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28、第 228 章

    看完木材厂, 苏曼和孙厂长上了吉普车里面。(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见孙厂长脸色郁郁, 苏曼笑着道,“木材的事情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孙厂长别替我们担心了。

    孙厂长心道,他哪里是为了什么木材厂担心,他是替省城家具厂担心。

    木材就算出问题, 那也是十来年之后的事儿了。那时候,南平家具厂发展到了多大的规模,谁也说不清楚啊。而省城家具厂,在不在还是一说。要是效益太差,没准到时候家具厂就要被取缔了。改成其他厂子了。

    这也不是没有发生的事儿。

    苏曼道, “对了孙厂长,不知道如果想在省城那边盖厂房,哪些地区比较合适。”

    孙厂长问道, “南平要去省里盖厂?跑那么远去做什么?”

    苏曼道,“厂里有计划在那边开个分厂。”

    程副县长:“……”小苏这语气让人听着有些熟悉。

    孙厂长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南平还想进省城?“我看你们南平这地方挺大的,也不至于要去别的地方开厂子吧。”他说这话的时候,面上的客气都有些挂不住了。这南平是不想给他们活路了。偏偏现在个单位之间是兄弟单位,还不能记恨人家。要不然就是思想觉悟低。

    苏曼云淡风轻的解释道, “这也是为了以后着想,您也知道,省城那边地理位置好,我们如果在省城那边有分厂,以后一些偏远地区就可以走火车运送了。不像现在这样, 还要颠簸着用车子送。成本太高了。厂子是肯定要建的,迟早的事儿。所以想先打听打听那边的情况。”

    孙厂长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今天来这里,真的是啥用处都没有,坏消息倒是听了一堆。他一点也不想帮助南平这边出主意。“我对这方面也不是很熟悉。毕竟省城变化挺大的。”

    苏曼也不怪他,笑着道,“那我下次自己过去考察一下。”

    回到厂里之后,孙厂长就提出要走了。他不想再看下去了,没意思。

    苏曼道,“哎哟,咋这么快就走了。我这还想和孙厂长你合作一把呢。”

    孙厂长道,“咱们两家能怎么合作?”

    苏曼就笑着道,“孙厂长今天也看到了,咱们厂里实在太忙碌。说是两千工人,可生产车间才一千多人呢,人完全不够用。这阵子大伙儿天天熬夜加班,身体都要熬坏了。我心疼他们,不舍得他们太辛苦了,就像看看能不能请省城家具厂这边帮我们接一部分单子呢。到时候贴我们南平的标志就行了。”

    “……还能这样?”孙厂长吃惊道,完全不知道还能有代加工的说法。“可那家具是咱们家具厂生产的,那不是欺骗老百姓吗?”

    苏曼摆摆手,“可不能这么说,原材料还是用我们自己厂里的,生产的款式和要求都按照我们厂里来。只是工人用了你们的工人而已。严格上来说,你们的工人都是老师傅,那做工肯定不比我们差。那这和南平的不一样吗?说白了,我们就是借你们一个车间,借你们的工人,帮我们做东西而已。不知道孙厂长能不能帮这个忙。”

    孙厂长当然不想帮忙。他觉悟也没这么高。并不想帮助南平家具厂。

    可是省城家具厂要效益啊,要是能接一笔单子,就能多赚点钱了。

    苏曼道,“工人的工钱,车间和机器设备使用费用,我们都按照厂里的待遇给怎么样?另外我们每个月都会给一些工人发福利,到时候替我们赶工的工人,我们一视同仁。”

    那就相当于工人是由着南平家具厂这边养着了,还能赚一笔车间和设备费用。

    孙厂长没法不心动。要是以前,他肯定不屑一顾。现在可轮不到他傲气了。

    他故意装作认真考虑的样子,片刻之后才开口,“其实我们家具厂也挺忙的。工人们忙的脚不沾地啊。我这次也是忙里偷闲过来的。所以本来这个忙,我们是帮不了的……”

    苏曼一听就道,“那我们岂不是还要去外面找家具厂帮忙?”

    孙厂长闻言,也不卖关子了,赶紧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就算再忙,咱们两家之间也是兄弟单位。该帮忙的事儿还是要帮忙的。”

    苏曼笑着道,“那就好了,我就放心了。那要不孙厂长今天就住厂里了,明天一早咱把这事儿合计好了,你明天直接电话联系省城那边,咱早点定下来,也可以早点加工。这省城太远了,来回不方便。耽误事儿。”

    孙厂长赞同的点了点头。

    晚上安排孙厂长吃好去休息之后,苏曼就召开了一个厂领导会议。

    “订单太多了,工人同志太累了。总不能让他们熬坏了身体。而且我坚信慢工出细活,老百姓既然信任我们,我们也要对得起这份信任。以后西边的单子就给省城家具厂那边代加工了。等出厂的时候贴我们南平的标志,老陈你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人过去监督质量,记住,要比在我们厂里的时候更加严格。咱们可是付了钱的,理直气壮点。对了,这个严格的要求只需要对他们领导说就行了,在工人同志面前,尽量温和待人。”

    她就是要趁着还不是自己厂里的工人的时候,就可劲儿将人给憋过来。反正到时候被埋怨的也不是自己厂里这边。

    陈明华刚要点头,就听苏曼加了一句,“机灵点,嘴要能说的。”

    “……”陈明华一脸不解。这搞生产任务,还要嘴能说?“要说啥?”

    “当然是可劲儿夸我们厂里的工人福利好,待遇好。厂里工人生活多幸福了。要让省城的同志知道,虽然我们厂子在县里,但是我们的生活档次一点都不比省城低。我们生活的非常幸福。要让省城家具厂的工人羡慕嫉妒。”

    蒋晓亮道,“苏厂长,我咋感觉,咱厂里有大动作。”

    苏曼笑着道,“事儿没定下来之前,你们自己猜吧。等我交代你们的任务完成了,有了好的效果,我再和你们说。”

    万一走漏了风声,让省城家具厂那边有了警惕心,那可就不好办了。

    看几人还是一脸好奇的样子,苏曼认真道,“我这是在考验你们应变能力,以及观察风险的能力。你们自己脑子想想,不过我交代你们的事儿,你们自己去做,不要随便往外说。”

    苏曼可很少强调保密问题的,这次特意提了,大伙儿就觉得这事儿可能有些大,所以都严肃保证会保密。

    第二天一早,苏曼就将要给孙厂长的订单给他看。订单不少,都是西部地区的。那边不能走水运,只能走火车。交给省城家具厂代加工,就能直接运送到火车站去,不用厂里这边搞运输了。

    孙厂长挺满意的,有了这笔单子,厂里也能红火一阵子了。就算厂里赚的不多,可是好歹给外人看着,也好看一些了。

    他自己满意之后,就用苏曼的办公室电话,给家具厂那边打了电话。将这边的事儿和那边几个副厂长说了一声。

    省城家具厂的副厂长可惊呆了。孙厂长这去了一次南平,还搞到了订单?老厂长挺有本事的嘛。

    这种事儿当然是同意的。

    于是孙厂长坐着车子回省城去的时候,脸上是一脸笑容的回去的。

    两天之后,厂里这边用大货车把那些原材料往省城那边拉。跟着一起去的还有陈明华安排的一个质检主任。

    这质检主任也是给老师傅,嘴能说,办事也沉稳。他出发的时候,苏曼又特意私下里嘱咐了他几句,可把他激动坏了。觉得自己这次任务是苏厂长亲自交代的,是光荣的任务。必须要圆满完成的。

    人和车队走了之后,苏曼就开着自己的吉普车去了县政府。

    “赵县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赵县长正在戴着眼镜办公,听这话就道,“南平家具厂好消息还少了?”

    苏曼笑着道,“这和您也有点关系。那个孙厂长不是来我们这边考察吗,我寻思着他们也挺艰难的,担心到时候省里那边看他们太艰难了,心软了要帮他们也搞建设咋办呢?所以我就给了一些单子给他们,让他们代加工。”

    赵县长好奇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您这不是就可以和地区领导汇报吗,说这是您安排的。那地区领导和省里领导这不是还要夸您一句重情重义吗?”

    赵县长:“……”

    “最重要都是,让省里领导看到,咱们南平富裕了,不止是带动南平,也能带动兄弟单位。这样一来,他们对我们以后的帮助就更多了。要是能给咱们在省城那边划一块地方做仓库就更好了。咱厂里现在这个发展,必须要在省城有个大仓库,才能保证正常出货了。地段不用太好,够大就行。”

    赵县长咳嗦一声,点头道,“嗯,有道理,别的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这个仓库是要建的。这样吧,到时候我就和地区那边汇报一下。小苏啊,那给省城家具厂的单子大不大?”

    “当然大了,西部那边的都给他们了。咱现在厂里最不缺的就是单子了。都排在年后去了。”

    赵县长觉得十分有面子。

    等苏曼一走,他就给地区那边打电话了,当然,他还是有些良心的,没一个人独吞好处,而是和苏曼一起平分,说是两人一起合计的,觉得该带动兄弟单位。总不能自己吃肉,连汤也不给人家喝。”

    还别说,海书记挺高兴的。毕竟自己管辖区域的单位发展的这么好,这个项目也算是成功了一半了,现在还能带动省里兄弟单位。他们这些当领导的也觉得脸上有光,觉得自豪。

    “你们有这个心就很好。咱们共同富裕,就是要不分你我,能帮就帮。”

    赵县长道,“对,您说的对。对了海书记,那个仓库的事儿……”

    “地区这边会给你们申请一块地的。地段不会太好。毕竟这好地段都被占了。”

    赵县长笑着道,“没事儿,小苏说了,地段不重要,够大就行。她是内行人,她这么说那就没错。”

    有了帮助兄弟单位这件事情在前面,申请地皮的事儿,自然也顺利许多。省里觉得南平家具之乡果然是有成效的,不止带动了整个南平的县城和农村,现在还能带动省城的兄弟单位。值得表扬和鼓励。而省城的市政府这边也不好不同意这事儿。毕竟省城家具厂使他们市里管辖的单位。现在人家表现的这么友好,自己这边小气了,省里领导只怕还要有意见。觉得他们不近人情。

    于是在省政府和省城市政府的同意下,苏曼这边很快就得到了一块在省城的地皮。

    拿了地皮之后,苏曼还特意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孙厂长。

    孙厂长:“……你们这么快就要建分厂?”

    “没呢,就先把地皮拿着。等南平这边再发展一阵子再说。”

    孙厂长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地皮都拿了,那还不是迟早事儿?

    这会儿,省城家具厂车间里面,工人们还没上工,正在休息。大伙儿闲着没事儿干,就喜欢听南平来的这个质检主任讲南平的事儿。

    他们一开始是有些瞧不起这小县城来的人的。可看人家脚上穿的皮鞋,手上戴着手表,在食堂吃饭,都吃的比别人多,就没人敢瞧不起了。

    有人还说蔡主任,这样吃,月底够吃吗?一个主任的工资,能有多少,四十多还是五十?别看不少,可还要养家糊口呢。

    蔡主任就道,“我们家全家都是工人,不要我养。我儿子是咱厂里的螺丝工,我爱人是我们食堂里面当临时工。我儿媳妇也是厂里托儿所工作的。”

    这可把人羡慕坏了。全家都是工人,省城都没多少这样的家庭。

    毕竟人总是比工作岗位多。

    一个老师傅就问道,“你是不是和你们厂领导有关系?”

    蔡主任道,“啥啊,我们厂里才不搞那一套呢,咱厂里多的是这样的家庭。没办法,谁让咱南平缺人才呢。咱厂里不缺订单,就缺做事的工人,一个月都要招两百多号人呢。”

    “哎哟喂。”有人惊呼。

    “而且咱厂里待遇也好,咱厂里工人工资和你们差不多,但是每个月都有奖金发。基奔上都有。厂领导说了,对咱高要求,咱做好了,就必须奖励我们。有时候忙的时候,一个月拿的奖金比工资还要多。”

    又是一阵惊呼。

    “咱厂里经常吃猪肉。咱那边养猪多嘛。厂里领导和公社那边买了猪回来,整只的大肥猪啊。那肉红烧哟,炖汤哟……这些供应都比外面便宜一半。还不要肉票。都是厂里补贴咱的。”

    一堆人吸溜口水。“这么吃,厂里舍得吗?”

    “咋舍不得呢,咱厂领导说了,要保证好身体才能干好事儿。不怕咱吃,只要咱肯干活,吃多少厂里都吃的起。厂里宁愿少赚钱,也不让工人饿肚子干活。”

    这话可让人感动坏了,这南平的厂领导真是实在人。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晚上九点半见。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