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四十三章 人榜榜首之姿!【第二更,求订阅】

    对于武帝城,陆番并不陌生。(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上一次占据了天虚公子的身躯,便远远的看到过武帝城,所以,陆番对于武帝城颇为熟悉。

    他占据了风一楼的身躯,虽然陆番也不知道这风一楼为什么会出现在他行径的路上,但是,陆番也不去想那么多,至少,风一楼的出现,给陆番解决了不少的麻烦。

    紫色长袍在风雪中猎猎作响。

    陆番则是负手下了荒山,他没有加入武帝城内门弟子对聂长卿的追杀中。

    而是,自顾自的往武帝城中而去,他打算深入的了解一下这方世界。

    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陆番有些好奇,他知道这是一个顶级的中武世界,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详细情况,他却并不清楚。

    一个顶级中武世界,应该逼近升级成为高武世界的边缘。

    正好能够给陆番做一个参考。

    而想要了解一个世界,除了亲自游历一步步踏足以外,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从书籍上来获得认知。

    一路上,有不少上荒山的紫袍武帝城内门弟子,他们看到了风一楼,皆是愣住了。

    “风师兄,为何不去追杀那贼子,反而下了荒山?”

    “今日的风师兄竟然如此低调,简直不可思议!”

    “有些古怪,风一楼竟然不炫耀他的七转金丹?”

    ……

    一位位紫袍武帝城内门弟子,嘀咕之声在风雪中传来,陆番听的眼眸不由一挑。

    不够高调么?

    陆番笑了笑,他的腰间有一块玉佩,那是武帝城弟子身份的象征,令牌上刻着这身体的名字,风一楼。

    陆番收起了令牌,负着手,徐徐下了荒山。

    哪怕占据了风一楼的身躯,陆番依旧是陆番,他只会我行我素,不会依风一楼的习惯而办事。

    哪怕会被认出来,陆番也一点都不慌。

    下了荒山,陆番回首,他不知道老聂逃出追杀了没有。

    杜龙阳的一句悬赏,几乎是让聂长卿半只脚踏入了地狱。

    不过,这样一来,也给了聂长卿足够大的压力。

    陆番哼着小调,往武帝城方向奔走而去。

    陆番控制着灵识操控这具肉身,在熟悉肉身的力量。

    他的脚掌在地面炸开,使得无数的雪泥翻腾,而风一楼的身躯化作了笔直的紫芒闪烁而出。

    空气中,隐隐有雷弧跳动而出,那是身法技《雷动诀》,一动若雷霆。

    身法技最考验的就是掌控力,因而,陆番施展雷动诀来熟悉这具肉身,再好不过了。

    近五十里的路,很快就到了头。

    陆番抬起头,看着巍峨的武帝城,磅礴的压力弥漫开来,让人隐隐都有喘不过气的趋势。

    武帝城,整座城便是一个势力。

    陆番伫立在武帝城下,衣袍猎猎。

    不得不说,哪怕是五凰大陆最宏伟的城市大周朝帝京,与这武帝城比起来,都还是相形见绌,差了不少威势。

    武帝城的城墙很高,而且,其上还有各种各样奇异的纹路,这些纹路让城墙变得更加的稳固。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的肉身,看了一眼城墙,眼眸中线条跳动,模拟着城墙的阵法。

    这阵法,在他的眼中,像是拆分开来似的。

    研究了一会儿阵法,这阵法便被陆番给看透了,有传道台八卦阵在手的陆番,对于阵法有着天然的优势。

    对于阵法不再关注,陆番便打算入武帝城。

    来到武帝城下,诺大的武帝城竟然没有人把守。

    城门前,有阵法的能量垂落而下,形成一阵帘幕似的。

    陆番诧异一阵,便明白,武帝城的阵法师,对于自己布置的阵法极度的自信。

    嘴角微微上挑,陆番抬起手,五指跳动,在城门前的阵法上轻点,不一会儿,就将城门的阵法给破解,像是帘布一般掀开。

    陆番悠然入其中。

    武帝城很喧嚣,陆番甚至还看到了不少诡异的生灵。

    比如长着翅膀的马匹,还有类似狮鹫一般的兽类,作为拉车的交通工具。

    陆番看的眼眸精亮。

    妖兽么?

    若有所思的陆番,在不断的学习着周围的一切。

    可以用来改造五凰大陆。

    一入武帝城,陆番的灵识便稍稍收敛了一些,因为,在武帝城中,有许多道强悍的气息,这气息,皆是不弱于杜龙阳的级别。

    虽然陆番也不在意暴露,但是……暴露之后,再寻找一具像样的肉身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因而,陆番也颇为上了点心。

    “武帝城的藏经阁……”

    陆番眼眸波动,他的目标便是藏经阁,作为这个世界的顶级大势力,武帝城的藏经阁中或许会存在陆番所期待的典籍。

    “是他,人榜第九风一楼!”

    “他不是出城追杀那偷渡者去了?怎么又回来了?看这方向,准备去藏经阁?听说风一楼想要入藏经阁,可是每次都失败了,他怎么还好意思死皮赖脸的去闯?”

    “藏经阁那是何等地带,武帝城中的修士,唯有跨入元婴境才有一次在藏经阁中随意翻阅的机会。”

    周围人有的声音传来。

    陆番原本不在意,可是,听到了藏经阁的消息,让陆番来了兴致。

    陆番脚步一动,身形顿时在空气中留下了道道雷弧般的光芒。

    下一刻,出现在了一位偷偷说话的紫袍弟子的身边。

    “你可知道,如何入藏经阁?”

    陆番看着这位紫袍弟子淡淡道。

    这位弟子被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风一楼给吓了一跳,想到他压低声音说风一楼死皮赖脸,心中顿时一凉。

    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陆番的面前,满脸惶恐。

    “风师兄饶命……我不该嘴碎,我不该乱说……”

    这位弟子满脸惶恐,陆番有些无言,看来占据这被他占据肉身的风一楼,脾气很不好啊。

    “回答我。”

    陆番和蔼的拍了拍这弟子,道。

    那弟子身躯在微微颤栗,如何入藏经阁作为人榜第九的风一楼难不成还会不知道不成?

    经常挑战进入藏经阁失败的风一楼岂会不懂?

    风一楼明显是打算找茬,回答问题只是一个借口。

    不管他回答的对,或者是错,都会遭受一顿毒打。

    不过,这弟子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藏经阁设有挑战资格,内门弟子若是能够挑战藏经阁的守阁长老,并且获得胜利,就可以进入。”

    这位弟子,道。

    陆番眯起了眼。

    他没有继承风一楼的记忆,所以对此并不清楚。

    挑战守阁长老?

    在武帝城,长老一职无疑都是元婴境,也就是说,要入藏经阁就必须以金丹境战元婴境。

    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这基本杜绝了寻常弟子入藏经阁的机会。

    陆番笑了笑。

    没有理会那跪伏在地颤颤兢兢的人影。

    他陆番岂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看着陆番负手离去的身影,这位内门弟子有些发懵,以风一楼那臭脾气,肯定会毒打他一顿。

    然而,风一楼并没有,反而潇洒的转身离去。

    仿佛,他刚才真的就只是为了询问一下如何入藏经阁这个问题似的。

    可是……

    这样人尽皆知的问题……还需要问么?!

    这弟子一时间有些蒙圈。

    陆番入了武帝城内门,一路上,不少弟子看到风一楼,皆是流露出惧怕之色,惧怕之中,又带着嫌恶。

    陆番倒也不以为意,只能感慨,风一楼此人,混的是真的差。

    不过这样也好,不会有什么杂七杂八的来打扰他。

    拉过一位弟子,陆番询问了一下藏金阁的位置。

    在那位弟子一脸惶恐中,陆番得知了方位后,和蔼而友好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吓的这弟子,瘫软在地。

    陆番来到了武帝城藏经阁之前。

    藏经阁其实是一座占地面积广阔的精致楼阁。。

    宫殿朱墙包裹,琉璃飞檐,青砖碧瓦,充满了宏伟的气息。

    藏经阁的位置有些偏僻,甚至还有些冷清。

    陆番迈步进入,入了朱墙,之后竟是用青砖铺就的一大片空地。

    空地极大,青砖阶梯密布,一直蔓延到了藏经阁的楼阁下方。

    陆番的视线落在了那藏经阁青砖石梯上的一位扫地的老仆身上。

    老仆很苍老,白发白胡,佝偻着背,抓着扫帚轻轻的扫着,灰尘落叶在扫帚之下飞舞,最后犹如一条长龙卷入簸箕中。

    这种对力量的控制,的确非凡。

    “风一楼,你怎么又来了?”

    忽然。

    那老仆抬起头,陆番一怔,却发现这老仆眼眸无神,却是一位瞎了眼的老仆。

    “你虽然七转金丹,可是,对力量的掌控差的太多,想要入藏经阁还差的远……等你九段金丹了再来吧。”

    老仆道。

    说完,便继续抓着扫帚,扫地。

    陆番笑了笑:“在下欲入藏经阁一观,有何要求?”

    正在扫地的老仆动作一滞,徐徐抬起头,浑浊而无神的眼眸,似乎望向了陆番的方向。

    “老夫实力压制到七转金丹,你若胜,便可入。”

    瞎眼的扫地老仆,道。

    陆番微微颔首,从背部包裹中取下了折枪,枪尖抵地,发出了铿锵之声。

    扫地的老仆则是垂下了脑袋,继续扫地。

    沙沙声在藏经阁前的阶梯上萦绕着。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的身躯,轻轻踢起长枪,徐徐望向了老者。

    “来了。”

    陆番道。

    扫地老仆不动声色,继续扫着地。

    陆番嘴角一挑,折枪枪尖在地上轻轻敲打了一下,“那我……真的来了。”

    话语落下。

    雷弧窜动,风一楼的身躯在原地骤然消失,再度出现的时候。

    只留下一串串残影。

    扫地老仆的动作陡然一僵,猛地抬起头,须发被强大的劲风吹拂的涌动不已。

    他手中的扫帚陡然抬起。

    一杆长枪不知道何时已经陡然刺下。

    裹挟着可怕的穿透意境!

    咔擦!

    扫帚陡然被打飞,这位老仆的气息一阵涌动,连续后撤了数步,每一步落下,都将青砖给踩碎。

    “你……”

    扫地老仆心中震动万分。

    这是风一楼?

    可是在老仆的感应中,这的的确确是风一楼的气息,连魂魄都没有变化的那种。

    “你一直在隐藏着实力?”

    老仆凝重起来。

    陆番则是控制着风一楼的身躯,再度凌空刺出。

    他也不会什么别的手段,他会的,就是速刺,以《雷动诀》为辅,刺出一枪。

    俗话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陆番虽然不会用枪,但是够快就行。

    陆番单手拖着长枪,脚掌轻轻踩下,雷弧窜动。

    身形便再度消失。

    老仆双眼虽然失明,但是心神却越发的通透。

    他感觉到了压力,他竟然在一位金丹境的小辈身上感受到了压力。

    老仆没有动用元婴境的实力,他也撇不下脸来。

    他依旧以七转金丹的实力对付风一楼。

    在藏经阁外。

    有不少弟子偷偷摸摸的冒出了头。

    看到藏经阁前的战斗,他们皆是深深吸气。

    感觉到不可思议。

    风一楼又挑战入藏经阁,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他竟然压着藏经阁的守阁长老在打!

    是他们眼花了吗?

    武帝城之巅。

    盘膝而坐的杜龙阳睁开了眼眸。

    他带着疑惑之色,看向了藏经阁方向,那儿……爆发出了让他颇为诧异的战斗。

    “又是风一楼,他这是将老瞎子当成了磨砺自身的磨刀石了。”

    杜龙阳笑了笑。

    风一楼这后辈,他还是挺看好的。

    他收回了目光,眼眸中带着凝重之色。

    武帝城的弟子追杀聂长卿,竟然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成功,反而在杜龙阳的感应中,有不少弟子的气息消失。

    气息消失,意味着死亡。

    被那偷渡者反杀了。

    数十位金丹境,追杀一个初入的一转金丹,还被反杀了那么多人。

    杜龙阳面色阴沉,是那偷渡者太强,还是武帝城的金丹境太垃圾了?

    同样是一转金丹,武帝城的金丹境遇到那偷渡者,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敌手。

    这虚空之门的偷渡者,毅力,实力,潜力都极高。

    “若是能活,人榜潜龙啊。”

    杜龙阳感慨了一番。

    就在杜龙阳感慨的时候。

    藏经阁前的战斗,结束的干脆利落。

    雷弧窜动之间。

    瞎眼老仆后撤了一步。

    一杆长枪贴着他的脸,扎在地上。

    瞎眼老仆的脸颊上则有一道血痕渗透而出。

    外面偷偷观战的弟子们,呼吸一凛,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面容上满是激动之色。

    赢……赢了?

    内门弟子挑战藏经阁长老……竟然赢了?

    这是开创了记录了啊!

    风一楼,风师兄……竟然这么强么?!

    能够打赢长老,怕是有人榜前三的实力了吧!

    原来风一楼师兄藏的这么深!

    瞎眼老仆佝偻着背,拾起了扫帚,咳嗽了一声:“藏经阁的前两层随便翻阅,第三层……万万不可入,另外,不得损坏,偷盗任何一部书籍,若有发现,格杀勿论。”

    老仆说道。

    话语落下,便又再度开始清扫阶梯上的青砖。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的身躯,将长枪折起,却是没有理会瞎眼老仆的话语,径直来到了藏经阁的门前,一掌拍在了古老的门上,嘎吱声响彻,悠久的声音萦绕。

    在陆番入了藏经阁之后。

    杜龙阳的身躯骤然出现。

    “他赢了?”

    杜龙阳看向了瞎眼老仆,蹙眉道。

    瞎眼老仆微微颔首。

    杜龙阳扫了一眼地上的枪痕。

    “他没有领悟枪意,可是,却用速度来增强枪的威力……另辟蹊跷,足以爆发出比拟九转金丹的实力。”

    “风一楼……有人榜榜首之姿啊!”

    杜龙阳感慨了一句。

    他看向了藏经阁,目光闪烁,带着期许:“希望风一楼这一次能够在藏经阁中有所收获……人榜榜首,我武帝城已经太久太久不曾登顶了。”

    杜龙阳的感慨被外面偷听的弟子给听到,很快,消息传遍了整个武帝城。

    武帝城内门弟子风一楼,有人榜榜首之姿!

    而此时此刻。

    陆番控制着风一楼的身躯,已经踏入了藏经阁。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