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50、番外

    一天中午为了送点吃的跑两个地方实在是太累了,傅真认真考虑了一下, 就决定将江恒殊给抛下了, 专门应对家里的两个醋缸。(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上午江恒殊将手里的文件和工作全部处理完以后, 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着傅真的光临, 但是他等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眼见着员工食堂都要关门了,傅真依旧是没有来。

    董秘书刚刚吃完饭从楼下上来,就被江恒殊给叫进了办公室里面, 吓得董秘书一激灵, 还以为自己刚刚在公司群里八卦江恒殊的事被他给知道了。

    董秘书站在办公桌前, 心里准备着等会儿要怎么为自己辩驳,江恒殊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抬起头来, 向董秘书问道:“今天中午没有人来吗?”

    董秘书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江恒殊为什么会这么问, 平时傅真这个时候已经提着大包小包来公司待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今天他却一直没有出现, 这两个人果然有奸情,他们在公司群里的八卦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 注定还是要让老板失望了, 董秘书摇了摇头:“没有。”

    江恒殊低下头, 拿起桌面上的手机,可犹豫了几下,竟然又将那手机给放了回去。

    董秘书问道:“老板, 你还没吃饭吗?”

    江恒殊嗯了一声,董秘书马上接着问:“要不要我下去给您打一份饭上来,或者给您订一份外卖。”

    “先不用了,你出去吧。”

    董秘书应了一声好的,从办公室里走出去。

    董秘书离开后不久,江恒殊将桌面上的手机重新给拿了起来,他几番犹豫之后,总算是给傅真打去电话,但他又不能直接问傅真中午为什么没有过来找自己,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在问你为什么不来找我玩一样。

    江恒殊大学毕业都好几年了,当然不可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电话接通以后,他向傅真问:“在干什么呢?”

    傅真轻轻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台上的明星,对江恒殊说:“在我爸公司里拍广告呢。”

    傅真严重怀疑傅见琛是故意的用这种方式让他没有时间去找江恒殊,可是他今天本来就没打算去找江恒殊玩,真是飞来横锅。

    也不知道傅见琛是怎么决定用这两个明星的,在镜头前的表现让人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傅真上微博搜索了一下这两位,看着粉丝在广场里说你知道他们有多努力吗,都想给他们看看他们的爱豆是怎么辣眼睛的。

    “怎么样?还顺利吗?”

    傅真笑了一声,对江恒殊说:“顺利,太顺利了。”

    江恒殊听出傅真语气中的反讽,他轻笑了一声,安慰了他两句,又问他:“吃饭了吗?”

    “吃了,你呢?”

    江恒殊对傅真撒谎:“我也吃了”,他稍微停顿了一下,又问傅真,“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出来吃个饭。”

    傅真一口应下来,与江恒殊聊了两句将电话挂断,调整好一个和颜悦色的表情与台上两个大明星讲他们等会儿应该怎样表现。

    但可惜的是,两位大咖都没有把傅真的话给听进去,最后傅真实在是坚持不下去,就跟傅见琛商量了一下,拍两张硬照就行了,反正他们长得好看,怎么拍都没事,不过接下来的拍摄就别找他了,他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

    傅见琛一看午饭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痛快地把傅真给放走了。

    傅真愈发地可以肯定傅见琛这么做就是为了防止他中午去找江恒殊去,可是他们已经约好晚上一起吃饭,想不到吧。

    傅真乐颠颠地从傅见琛的公司离开了,上网查了一下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有部外国大片的评分挺高,而且特效做的也不错,江恒殊一定会很喜欢。

    ……

    春节一过,王彤就过来找江恒殊,询问他什么时候出发去g国,他好先把机票给订了,但是江恒殊这这一回却显得犹豫,他似乎不想离开家了,这与他之前果断的态度实在有些不一样。

    王彤嘿了一声,两只手撑在桌面上,向江恒殊问道:“老大你们两个到底在玩什么啊?”

    江恒殊抬头看了他一眼,问王彤:“玩什么?”

    王彤却没有回答江恒殊发问题,而是一脸了然地说道:“我懂我懂,很多人都喜欢这种暧昧的感觉。”

    江恒殊撩起眼皮看了王彤一眼:“……”

    你懂个屁!

    虽然江恒殊没有说话,但是王彤自己完全将江恒殊的这个眼神做了解读,他轻叹了一口气,希望江恒殊能够认清现实:“你就别跟我说你跟傅真是普通朋友关系了?你这说出去谁信啊?我知道一个直男在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男人的时候是很难接受的,但是这是事实啊老大。”

    “王彤?”

    王彤看向江恒殊,啊了一声。

    “你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

    王彤撇了撇嘴,终于有一天他可以嘲笑江恒殊了:“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老大?你这是烫熟了的死鸭子,就剩嘴硬了!”

    江恒殊垂眸,把玩着手中的钥匙扣,这是上回与傅真出去逛街的时候,他买个自己的,小熊的造型,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

    王彤看江恒殊油盐不进的,翻了个白眼,说道:“行吧,你自己看着办吧,说不定等你下一回从g国回来了,傅真就带着一个小姑娘站在你的面前,然后跟你说,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在跟那个小姑娘说,这是我的好兄弟,嘿嘿,好兄弟。”

    江恒殊:“……”

    好想打人啊。

    王彤看着江恒殊的脸色不太好,又嘲笑了两句就赶紧从江恒殊的面前消失了,房间里就剩下了江恒殊一个人,他心里其实并没有王彤看到的那么平静。

    他确实是喜欢和傅真一起玩,觉得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比跟王彤他们舒服多了,甚至可以为了跟傅真多相处一段时间,将自己去g国的日期一再的推迟。

    他高兴自己也会高兴,他生气自己也不开心,希望能够可以一直一直地与他在一起。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吗?江恒殊抬起手,按在自己胸口的位置上,那里面有一颗火热的心脏正在剧烈地跳动着。

    江恒殊这么坐了一会儿,忽然又想到傅真是喜欢自己吗?他隐隐觉得他应该是喜欢自己的,但是又不那么确定,毕竟他其实并不清楚傅真与自己其他朋友时相处是什么样子的。

    就这样顺其自然地走下去也挺好的,但是想起王彤刚才说的话,说不定自己下一回回来的时候傅真已经找到合适的人了,江恒殊觉得还是有必要去把窗户纸给捅一下。

    他在临走的前两天约了傅真出来,玩了半天后,在一间咖啡馆里,江恒殊将自己打了好久的腹稿对傅真说了出来:“我后天可能就要去g国了”,然后是一段长长的沉默。

    傅真知道江恒殊过完年就要离开,只是没想到时间会来的这么快,也不知道为什么,江恒殊现在明明还没有走,自己便有些想他了。

    “晚几天再走不行吗,我还没开学呢。”傅真手里拿着小银匙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尽可能用轻快的语调说出自己的请求。

    江恒殊先是摇摇头,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点了下头,他再次开口对傅真说:“在走之前,我有句话想要跟你说。”

    “什么?”傅真眨眨眼。

    “我喜欢你。”

    傅真手里的小银匙当的一声掉进了瓷杯里,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睁大眼睛,看着江恒殊,眼神中透着疑问,又透着某种他与江恒殊都没有察觉到的欣喜,他问:“我们不是好朋友的吗?”

    江恒殊:“……”

    “是好朋友,但是我想我对你又不仅是好朋友。”

    傅真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该给出什么样的反应,如果是另外一个男性朋友今天如果在这儿跟他告白了,他就算嘴上说着没事,以后相处中也肯定会注意的,很可能会渐渐疏远,但是他对江恒殊就完全没有这种想法,甚至觉得就直接答应下来也挺不错的。

    但是理智阻止了他,他还不能完全看清楚自己心中所想,而且江恒殊马上就要出国去了,傅真缓缓摇了摇头。

    江恒殊的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难过失望的表情,他表现依旧很绅士,在咖啡馆喝完咖啡之后将他送到了学校的门口。

    傅真忽然回过头,问他:“几点的飞机?”

    “上午十点。”

    傅真嗯了一声,与江恒殊挥了挥手,进了学校里面去找关老师去了。

    之后傅真便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江恒殊了,一直到两天后,他来到机场外面,想要在众多的旅人中找到江恒殊的身影,却发现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是,傅真拿出手机拨打了江恒殊的号码,然而对方正在通话中,傅真失望地收起手机,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有些后悔,早知道今天可能会见不到江恒殊,他应该在昨天就跟江恒殊见一面的。

    可是他昨又没有想好自己与江恒殊以后到底该怎么办,他再次拿起手机继续给江恒殊打电话,发现对方可能已经关了机。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走过,直到江恒殊的那班飞机起飞他也没能联系到他,傅真唉声叹气,就在这时候,有人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傅真回头看去,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周围河流般流动的人群化作黑白的背景,他的眼睛中只剩下了江恒殊。

    傅真眼睛中透着一丝惊讶,他对江恒殊说:“我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我发现比起去g国,我更想留在国内。”

    “为什么?”傅真下意识地问道,只是问出口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都能想到江恒殊会怎么回答。

    “因为你啊,”江恒殊说,他问傅真,“我可以追求你吗?”

    虽然昨天晚上傅真就已经做好的决定,但此刻他并不打算直接点头,而是对江恒殊说:“我们不合适啊。”

    “哪里不合适?”江恒殊问。

    如果傅真说他们是性别不合适的话,那他就只能放弃了。

    好在傅真说出的是另一个原因,他抬起一只手搭在江恒殊的肩膀上,“我觉得我们两个对电影的审美不太一样。”

    那确实挺不一样的。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江恒殊握住傅真的手,保证说:“以后我会向你看齐的。”

    白云悠悠,蓝天依旧,道旁的柳树吐出嫩绿的枝桠,春天就要来了。

    而可怜的王彤还在去往g国的飞机上,思考着飞机降落以后该怎么宰江恒殊一顿吃的。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感谢小可爱们一直支持到这里,感谢.、小鱼两位小可爱的长评(晋江评论系统升级,我只在后台找到这两位小可爱的,不知道有没有落下其他的)~

    接下来会先写一本言情《爱妃们为何那样》,大概十几万字吧,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去看看。

    **文《他为何怀了我的崽》(口嫌体直病弱美人鱼攻xa爆拳击手管家诱受)应该在十一月末或者是十二月开,依旧是求个预收。

    关于这篇文昨天晚上做了小总结,把之前不太敢看的话题还有负分评论什么的都看了一遍,大致找出三个问题。

    1、感情进展太快,没有发展空间,使江恒殊有点工具人的嫌疑

    2、虐渣不及时,而且虐渣的手段没考虑好,不太爽

    3、事业线写得太平,没有什么激情

    因为这些问题,使这本书的后半部分比起前半部分质量可能是下滑了很多,我以后努力吧,尽量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再次感谢小可爱们一直支持到这里,鞠躬~

    感谢sonic、南城以南小可爱的投雷~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