是这种反应呢,她也太刚了吧。(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与此同时,阶梯教室里传来一阵哄笑声,别人听不到谈话的内容,也察觉不到微表情,以为陈汉升是打算搭讪没有成功。

    “兄弟,别灰心。”

    后面的一个男生拍拍陈汉升肩膀:“被萧容鱼拒绝很正常,建议你下次不要这么急,一步一步来。”

    陈汉升甩掉他的手,心想急你妹哦,老子和小鱼儿亲嘴的时候,你们都不知道在哪里呢。

    任课老师在讲台示意准备上课,既然不能和萧容鱼坐在一起,陈汉升也不会老实待在教室,拿起文件就从后门出去。

    边诗诗倚在门口,摇摇头说道:“给你机会,你都不中用啊。”

    “操!”

    陈汉升快步离开。

    边诗诗走回萧容鱼旁边坐下,小声说道:“他走了。”

    萧容鱼不吭声。

    边诗诗抬头看了一眼,只见萧容鱼明明眼眶发红,还是倔强的昂着下巴,听到陈汉升离开后,脸上瞬间逐渐布满了委屈。

    “哎~”

    边诗诗搂住萧容鱼肩膀,小鱼儿可是心甘情愿为陈汉升忙了两周,结果一见面就成了这样情况。

    看来,他们的感情纠葛比想象的还要复杂,不过萧容鱼一直不说,边诗诗也没办法开解。

    陈汉升离开东大后,在车上抽了两支烟平复下心情,然后打电话把王梓博约出来吃饭。

    死党之间也不讲究太多,王梓博把陈汉升带到学校附近一家大排档:“这家最有名的是麻辣田螺,晚上你干脆别回去了,我们喝点酒,车停到我学校里,你也睡我宿舍。”

    大排档里坐着的基本都是大学生,一个个热闹的喝着啤酒,田螺又麻又辣的味道充斥着鼻腔,陈汉升食欲和酒瘾都被勾起来,于是答应了。

    挑个桌子坐下来,王梓博点了两盘田螺,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不时挑个田螺塞进嘴里,趁着麻辣的劲头灌一口冰镇的雪花啤酒,五腹六脏都是舒坦的。

    再悠闲的点上一支烟,看着烟雾在大排档炽亮灯光照射下,飘飘散散,袅袅升起。

    “最近你还在当舔狗吗?”

    陈汉升问道。

    王梓博酒量不是很好,几杯啤酒下肚耳朵都红起来,嘟囔着说道:“你狗日的说话真难听,老子也只想正常谈个恋爱而已。”

    陈汉升举起酒杯:“那也没必要找黄慧那种。”

    “你给我介绍一个,要求不高,高圆圆那种就行。”

    王梓博吐着酒气说道。

    最近苏有朋版的《倚天屠龙记》刚刚上映,贾静雯、高圆圆、郭妃丽、陈秀丽这些女明星不同的装扮,独特的性格吸引很多人观看,高圆圆古装打扮尤其漂亮。

    陈汉升在食堂吃饭也会看一集,他听了王梓博要求,点点头说道:“高圆圆有些困难啊,实在不行林心如行不行?”

    王梓博一愣:“你在逗我吧。”

    陈汉升瞥了一眼:“是你先逗我的。”

    王梓博和陈汉升斗嘴从没赢过,他自己大概也明白,吭哧吭哧倒满酒和陈汉升碰了一杯,期期艾艾的说道:“小陈,下周是黄慧生日。”

    “哦。”

    陈汉升回复一个字,他在等王梓博下面的内容。

    “你说我要送什么礼物比较好,你毕竟是恋爱大师。”

    王梓博请教道。

    “正常情侣之间是送点花,送点巧克力什么的。”

    陈汉升懒散的坐在椅子上,反问道:“你们是什么关系,情侣吗,估摸着手都没牵过吧。”

    “放屁!”

    王梓博为自己争辩:“有一次吃饭后下雨了,我打伞送她回去时,手碰了好几次了。”

    “厉害,厉害。”

    陈汉升端起酒:“为了那次碰手,一定要干杯庆祝的。”

    正要碰杯的时候,隔壁突然喧嚣起来,旁边整桌人都在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两人看过去,大概是一个男大学生喝酒时表白,女生最后也答应了,其他人就大声的起哄。

    男生眼里藏着欣喜,还假意推辞道“不太好吧,大家别这样”,嘴巴却慢慢的靠近。

    女生虽然不是很漂亮,不过闭着眼睛等待的娇羞模样,看的陈汉升突然有些想吃柠檬。

    尤其男生凑上去吻到那一刻,陈汉升和王梓博同时惋惜的骂道:“妈的!”

    王梓博很奇怪:“我是因为没追到黄慧,你身边就算小鱼儿离开了,不是还有沈幼楚,她单拿出来也是横扫江陵区高校女生的存在,你酸个什么?”

    陈汉升端起啤酒,一饮而尽:“我和沈幼楚也有些问题。”

    “分手了?”王梓博问道。

    陈汉升摇摇头:“也不算,她的性子你也知道,有时候我和女孩子稍微亲热一点,或者做事出格一点,她就会闷在心里,也不讲出来。”

    “我担心时间久了别真的有问题,先暂时让她回归书本保持点距离,这样她对我事了解就相对少一点。”

    王梓博想了想:“你虽然解释这么多,其实还算分手吧。”

    陈汉升有些不耐烦:“你要是这样理解能高兴点,那也随便了,总之沈幼楚是我的人,谁都不能碰她。”

    王梓博端起啤酒杯:“哪能呢,自己兄弟分手了我还高兴,还算个人吗嘿,嘿嘿,嘿嘿嘿。”

    陈汉升看着王梓博憋笑的样子,直接说道:“别你妈藏着了,你要笑就痛痛快快的笑吧。”

    “这可是你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梓博真的畅快笑起来,而且都停不下来:“小陈,你也有今天啊,整天嘲笑我是个舔狗,结果混的比我还惨,我还傻乎乎的和你请教恋爱问题”

    陈汉升默默喝完最后一口啤酒:“走了,老子早知道就不该和你说的。”

    今晚绝对是王梓博结账最痛快的时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陈汉升这样的情况,一点没有安慰的心思,只想开怀大笑。

    甚至还想刺他几句:“小陈,今年寒假我要是再去川渝,你就别跟着了吧,免得到时大家都尴尬。”

    陈汉升愣了一下:“你去那里做什么,人家和你都不熟悉。”

    “话不能这样么说,你和沈幼楚论你们的,我和婆婆,小丫头论我们的。”

    “梓博,你可够贱的。”

    陈汉升晚上就在建邺理工大学的男生宿舍睡的,王梓博的室友也没觉得有什么。

    大学里经常有室友同学来宿舍,尤其陈汉升很会做人,趁着吹牛的时候,还顺便了解一下理工大学的快递揽收市场。

    “小陈,你睡我床,我睡地上。”

    王梓博在地上铺了张席子。

    “我睡地上。”

    陈汉升摇摇头说道:“你床上子孙太多了,我担心一转身压死几万个。”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