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1、我佛慈悲(20)

    时隔多年, 乐景终于和苏简见面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十多年的时光给苏简身上留下来鲜明的烙印。少年已经褪去了初遇时的吊儿郎当,整个人都呈现出阅尽千帆后的从容冷淡。

    但是人类的本质是很难改变的。

    少年的眼中依旧住着一头狮子, 他的血管里也依旧流淌着年轻人偏执却纯洁的热血。

    在经过简短的寒暄后, 乐景闭着眼睛, 准确无误的“看”向路清灵的位置, 问:“这位女施主是?”

    苏简介绍道:“这是路清灵。路师妹是我们掌门的独女,也是我最宠爱的小师妹。”

    路清灵脸上立刻浮现浅淡的红晕,她含羞带怯地看了苏简一眼,小声对乐景说道:“你好。”

    乐景原本是想随便找个理由打发走这个少女的,毕竟他和苏简接下来可能会去草原进行一场隐秘的暗杀。可是在听到苏简的介绍后,他改变了主意。

    他不仅不会赶走路清灵,他还会带着她去草原。

    他和苏简这次的任务以查探为主,暗杀只是顺带的,因为这次任务变数很多, 谁也不知道这次的草原异动中究竟有没有妖族的手笔。若真的暗杀失败,他们陷入被妖族围攻九死一生的险境话,路清灵就是他们最好的脱困手段。

    路清灵身为掌门独女,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护身手段。而且最重要的是,独女危在旦夕,白元真人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乐景对上苏简波澜不惊的双眸,明白他们都打着同样的主意。

    若真的想脱身的话, 苏简一定能找到机会的。可是他不仅没有,还把路清灵带了过来,并作出如此意味深长的介绍, 这已经近乎明示了。

    虽然没有说出口,苏简的的确确是把路清灵当做要挟白元真人插手凡间局势的人质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苏简和乐景都是一类人,同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们都是理想主义者。

    从这点来看,苏简是一个合格的点家男主。

    既然两人就此已经达成了默契,乐景就立刻微笑着开口道:“原来苏简经常在信里提及的小师妹就是你,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国色天香,怪不得能引得苏简念念不忘。”

    路清灵吃惊的看了苏简一眼,清亮双眸盛满滚烫的情意,她轻声问道:“你……你经常在信里提我?都提我什么了?”

    苏简笑了笑,好似不好意思地说:“你别听乐景开玩笑,也没有经常提你,就是偶尔提一下。”

    路清灵脸更红了,她羞答答的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

    乐景莫名想起了前世网络流传的一个段子:男人之美在于说谎说的白日见了鬼,女人之美在愚蠢的无怨无悔。

    他笑了笑,刚要说话,眉心一动,天眼突然“看”到了城外的场景。天眼并不是真实存在的眼睛,而是他眉心识海处的神通。

    佛教有六神通,分别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境通、漏尽通,乐景那双能看穿累世轮回的眼睛,就是天生宿命通。

    这十年来,乐景又修出了天眼通。天眼通修到极致时能见六道众生生死苦乐之相,及见世间一切种种形色,无有障碍1。但是乐景修行尚浅,所以现在只能看到一定距离外发生的事。

    苏简一直在不动声色注意着乐景的动静,发现他皱眉立刻问道:“怎么了?”

    乐景皱起了眉头,“城门的方向升起了狼烟,恐怕有外敌入侵。”

    苏简微惊,连忙问道:“是谁?蛮子?”

    乐景摇了摇头,“距离太远了,我看不到。”

    苏简敛起双眸,冷静分析道:“应该不是蛮子。你前天才守住了寒阳城,那么多具尸体现在还堆在城里,蛮子受了教训,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不会在这么短时间内重启战事才对。而且这里是北荒城,若是无名小城就罢了,北荒城内驻军几万,蛮子若是攻城就相当于造反!”

    蛮子之前虽时有打秋风,但都只是针对附近的小城,从未围攻过北荒城,所以苏简才这样认为。

    乐景却不这么认为。

    在路清灵的角度就见盲眼僧人嘴角微勾,温雅的笑容莫名多了几丝讥讽,“眼下大梁疲弱,这是几百年一遇的最好时机,蛮子要是不造反才奇怪。”

    他没想到蛮子的动作那么快。他们还是晚了一步。这是游牧文明对农业文明发出的冲锋,战争的结果甚至可能关乎几百年的国运。

    苏简默然。

    路清灵好奇地插话问道:“凡人要打架了吗?”她眉眼弯弯,眉眼浮现浅薄的好奇和兴奋:“我还没见过凡人打架,他们没有术法和法宝,不知道会怎么打架。”

    乐景问:“要看看吗?”

    路清灵摇了摇头,天真的笑容里是修真者惯有的凉薄,“那是凡人的事,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何必过去,徒增因果呢?”

    乐景嘴角习惯性的笑意一点一点收起。

    又来了。

    这种熟悉的论调乐景不知道已经听了多少次。

    好一个清静无为,不沾因果的修真界。

    纵然有了改天换地的神通,却无视天下苍生,一心只扫门前各家雪。

    因为要修仙,所以不能沾因果,所以不能插手凡间事,所以凡间动荡王朝更迭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在他们踏入修真界的那一刻,他们仿佛就已经成了超人一等的存在。凡人对于他们而言就是蝼蚁,谁又会在意蝼蚁的死活呢?

    乐景站了起来,对苏简说:“我们走吧。”

    苏简沉默着跟上。

    路清灵愣了一下,一脸迷茫:“你们去哪儿?”

    就是在这种时候,盲眼僧人竟然缓缓睁开了眼。

    路清灵猝不及防间就对上了一双剔透明澈的琉璃瞳。

    该怎么形容这双眼睛呢?那是用任何词汇都形容不出的神异。

    路清灵大脑一片空白,一瞬间仿佛看到了潮起潮落沧海倾覆桑田,看到了星星的诞生和陨落,看到了万物的起始和终焉。

    心神恍惚中,她模糊听到僧人清澈从容的声音响起:“去守城。”

    路清灵回过神来,大惊失色,“守城?”她迷惑的看着二人,“为何要守城?这事和你们又有什么关系?”

    苏简头也不回:“我自凡间来。”

    乐景从容一笑:“我本是凡间客。”

    这个回答无疑出乎了路清灵的预料,她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们现在已经是修士了,凡间怎么样和你们没有关系!还有苏简,你已经斩尘缘,凡间的事你就更不应该掺合了!”

    苏简微微偏头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如果修道就必须六亲不认,凉薄无情,束手束脚,那么这道不修也罢。”说罢,他无视路清灵的劝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客栈。

    路清灵站在客栈里,满眼茫然。

    她不明白苏简为什么突然性情大变,非要掺合凡间的战事。从小父亲就告诉她:“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所以他们修士要清静无为,顺应天时,不能放纵自己的**,也不能顺着自己的心意肆意更改世间万物发展的规律。

    就像这次的战事,这是凡间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普遍规律,是‘天时’的一部分。他们修士若要插手,反而会缠上巨大的因果,说不定还会遭受天谴,落得身死道消的悲惨结局。

    这是每个踏入修道之旅的修士的常识,苏简身为天生道种应该比谁都要清楚才对。而且他也已经斩去尘缘,了却因果,按理说不应该对凡间有什么额外的留恋。

    可是苏简此时却冒着修为尽毁报应加身的后果,也要为了一些素不相识的凡人插手凡间战事。

    苏简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难不成看不出这是百害无一利的吗?

    路清灵才想不通,悟不透。

    “所以说,你从未了解过苏简。”

    路清灵微惊,这才发现少僧没有随苏简一起离开,此时他双眸弯起,眸底似乎有星光闪烁,笑眯眯的看着她。

    路清灵仿佛触电般别开双眼,不敢直视乐景的双眼。

    “……”

    她沉默了。她也是刚刚才意识到她也许从未了解过苏简这个人。

    “你了解对么?”她把视线放到乐景的胸口处,努力不对上那双神异恐怖的双眸,“你能告诉我,你和苏简守城的原因吗?”

    四周人声喧嚣,天南海北的客人交流着远方的见闻,少年清冽淡雅的声音与这嘈杂的俗世烟火里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这需要你亲眼看,看的久了,自然就会明白了。”乐景再次问道:“要去看看吗?”

    这次路清灵犹豫着点了点头。

    ……

    路清灵站在乐景的飞行法宝莲花台上,居高临下的往下望去,地面上行人东倒西歪,人仰马翻,无头苍蝇一般狼狈乱窜,“蛮子来了!快跑啊!”

    “要命了!”

    “爹!娘!你们在哪儿呀!”

    城中百姓六神无主,满心凄惶,想逃跑,却无路可逃,蛮子兵临城下,这是真正的上天无路求告无门。

    “这孩子可能马上就要死了,真是可怜。”路清灵顺着乐景视线的方向看去,一个瘫坐在地上大声哭泣的小女孩映入眼帘,耳边传来少僧清淡凛冽的声音:“一旦蛮子进城,男子为奴,女子为娼,这孩子没有父母庇佑,在乱世中不过一个死字。”

    路清灵抿了抿嘴唇,眼中泛起一阵波澜很快又重回平静,她冷静到几乎有些残忍地说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天意如此,只能说她命不好。”

    乐景仿佛好奇地问她:“那么在你看来,若天要灭人,那么人就应该顺从命运,不该反抗?”

    路清灵重重点了点头。

    乐景便讥笑地看着她,“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该修道了。人不过百年寿元,修仙,修的便是长生,这本就是逆天而行,又何来顺应天命一说呢?”

    “这怎么能是一样!我不知道你们佛宗那边为什么修行。”路清灵扬眉回答:“我们道家修道的目的就是为了知道很多天地意理,从而让自己的行为更加顺应天时,返璞归真,与天地融为一体,达成道法自然的最终境界。到那时候人便是万物,万物不朽,则人也不朽。”

    乐景叹笑一声,没有再次反驳。

    道不同不相为谋,何必要再多费口舌。

    三观问题是世界上最难调和的问题,想要凭借寥寥数语就让一个人改变三观不亚于天方夜谭。

    路清灵的看法也是当前修真界道宗门派的主流看法。

    佛宗那边则认为修士应该六根清尽,恪守本心,一心念佛,就算有一二门派修习大乘佛法发下了普度众生的宏愿,也只是想让苦主死后超脱,早登极乐。佛宗,修的是轮回,是来生。

    不知是巧合还是默契,佛道两门不约而同都选择不插手凡间事。

    在乐景看来,这修真界的所有修士,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种“常识”对于他们而言都是嗤之以鼻的“笑话”。

    他突然想起了前世在网上看到的一个很有趣的反封建迷信的帖子,贴主另辟蹊径,从一个刁钻的角度来证明华夏不存在神仙。

    ‘如果神仙真的存在的话,当年抗日战争,华夏死了那么多人,咱们的神仙怎么没有出现?’

    现在乐景可以对此做出回答了。

    神仙大抵是存在的,只是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罢了。相比拥有无限寿命的神仙来说,凡间王朝的更新换代不过是弹指一瞬的事情,人类不会关心蝼蚁的死活,所以神仙也不会在乎人类的死活。

    圣经说:“神不救人。”

    所以洪水来了,不问先知,自己挖河渠疏通;

    疾病流行,不求神迹,自己试药自己治;

    在东海淹死了就把东海填平,被太阳暴晒的就把太阳射下来;

    谁愿意做拣选的石子就让他去吧,谁愿意做俯伏的羔羊也让他去吧;

    谁愿意跪天子跪权臣就让他去吧,谁想不问苍生问鬼神也让他去吧;

    斧头劈开的天地之间,到处都是不愿做奴隶的人。 2

    所以当年国际歌才会唱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这是任何神仙佛祖都无法掩盖、抹去、夺走的,属于全体人类光辉荣耀的脊梁。

    ……

    乐景和路清灵驾着法宝向城门的方向飞去。随着距离的拉进,他慢慢看清了城门处发生的一切。

    城外果然被蛮子包围了,蛮子正在用攻城器攻城。城门乱作一团,守军六神无主,一盘散沙,束手无策,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城门还没被攻破。

    苏简御剑站在上空,蓝衣纷飞,衣摆翩跹,端的是一派高华无匹的模样。

    乐景驾驭法宝在他身侧停下,两人并肩而立,垂头注视着来势汹汹的蛮子骑兵,默然不语。

    按理说骑兵机动性强,却不擅长攻城战,北荒是大城,又有几万驻军驻扎,应该可以安枕无忧了。

    可是事情却并非如此。

    且不说军队**,多年吃空饷下来这几万驻军掺了多少水分,就说守城的士兵枪头都锈迹斑斑还有多少战斗力。守城将军现在正在美人窝里,等他赶过来城说不定都破了。所以此时的守军就是一盘散沙。

    另一方面,蛮子这次却是整装待发有备而来,带着云梯,圆木,投石机等攻城器,来势汹汹,打了个守军措手不及。

    苏简轻声问:“你说,城门多久会被攻破?”

    乐景回答:“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苏简缓缓叹出一口长气。

    路清灵面无表情地低头望着底下焦灼的战事,安静的宛如一只透明的幽灵。

    因为施了障眼法的缘故,底下的攻守双方都不知道有人正屹立在十几米的高空处沉默地凝望着他们。

    路清灵突然开口了,她低着头,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劝阻乐景和苏简:“只要凡人存在一日,那么战争就永不平息。你们能救了这一城人,还能救得了整个天下?况且凡人本就寿数短暂,就算没有战争,最多百年也不过是黄土一捧,他们早晚都是要死的,你们现在救了他们也没有意义。”

    苏简脑海中的那道声音也附和道:“这个女娃娃没说错,你不能再糊涂下去了!凡人之间的战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不要一错再错,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苏简讥讽一笑:‘凡人生了我,凡人给我吃穿,凡人教我读书明理,凡人养了我16年,凡人就是我,又怎么会和我没有关系?’

    而那边乐景平静地回答了路清灵的问题:“一日不为仙,那么修士的寿元就终有尽。易地而处,若下方守城那一方是你的父母亲朋,你还能说出这番话吗?”

    路清灵睫毛一颤,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褪尽了,她抖了抖嘴唇,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若下方有她的父母亲朋,她必定……不能袖手旁观。

    苏简无限嘲讽地看了她一眼,“在我们凡间有句俗语可以来形容你刚才的言行——站着说话不腰疼。”

    来自心上人的冷嘲热讽更是给了路清灵致命一击,她脸白如纸,眸中泛起盈盈水光,看起来格外楚楚可怜。

    可惜在场的两位直男都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人。

    乐景看向苏简:“走吗?”

    苏简重重点头:“走!”

    ……

    地上的守军苦战正酣。

    韩勇咬紧牙关,箭头瞄准了一个正在登云梯的蛮子,把弓弦拉成了一个漂亮的弧线,然后再狠狠松开,只听一声清啸,箭头擦过蛮子的脸颊落到了地上。

    “妈的!”韩勇狠狠咒骂一声,却也没有时间继续懊悔下去,再次向箭筒摸去却摸了个空,他猛地低头看去,却发现箭已经用完了!

    “我箭用完了!再运点箭上来!”

    韩勇的嘶吼声刚发出就被同袍们的声音给淹没了:

    “援军呢!援军什么时候到?”

    “他大爷的,这枪头都锈了,箭柄都被虫蛀了,还他娘的怎么打?”

    “都一年没发响了,老子守个屁城!”

    “将军呢?操.你.妈.逼死哪儿去了!他躲起来逍遥快活,让老子给他卖命!”

    “兄弟们别打了,命是自己的,咱们躲起来,等蛮子走了再出来!”

    韩勇双目血红一片,操着已经接近全哑的破锣嗓子嘶吼道:“咱不能跑!乡里乡亲都在后面呢!咱不能做这让人戳脊梁骨的事!”

    可是在四周的群情激沸之下,韩勇无力的声音宛如投入大海的小石头,连点涟漪都没溅起就沉下去了。

    很快,就有一个士兵掉头下了台阶,然后是两个,三个……十个,城池上守城的士兵很快就跑了大半,就剩下韩勇和其它几十号士兵还在苦苦支撑。

    可是箭矢短缺,手里的□□又生锈,就他们那点三脚猫功夫哪里是习惯了刀口饮血的蛮子的对手,很快就有几个蛮子通过云梯爬上了城池。

    几乎在同时,城门处传来一声巨响,一时间似乎有无数声音吼道:“城门破了,快跑啊!”

    韩勇彻底绝望了。

    难道今日就是北荒城的末日吗?

    蛮子进城,就宛如恶狼入羊群,就算吃饱了,也会把活着的羊都咬死。

    他几乎都能看到蛮子进城后烧杀掳抢,无恶不作的血腥场景了,那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就在这时,韩勇突然看到一黄一蓝两道流光从天而降,蓝光落到了他身边,黄光落到了城外。

    光芒散去,露出裹在流光里的真容:

    分别是一个黄衣僧人和一个蓝衣道士。

    黄衣僧人一手念珠一手降魔杵,面冠如玉,五官温雅,嘴角轻扬,笑容给人如沐春风之意,让人见之忘忧。

    蓝色道士手持长剑,剑眉星目,眸光凌厉,斯文俊秀,气质清冷出尘,皎皎如天上月。

    守军一片哗然:

    “他们是谁?”

    “他们什么时候出现的?”

    “天上!我看到他们是从天上飞下来的!”

    “天上……娘的,他们不会是神仙吧?”

    “真的假的?什么神仙?别是变戏法的吧?”

    韩勇呆呆的看着眼前如魔似幻的一幕,心乱如麻,大脑一片空白。泪水先与意识汹涌而出。

    若真是神仙……

    有救了。

    北荒城,有救了!

    少年道士冷声回答:“我不是神仙。我自凡间来,到此守城。”

    与此同时,几个顶着满天飞箭,披荆斩棘终于艰难的通过云梯爬上城墙的蛮子小将刚露出一个头,就无声无息的被飞剑穿胸而过,从城墙坠落重重摔了地上。

    少年僧人守在城门前朗声回答:“你们要来试试,什么叫做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吗?”

    回答他们的是,是震天的铁骑声和来自游牧民族疯狂的嘶吼声。

    两人和几万铁骑之间的战争,正式开始了。

    ……

    血,到处都是血。

    路清灵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血。

    她站在城墙上远远望去。

    天边残阳如血,空气漂浮着浓烈的血气,呼吸间都能嗅到腥臭的铁锈味儿。

    狼烟滚滚,刀光剑影,断壁残垣,杀声震天,血流成河。

    城门两边堆着高高的尸体,血把城门口染成了猩红色。

    她从未想过凡人的战事能惨烈到这种程度。

    在一片血色中,伫立着一个纤尘不染的黄衣僧人和一个蓝衣飘飘的少年道士。

    僧人面洁如玉,尸山血海也没让他的表情出现一丝异样,相反他眉目澄澈安详,嘴角噙着悲天悯人的笑意,浅黄色僧衣衣摆无风自动,檀香暗藏,少年无视周围的尸山血海,无视身前滚滚而来的铁骑,拨动念珠,闭目轻声念诵起了佛经,好似为死去人超度,如此优雅神圣的模样好似这里不是血腥战场,而是佛音袅袅的禅寺。

    此情此景之下被不知情的人看了,说不定还会联想到昔年地藏王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壮举。

    而她的意中人,临清派的天生道种,苏简蓝衣飘飘,即便已经精疲力尽,他的背依旧笔直,他屹立在城门前,握紧手中长剑,剑面血光粼粼,在地上留下蜿蜒的血痕。

    两人一站一坐,一人守在城门前,一人立在城门上,以他们所处的位置为分界点,身前是断肢残臂尸山血海,是络绎不绝的蛮子大军,身后是屹立不倒的北荒城。

    两人,护一城。

    虽千万人,吾往矣。

    即便乐景和苏简都已经修士,可是在几乎无穷无尽的蛮子铁骑面前,还是相形见拙,双拳难敌四手,即便是他们,现在也已经精疲力尽。

    可是他们的脚步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偏移,硬生生守住了城,没让蛮子踏入城内一步。

    在经过惨烈的伤亡后,就算蛮子再悍不畏死,此时也意识到了敌我双方武力的差距。

    蛮子们却步不前,惊疑不定的盯着城下城上宛若神仙下凡的僧人道士。

    原本喧嚣的战场重回寂静。

    可诡异的是,哪怕伤亡如此惨重,蛮子们也没有被吓跑,他们虽然因为惨烈的伤亡而有些慌乱,但还算镇定,没有失去军心仓皇逃窜。

    与无声的寂静中酝酿汹涌暗流。

    头领模样的蛮子一脸肃穆,大声用蛮语说了些什么。

    路清灵下意识屏住呼吸,心脏跳的厉害,她朦胧间意识到似乎有什么危险的事情要发生了。

    几息后,突然有道尖锐的声音自天空传来

    “不过是两个刚筑基的小娃娃,也敢来如此嚣张,今天遇到我算你们倒霉,受死吧!”

    路清灵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贼眉鼠眼的紫袍道人端坐在一个灯台模样的法宝上。

    煞气肆虐,妖气弥漫。

    这赫然是一位已经修成了人形的大妖!

    作者有话要说:  小老鼠,上灯台,上的去,下不来。

    1来自百度百科

    1来自知乎用户phoolean 的回答。

    让你们久等了,调整好了,我要加速完结这个副本,开始写新副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小胖钺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夏安617、白长辞、初九泣、健康的懒羊羊、梓幽梓荧、醉逍遥、祷告~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白长辞、慵懒的水水 4个;醉逍遥 3个;终是意难平、子不语、无衣、27703109 2个;浔阳、西昭、落木洛洛、23360211、大漫画家、以御风月扰、过安检的丸子头、懒死的书虫、淼淼浮生、…若曦…、归去来、卧云先生初行雁、橘春二五、yz衍泽、cc、咩咩虹、灼酌之遥、天江花月夜、藏书、颖、豆沙不能包汤圆、38969165、啾啾、白日梦、墨盒、南墙、aq?、轻雨傲蓝、20383151、寺易、富海云万仇、阡莜、18206247、内心柔软的糙汉子、神灯、安若、苏慎丶、秋?枫、雪人、枫夜蓝海、安妮的叶子、爸比你会唱小星星吗、三炮泡泡、清无墨、明歌、陌陌默默、君子攸宁、26722725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連綴 164瓶;死人活人皆沙雕 150瓶;羽啾啾 144瓶;yi 136瓶;颖 134瓶;贾璇、00 100瓶;金灿灿 93瓶;既 78瓶;一朵奇葩、毕家书呆 70瓶;飞鱼200889 68瓶;xcvbnmz 63瓶;甜甜呐、alptraum 60瓶;阿九、云深与月 59瓶;名字好麻烦啊不想写、小螃蟹 58瓶;大墨孤烟 56瓶;gaznerzhu4 55瓶;mmmmmmm、啦啦啦巴拉拉、叶子、君子攸宁 50瓶;凌幽 49瓶;psyduck、一饮千锺 40瓶;安若、obsession 39瓶;fvsyn脚踩八个墙头 37瓶;牛奶可乐荷包蛋 35瓶;平沙肅 31瓶;水琉璃、江江、靡麓迷路麋鹿、浅斟朱颜醉梦洛 30瓶;浮生大梦、鲤鱼精 28瓶;苏慎丶 27瓶;忽啦呼 25瓶;一叶 22瓶;月白、叶子、绅士如朕、未芳、四蓝、贝贝、青鸟、尛尛、大朵乌云、亭亭如盖、左翼、水涅(^_^)、九零琅、寺易、路、公孙艾、我爱大佬、锵锵锵锵哐 20瓶;内心柔软的糙汉子、如若:初见、阡莜 19瓶;闫。、沉香未言墨竹屹 18瓶;(′nwn`)、一方 15瓶;吾名雪、dhaisi 14瓶;月饼月饼月饼、蓝风信子、醉逍遥、柚恋、莫九卿、二鱼、黄桃冲鸭??、13、坦克、栗子、这是什么绝美碍情、℡﹌﹏﹏﹏天微亮°℡、愿梦1967、魔法少女伏地魔、19864481、梅花香、卧云先生初行雁、爱上你哦、成只鱼、路客橙、四月一日影、匿记、青衣、馋嘴的猫、默认!!!、绿绿真的绿、christine、千山暮雪、少年与诗、南沐和、淑舒书、汝乃鸱鸮、24545918、小瞳、随风、吃货一枚、不死鸟、悥唔、柒染不是柒柒、小林一茶、秋水共长天一色、前进の达瓦里希、雍匪、31890186、我曾在最美的时光爱过、水浅雾深、爱碧丽屋悠、36870534、訪向、萌萌萌萌、无敌熊猫、林溪 10瓶;et、要喝西瓜汁儿、xly123456、清零、懒的起名、人格 9瓶;w-starain、槲黎、风锦华年、上官潆 8瓶;谢三日、小丑八怪 7瓶;不更新不狗带、今晚打游戏吗、monster 6瓶;好听听、一月、希尔雅、燕兴盜、上邪、盖九幽、静安、38495968、我思莫悠、放手那是我的妞、馥、花溪墨、咩咩虹、ziva、韩韩、噗哈哈哈哈2333、黄粱一梦、花泽类、喵二、澄明谛宸 5瓶;花花帅锅、艾德、子期、青涟、临渊-默痴、我良哥最shuai~、猫猫的毛 3瓶;提灯者、长颈鹿赞、無殇、断裂、婳珺、阿九会瘦的、枫叶燃远山、凉七、陶之夭夭、king 2瓶;34561347、落落、日啖荔枝三百颗会上火、邓~燃、晨曦、我的国王、捧在手心的小仙、靡靡、薛洋家的小墨辞、圆子酿酒、潋然无声、清荣峻茂、点点点、华氏度、萌萌哒、大爱同人、陆臻、素色清酒、心有灵犀、画中仙、玖秋-ぐ、点墨踏歌、躺在地上喊666、我家阿阮、38076469、叶子、箫再叹、妮子、姬菲、20383151、难受香菇、偷得浮生半日闲、南枝开遍、淺\墨、空山、非人类、颐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