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261 诅咒

    胖童子被罗弋盯得害怕

    月老赶紧打断道:“赶快去做你的事,别捣蛋。(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随即扭过头来对罗弋说:“说的不是你,同名同姓而已。”

    然而罗弋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他,显然这个借口很扯淡。

    “是什么样的诅咒?”他问。

    月老心虚:“……不知道啊。”

    “你又骗我!”

    月老把手中的竹简放下,“骗你做什么!我们一向公事公办。”

    “我这一世的感情和你们系统里设定的根本不一样,为什么?”罗弋问。

    “这不是在查嘛……?”月老道。

    “为什么你们那么看重第一世的那段姻缘?”

    “我不知道。”

    “改一段姻缘,居然还有别的神去阻止,他不是闲的无聊才去的吧?”

    “我不知道。”

    “九世互相杀死对方,如果不是你,那这是谁定的?”

    “我不知道!!”

    “你身为月老,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罗弋已经上前抓住了他的领子。

    月老道:“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所以你们就是在戏弄我!”

    罗弋已经怒了,他揪起月老:“为什么我身上会平白无故有这样一个诅咒?你们究竟知道什么,不能坦坦荡荡地告诉我?”

    月老紧闭嘴巴,面容平静无视他的怒气。

    罗弋道:“难不成,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不可能会成功,只是做做样子让我回去,你们知道允贤会阻止我,你后悔给出来那两张卡……”

    罗弋故意激怒他。

    “你住口!”

    月老似乎一下子被说到痛处。

    “我们岂会言而无信!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这点我不会忘,允贤的出现我也意外!在我看来你和世间其他人没什么区别,是亿万分之一,我又何必骗你?”

    “那你告诉我,哪里来的诅咒?”罗弋眼睛都红了。

    旁边几个小童子看他们两个气氛紧张,一副要打架的样子,赶紧走了上来。

    月老摆摆手,让他们散开。

    随即把罗弋的手从自己领子上拿开,整理了下衣服。

    “你跟我来。”

    他把罗弋带到了房间后面的走廊上,走廊那边居然通向一片花园,里面种植着奇形怪状的草,迎风摆动,幽静空旷。

    月老站在走廊的尽头,确定没有别人听得到他们说话。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们所知道的事情也是有限的,并不比你多多少。”他对罗弋说。

    “正因为允贤的出现,我们才意识到你这是诅咒,不是普通的情劫,为什么那么看重第一世?因为第一世最关键,关系着后世情劫的走向。”

    “诅咒……”罗弋念着这两个字。

    “知道什么是诅咒吗?”月老问罗弋。

    “嗯”

    诅咒这种东西,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没有见过起码也听说过。

    “那你知道下一个诅咒需要什么样的代价?”月老问。

    罗弋道:“我只听说下诅咒通常都需要拿一些东西来交换。”

    “你们人间有段时间,流行厌胜之数,这种诅咒并不会平白无故地取得成功,大多数人会折损寿命,健康,运数。”

    月老:“你知道如果神下诅咒,折损的是什么?”

    罗弋:“不知道……”

    月老道:“修为。用修为换取对方诅咒生效。”

    “神也会诅咒?”罗弋问。

    “人间严禁厌胜,神境同样不允许这种方法肆虐传播,所以历来施咒的那方会以十倍的修为折损。”

    “十倍?”

    “比如我想让你失去一百年的修为,如果要这个诅咒生效,我就必须拿10倍于你的修为去换。以此可见,神界对于诅咒这种东西同样明令禁止。”

    罗弋听着他讲这些。

    “你仔细想下,一个折磨人九生九世的诅咒,将会耗费多少的修为,这根本不是一般的神所能做到的!”

    月老提醒罗弋:“你这个与其说是诅咒,其实是被罚了!罚的很重!”

    所有和你最开始有关的资料被冻结,而且我们月老掌管天下姻缘,竟然毫不知情,甚至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罗弋听着这段话,有些措手不及,“被罚……”

    罗弋觉得脊背有些发凉。

    “可我,从没想过要做伤天害理的事……”

    “你也只记得这一世而已!倘若不是犯下重罪,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惩罚,这么一个明目张胆的诅咒压在你的身上,少说也要拿万年的修为来换!”

    月老看罗弋神情茫然,又道:“天界掌管芸芸众生,怎么会和一个普通人过不去,必然是你曾经做错了事!”

    罗弋心中紧张麻乱,手不由自主地放在脖子上的那个骨头吊坠上面。

    吊坠有些发凉。

    “犯了什么错?”他喃喃问。

    月老道:“我也不知道啊!你的过去都已经被锁的差不多,我现在即使再想帮你,也无能为力……”

    “那,诅咒能解开吗?”

    “一般的诅咒当然可以。”

    月老语气透着唏嘘:“可你身上的这么重,有能力解的神寥寥无几……或许等找到下诅咒的那人。”

    “……会是谁下的。”罗弋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月老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珠子看了一眼上空的方向。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可罗弋感受到了莫名的绝望,他低头看着面前那片奇形怪状的草,陷入沉默。

    这时一个小童子跑过来,“师父,又该你签字了……”

    月老看看发呆的罗弋,扭头对童子说:“知道了!这就过去。”

    他穿过走廊回到办公的地方,回头看罗弋还在发呆的背影。

    小童子不解地问:“师父,他怎么了?”

    月老嘘了一声,道:“让他自己想想吧。”

    罗弋缓缓坐在了走廊的阶梯上,呆呆看着前方,可思绪如同乱麻。

    他随手抓了一颗草,这才想起来,上次月老给他吃了一颗这样的东西,让他看到了前世的片段,如果自己多吃一些,是否就能看到几世之前?

    想到这儿,他抓了好几根放到了嘴里。

    苦。咽下去。

    罗弋一根又一根地揪起那些草塞到嘴里,不去管味道又苦又涩,此刻只有一个想法:想知道自己的过去!

    这时月老做完正事,看到他在这里吃草,大惊着跑过来。

    “你干嘛!!”

    他赶紧把罗弋口中没有咽下去的草扯了出来,道:“这些还没有成熟,有剧毒啊。”

    罗弋推开他:“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被罚。”

    月老道:“你吃这个没有用,这草即使成熟了,也只能让你看到短暂的前世,看不了太远!”

    他去掰罗弋的嘴,“毒死你怎么办,快吐出来。”

    然而罗弋还是咽了下去。

    “你以为我惧怕死亡吗?”

    此刻月老突然反应过来,罗弋本已是不老不死的身体,并非寻常人类,草的毒性对他有限。

    “那你吃吧!”他不再劝阻。

    “要是真的能想起来,我反倒不用费心思了。”

    罗弋此刻已经感觉到了胃中一阵恶心,难受的蹲在那儿。

    脑中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破碎的石像,想起自己把手放在石像上听到的那句话。

    “永生永世为情所困,被感情所累,被感官所迷惑……”

    不是我……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如今只是凑巧和他有了类似的惩罚罢了。

    想到这,刚才吃下去的那些草在肚子里翻江倒海,罗弋难受的站起来,从走廊上起身往外走。

    月老本想叫住他。

    罗弋只是摆了摆手,“让我静静。”

    他直接离开了这。

    月老一直走到门口,看着罗弋的背影,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门后,之前的胖童子探出头来。

    “师父,我的演技怎么样?”他问。

    月老淡然道:“挺好的……”

    胖童子不解:“师公明明说了,千万不能让他知道有诅咒的事,为什么你故意让他知道?”

    月老脸上带着不甘:“我没有你师公那么大的肚量,这个锅我才不会背。”

    他才不想向自己的老师一样,为别人的恩怨买单。

    月老看着罗弋离开的方向。

    “我巴不得,他能马上想起所有的事,什么狗屁九世情劫!趁早杀回去。”

    “嘘!”胖童子提醒师父这种话大逆不道。

    月老看了眼天空上方,“那些大佬们悠然自在,才没有宝贵的时间注意我们小小基层。”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