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71章 只有一人全盘通晓

    岳仙这突如其来的背刺,震惊了所有人。(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为什么是他?

    作为周赦派来支援救场的宗师,岳仙的立场是得到了天下第一人的背书的。而不久之前,他也认真参与了魔域之战。

    所以,为什么偏偏是他会背叛?

    与此同时,岳仙一击得手,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容,对他而言,这已是极大的激动表示。

    果然这里没有任何人预料到他的背叛,以至于实战经验丰富如嬴若樱,都措手不及下被他一刀重伤。

    唯一可惜的就是没能一击致命,那剧毒的匕首虽然洞穿了嬴若樱的心脏,但那女人体内的心脏并不止一颗,而且也早就不依赖心脏维持性命。

    但无论如何,自己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是时候找恩主去兑换承诺的奖励了。

    理所当然,岳仙是被许柏廉半同化,半收买的。

    在虚实之境中,岳仙与许柏廉的投影之战并没有分出胜负,但许柏廉那精妙绝伦,远远超乎人类极限的魔能应用,却已经深深吸引了岳仙。

    这份吸引力,是其他任何秦人都感受不到的。

    曾几何时,岳仙还是一个在魔道理论上比许柏廉略胜一筹的前辈,但此时面对区区一个投影的神通运用,岳仙都抵挡地左支右绌。而不久之前,完全体的许柏廉,更是给岳仙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如此天翻地覆的剧变,只因为许柏廉身上多了一个来自天外的寄生者。

    只要被其寄生,就能在魔道之路上高歌猛进,窥见人类不可能窥见的深邃奥秘……而这对任何一个魔道士而言,都是极大的诱惑!

    对于岳仙这种专注魔道理论,对其他外务不屑一顾的人来说就更是如此!只要魔道能够进步,他甚至不在乎自己的人格是否遭到扭曲。

    所以,当许柏廉只是稍稍抛出一丝诱饵时,岳仙就毫不犹豫地咬钩了。

    与许柏廉达成承诺的时候,岳仙心中甚至不由嘲讽起了周赦。

    高高在上的天下第一人,你可曾料到,多年来在你面前俯首帖耳的附庸,也会有反噬的这一天?我敬你,服你,只因你的实力的确在我之上,学识更是广博如渊,但是和天外之物比起来,你终归也只是一介凡人。

    那么,当更高阶的力量和知识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又凭什么继续效忠于你呢?

    尽管时间有限,他还没有得到寄生者最核心的东西,实力上没有质变,但新学会的一点小技巧,便足够他完成了一次堪称奇迹的刺杀。

    嬴若樱纵横多年,想要她性命的人不计其数,甚至同阶宗师中也不乏仇敌,但这么多年,水仙堂甚至没有草拟过任何刺杀计划。因为那根本不切实际。

    现在,不切实际的事情,切切实实地发生了,岳仙的匕首已经确凿地重创了嬴若樱,并引发了全场的震惊。

    但震惊之余,所有人也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反应。

    嬴若樱丝毫不介意心脏被贯穿的重伤,反手便是一道灰败的天罗地网绽放开来。

    李覃收拢樊火,数千万点星辰似的火光与长公主的网络并拢,形成了一个炼狱般的小世界,将岳仙牢牢困住。

    朱俊上前半步挡在嬴若樱身前,与许柏廉四目相对,各自的魔道神通在高维空间激烈碰撞,时而引发空间的翘曲……但都被那星辰似的护罩抵消了下来,没有殃及场外。

    黄步鸣反应慢了半拍,却没有做出错误的判断,他没有贸然参与到几位宗师的争斗中,趁着朱俊为其吊命还魂,他悄然避开战场锋芒最盛之处,躲在角落中舔舐伤口,静养回复。

    所有人都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局面却依然恶劣到无以复加。

    本是大优五对一的局面,却被岳仙的一把匕首逆转格局。

    嬴若樱重伤,几乎不能算作有效战力,虽然此时她斗志依旧,手中神通千变万化,灰败的光芒隐隐然透出无限华彩,但实际上,被岳仙的匕首贯穿心脏的伤势绝非简单的物理创伤,她根本是强弩之末,已经不再具有高端局的参战能力。

    黄步鸣同样不列入考虑,且不提他刚从死亡线上爬回来,身心俱疲……单单是他的斗志就很成问题,此人实战经验太少,心性太软,顺风局可以指望他跟风,逆风局下,他最多做做墙头草。

    于是可堪一用的战力只有两人,还要分出精力去牵制莫名变节的岳仙……更糟糕的是,岳仙的叛变意味着那个镇守苍穹之上的人,也变得不可信任起来!

    “所以,接下来怎么打?”

    李覃一边以樊火压制岳仙,一边问嬴若樱。

    他根本没考虑过退却,从嬴若樱那燃烧的目光中也看不出退意,虽死不退,这个时候若是忤逆了她的意志,李覃也就妄为舔狗了。

    哪怕是死,大不了同归于尽,想到能和心爱的女子共赴黄泉,李覃心中还有那么一点小激动。

    他早知道嬴若樱心中始终有另一个人存在,但他也始终没有去询问关于那个人的任何细节,他只知道,当需要的时候,会是他陪在嬴若樱身旁,而非那个始终不曾露面的神秘人。

    嬴若樱没好气道:“除了跟我一起死,你就想不到别的了?樊火压制认真做好,少给我渲染这种无聊的悲怆!”

    听到这依然中气十足的声音,李覃虽然明知她是在逞强,却不由感到心安。

    这么多年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风浪,只要嬴若樱仍有斗志,就一切都有可能!

    想到此处,李覃的斗志也昂扬起来,樊火随着心中那团火的点燃,变得炽烈灼热,将狭小的空间内温度霎时提升到数万度!

    这种温度,就连无形之体也会消散,岳仙带着冷笑将自己遁入时空的罅隙之间作为学识理论的大家,他在时空域上有极深的造诣。

    然而就在虚空遁的瞬间,岳仙就面色一变,带着一阵惨呼,整个人化作火炬,火焰熊熊燃烧,始终不能熄灭。

    原来在时空的罅隙中,更为猛烈的火焰早已开始灼烤,这火焰炽烈而黏稠,宛如蚀骨的剧毒。相较而言,外界那数万度的火焰简直是和煦的暖风,偏偏岳仙为了一时省事避开高温,自己投入了死路之中!而更可怕的是,在岳仙被亲身灼烤之前,他的时空触觉对此是毫无所觉的!

    这一刻,岳仙终于深刻理解了实战派魔道士的强大。

    以身为“魔道士”的位阶而论,岳仙无疑是在李覃之上的,在圣元议会的排行榜中,岳仙几乎是紧跟在朱俊后面,常年前五,而那个天天跟在嬴若樱身后的舔狗,在十三宗师中的排名从来没有进入过前十。

    更何况岳仙是得到了天外异物的指点,实力更胜往昔。

    可惜实战与理论之间,却有着深刻的鸿沟,宛如全新开辟的一个魔道领域。在这个对岳仙来说极其陌生的地方,李覃就如摆弄稚童一般摆弄着他,岳仙的一切反应他早就提前料到,并做足了准备。

    而这不过是李覃在一瞬之间所作的反应。

    烈焰中,岳仙心中惊恐与悔恨交织。

    之前岳仙看到战报中曾提及东篱城之战。秦国的离火宗师李覃,在许柏廉手上甚至走不出三五招。当时岳仙还以为秦人的所谓实战派不过是纸老虎,也就嬴若樱值得一看……却没想过那场战斗的说服力其实相当有限。

    第一,许柏廉在圣元也是出了名的实战派,他在成为魔道士之前就已经是贫民窟的老油条了!第二,置换神通以精巧著称,恰好克制离火,而李覃在出手时也没有刻意针对许柏廉,这才让吃了暗亏。

    轮到岳仙身上,无论实战经验还是神通克制关系,对他都完全不利,加上刺杀嬴若樱时,被她本能的反击散去了相当一部分护身神通,结果在李覃的压制下,他连一招都接不下来,便陷入生死攸关的危局。

    化作火炬的岳仙,挣扎着向许柏廉靠近,试图得到这位新主人的支援。

    在这狭小的战场中,许柏廉是毋庸置疑的霸主,只要他肯分出哪怕一点点神通,都能迅速挽救岳仙。

    然而许柏廉却只是冷眼旁观,对自己才刚刚同化的“同胞”,竟没有一丝一毫伸出援手的意思。

    “工具人,爽不爽?”嬴若樱一边咳着血,一边嘲讽着岳仙,但下一刻,女子却面色一变,“糟了!”

    李覃与朱俊同时反应过来,各自色变:“糟了……”

    黄步鸣反应最慢,完全没想明白到底哪里糟了……直到朱俊和李覃丝毫不顾岳仙仍有挣扎之力,全力直扑向许柏廉,黄步鸣才隐约猜到,他们所有人都被许柏廉耍了。

    岳仙这枚逆转局势的棋子,根本只是弃子!

    而这枚弃子,的确起到了应有的作用,他以一己之力,或者说一己性命,为许柏廉争取到了最宝贵的资源时间!

    在几人忙于应对岳仙,并与许柏廉对峙的时候,这位擅长投影和分身的寄生者,早将本体转移到其他地方了。

    果不其然,当李覃的火焰点燃了许柏廉时,那枯瘦的中年人立刻如稻草一般燃烧,又如稻草一般化灰。看着地上的灰烬,李覃牙关紧咬,略显茫然。

    朱俊眉头紧皱,脑海中的数字如瀑布一般流淌下来,而他则全力运转大脑,尝试从中抽丝剥茧地推衍出许柏廉的去向……

    “蠢货,还能去哪儿?”

    嬴若樱右手紧捂着胸口,以灰败的凋零之力腐蚀着岳仙的匕首,一点点消除体内的伤患,同时勉力撑起左手,指向观众区前方的球形测试场。

    所有人恍然大悟。

    许柏廉在此地诱敌,本体……当然是跑到测试场中了。

    毕竟那些净化图腾才是最核心的东西!

    与此同时,测试场中,绝大部分学生和演员仍对外界的变故一无所知。

    夺旗战中,葛存已经高歌猛进,马上就要跟随大军完成最后一次决定性的战役,只要顺利达成战略目标,昊天旗就是囊中物。

    在此期间,一群土著人偶在战事推进之余打造了几座造型古怪的图腾,根本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

    四年级组,分成数个小队的学生们也在火山与熔岩的灼烤中苦苦追寻着埋藏在深处的秘宝,而对于山脚下屹立的图腾视若不见。

    三年级,学生们在大雾弥漫的密林中一边求生,一边自相残杀,其中一座造型奇特的图腾,成为了许多人辨识方位的重要地标。

    二年级,学生们在一个和平而华丽的舞台上做着戏剧性的表演,故事的基调,舞台的氛围无不显出童话般的风格,而一座艺术气息十足的石木图腾也就显得不足为奇。

    唯有新生场,在蓝澜和清月的合力之下,所有的图腾都被粉碎殆尽,守护图腾的寄生种也伤亡惨重。

    然而两位少女在打烂图腾,击垮所有寄生种后,却并没有就此罢休。

    蓝澜眼中闪动着金色的光芒,跃跃欲试地看着清月。

    清月面色不动,却不由地后撤了半步,说道:“真正的敌人还没现身,咱们不要这么急着内斗吧?”

    “那你赶紧让敌人现身啊,我等不及了!”

    清月苦笑:“稍微忍一忍,我猜许柏廉马上就要跳出来,到时候我帮你全力揍他好不好?”

    “不好,感觉我一直都在被你当棋子用。明明是准备过来跟你决一死战的,结果一号不在也就罢了,大不了我退场去找……是你用花言巧语骗我在这里跟你不上不下地打了一整月的,现在还要继续指使我?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清月想了想:“那就动真格的,但只限两秒,好不好?”

    话音未落,蓝澜体内的雷霆已经迸射而出,笔直劈向清月。

    清月却早有所料,头顶一轮半透明的血月提前点亮,身躯如同镜面一般,将射来的雷光向旁边偏转了一个角度。

    蓝澜全力以赴的雷霆,恰到好处地轰在图腾的废墟上。

    废墟之中,一个枯瘦的中年人踉跄后退,焦黑的脸上怒容满满。

    不过,更为恼怒的终归是蓝澜。

    “你又利用我!?”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