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8、番外:童年的我们

    本番外全部赠送,请看作说^_^

    因为至少要一百多个字, 我也不知道说啥……打个广告吧!

    亲, 我的专栏收藏了吗?坑品很好的作者, 不考虑包养一下吗?

    亲, 我还有很多完结的文,喜欢我的话,不如去我的专栏逛逛,可能会有你喜欢的故事哦!

    亲, 我的微博是试图闭关写文的青青, 可以的话, 关注我一下吧!会有各种新文动态, 也会有推书评文, 偶尔有福利掉落~~

    江湖那么大,我们下篇文再见好不好??么么哒!

    作者有话要说:  童年记忆(1)

    2003年的夏天,庄家明10岁。(qg777钱柜娱乐)

    这一年,**席卷全国,虽然本省没有几例感染的病例,但当庄家明发了烧时,全家人都紧张了起来。

    当时舒沅还在世。她在小学里工作,不教课,处理一些日常事务,同普通老师一样放寒暑假——小的时候,庄家明最喜欢的就是夏天,妈妈一直都在家。

    她坚信庄家明不可能感染**,只是普通的感冒,让他在家休养,每过几个小时就给他量一□□温,密切关注着儿子的情况。

    庄家明还小,不晓得父母的担心,昏昏沉沉地在家睡觉。

    芝芝被告知他着凉发烧,想去看他,却被舒沅拦下了:“哥哥生病了,不能陪妹妹玩,过几天再来好不好?”

    “不玩,我陪家明哥。”芝芝信誓旦旦地保证。

    舒沅哪里敢让她接触,连哄带骗:“哥哥在睡觉呢,阿姨把碟片借给你好不好?”

    芝芝有点心动:“狮子王?”

    “狮子王。”舒沅笑了,拿狮子王的光碟骗走了她。

    但是隔天,她又来了,端着一碗百合绿豆汤。小小的人,超级大的碗,刚熬好,还冒着热气,她端得非常吃力:“舒阿姨,给家明哥。”

    舒沅答应她,但还是拒绝了她探望的请求。

    芝芝没说什么。

    舒沅把绿豆汤放进厨房,回头看客厅里没人了,以为芝芝回了家,放心下来,转头去阳台收衣服。

    芝芝听见动静,小心翼翼地从衣柜里探出头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庄家明的卧室门口,拧了拧把手。

    门没锁,一下子就开了。

    她小心翼翼地闪身进去,爬到他床边:“家明哥,我来看你了。你好点没有?”

    庄家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你怎么来了?”

    “我租到了宠物小精灵的碟,我们一起看啊。”她兴致勃勃地说。

    他摇头:“我病了,你自己看吧。”

    “没事,我等你。”她能忍住。

    门外传来脚步声。

    芝芝比了个嘘的手势,不顾脏,趴下来躲进了他床底。

    舒沅开门进来,端着一碗绿豆汤:“饿不饿?妹妹特意送来的……”话音戛然而止,她看到了掉在床边上的红色发夹,好气又好笑,“芝芝来了?”

    庄家明还不知道暴露了,说谎遮掩:“没有啊。”

    “那这是谁的发夹?”舒沅把床单掀起来,看到了躲在床下的芝芝,“快出来,床下面多脏啊。”

    芝芝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怏怏不乐地爬出来。

    “你这孩子。”舒沅拉着她走到外面,用湿毛巾擦了擦她蹭满灰尘的腿和胳膊,“阿姨不是不让你和哥哥玩,他生病了,可能会传染。要是你也生病了怎么办?”

    芝芝缩了缩脖子,乖乖挨训:“不要告诉我爸爸妈妈。”

    “那你不能再有下次了。”舒沅板起脸。

    她点头如捣蒜。

    过了几日,庄家明的烧退了,果然只是寻常的着凉。

    他被允许和芝芝一起看动画片。

    那会儿,《精灵宝可梦》还叫《宠物小精灵》,电视台每天五点钟放一集,可他们不是每天都能按时到家,没追全,这回重头再看一遍。

    芝芝:“我喜欢皮卡丘。”

    家明:“我也是。”

    芝芝:“可是卖完了,我只买到了伊布。”

    家明:“伊布也很可爱。”

    芝芝:“你买到了皮卡丘可以和我换吗?我有杰尼龟和小火龙。”

    家明:“好。”

    2019年5月20日,《大侦探皮卡丘》上映。

    庄家明买了票,带女朋友去看电影,出来的时候,把藏在包里的皮卡丘玩偶送给她:“欠你的皮卡丘。”

    芝芝:“???”

    他:“我的小火龙和杰尼龟呢?”

    芝芝陷入沉思。

    过了几天,她送了他一个精灵球的充电宝,厚颜无耻地说:“你自己去抓吧。”

    庄家明:“……”

    童年记忆(2)

    小的时候,县城还没有后来那么大,城区极小。关、庄两家住的小区后面有一条河,河对面就算是乡下,种着大片的油菜花。

    每年的三四月份,在家里的阳台往那头眺望,能够看到一大片金灿灿的花田,漂亮极了。

    六岁的芝芝眼馋那里不是一天两天,经常问什么时候可以去那边玩。

    可那里属于乡下,不在关家夫妻的活动范围内,她只得到了一个敷衍的答案——“你去奶奶家就能看到了”。

    但芝芝觉得,奶奶家那边的花田,和她每天看的不是同一个。

    她还是想去那里玩。

    爸妈不带她去,她就去找庄家明:“我们去那边玩好不好?”

    庄家明说:“好。”

    于是,一个周末,家长不在家,他们就收拾收拾,准备出门。

    对两个孩子来说,这段路程不算长也不算短,需要好好准备。

    庄家明穿了件有很多口袋的外套,在口袋里装上了纸巾、大白兔奶糖、铅笔刀、零花钱。而芝芝穿了最好看的小裙子和皮鞋,并且美滋滋地戴上了最好看(俗气)的头花。

    她问:“家明哥,我好看吗?”

    庄家明纠结了一下,点头:“好看。”

    他们手拉手下楼梯。

    腿伸下去,踩到地面,再把另一条腿挪下来。芝芝穿着小裙子,迈不动脚,庄家明就拉着她的手:“慢点,小心这里有水。”

    几层楼,走了十分钟才走到。

    又绕过小区,穿过小路。

    两边的花坛里种着不知道什么的花,怪好看的。芝芝被吸引了,踮起脚尖去够,太矮,够不到。

    “家明哥。”她求助。

    庄家明那会儿也是个矮萝卜,就爬到了花坛上,犹豫了下,没摘下整朵花,揪了一片花瓣:“妈妈说这是人家种的,我们就摘一片吧。”

    芝芝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把花瓣塞到了头发里。

    两个人继续手拉手往前走。

    路渐渐崎岖,凹凸不平,远处却已经能看到大片的金色花田。

    芝芝一蹦一跳,兴奋无比。

    庄家明紧紧攥着她的手:“走慢点,要摔了。”

    芝芝没听,继续蹦跶。

    然后……“啊”,她一脚踩进坑里,摔了个狗啃屎。但小时候的关知之皮实,硬是憋回了眼泪,艰难地爬起来:“我没事。”

    庄家明看着她的膝盖:“破了。”

    “不疼。”她忍着泪,“我们走。”

    庄家明说:“回家吧,明天来。”

    “妈妈要骂的。”关知之同学很清楚后果,坚决发挥红军长征精神。

    庄家明拗不过她,想了想,把口袋里藏着的大白兔奶糖给她:“吃了就不痛了。”

    芝芝摊开手:“脏了。”

    他把奶糖剥开,小心翼翼地塞进她嘴里。

    她眉开眼笑,好像疼痛瞬间远去。

    天要暗下来的时候,花田到了。

    芝芝的手心破了皮,摘不动,口头指挥:“要那个,不是,那个,开得最大的那个,还有这个……”

    庄家明钻来钻去,一支支折下来攥在手心里,不久便集了一大捧:“给。”

    芝芝把花束抱进怀里,心满意足:“今天给我,明天归你。”

    庄家明同意了这个分配方案。

    他们回家了,不出意外挨了一顿臭骂。爹妈们:“你们俩跑这么远干什么?知不知道我们会担心?”

    庄家明低头不吭声,鼻子酸酸的。

    芝芝扁扁嘴,眼珠一转,抱着她妈的腿狂嚎:“腿痛,好痛。”

    家长们这才发现她摔破了膝盖,血水混着灰尘凝固在皮肤上,看着就很惨。这下也顾不得骂她,赶紧擦洗干净,涂上红药水。

    药水沾到伤口,假哭也变成了真哭。

    芝芝哭得撕心裂肺。

    关家夫妻能怎么办呢?这毕竟是自己生的娃,只好捏着鼻子忍了。

    隔日清晨。

    庄家明一醒过来就看到床头的超大可乐瓶,里面插着昨天摘下来的油菜花,金灿灿的像是太阳的光。

    舒沅笑着说:“妹妹一大早送过来的,说要你睡醒了就能看到。”

    他笑了起来,捧起可乐瓶,哼哧哼哧搬到了客厅的茶几上。

    于是,这一天,芝芝就没有再去阳台上看油菜花,而是和他坐在一起,看了一下午的动画片。

    2014年情人节。

    芝芝收到了庄家明送的一束花,很大流的玫瑰(月季)。她拿出手机拍照:“虽然没什么新意,还被人当肥羊宰了,但第一次收到你送的花,还是要拍照留念下。”

    庄家明:“不是第一次。”

    她:“?”

    他:“你记不记得你以前很喜欢油菜花……”

    芝芝面无表情:“风太大,没听清,我说这是第一次你有什么意见?”

    庄家明:“……没有。”

    童年记忆(3)

    俗话说得好,三岁看老。很多事情,小的时候就初露端倪。

    那一年,芝芝和庄家明上了幼儿园,要在学校里吃午饭、睡午觉。

    幼儿园里的午饭都放在一个大桶里,由老师们统一分发,一荤一素一汤,要小朋友们自己端着碗,排队去领饭。

    芝芝的鼻子非常灵,食堂的人刚把桶搬过来,她就能闻出今天吃的是番茄炒蛋还是青椒肉丝。

    如果是喜欢的,她就会竖起耳朵,听到老师说吃饭了,就立马跳起来,像个小炮弹一样冲到教室后面的橱柜,刷刷刷掏出自己的碗。而后灵活地躲开班里高大的小朋友,冲过去排队。

    虽然老师们分菜都差不多,但排在前面的肯定要多一点,排到后面的就要少一点。

    她永远都会捧着满满当当的饭菜离开。

    而庄家明不太挑食,吃什么都行,也不喜欢和人争抢,乖乖排在后面,轮到他的时候,通常就只有七分满了。

    “家明哥,你要是没有我,肯定会饿死的。”萝莉芝芝坐在正太家明的旁边,把碗里的饭和肉都给他,“给你。”

    庄家明不好意思吃妹妹的饭,说:“我不饿,够了。”

    “我吃不下,下午还要喝牛奶呢。”芝芝强硬地把勺子戳过去,“吃!”

    他只好“勉为其难”接受了这份馈赠。

    老师们最喜欢孩子们友爱,从来不阻止他们,笑眯眯地看着。

    吃过饭就是睡午觉。

    分配床铺的时候,芝芝坚决拉着庄家明不松手,躲来躲去,终于成功和他分配到相邻的小床,手伸过栏杆,就可以拉到对方的手。

    记得第一天上学,早晨来幼儿园的时候,很多孩子都抱着父母嚎啕大哭,不想离开。

    芝芝当时觉得新鲜(有滑滑梯!秋千!跷跷板!!),不仅没哭,还一下子跑远了,睡下以后,就开始有点慌了。

    她说:“家明哥,妈妈下午会第一个来接我们,对不对?”

    他说:“嗯。”

    她还是紧张:“要是她们不来怎么办?”

    庄家明说:“没关系,我认得路,我带你回家。”

    芝芝安心了。

    睡过午觉,外面走廊传来响动,是送牛奶的人到了。

    芝芝瞬间清醒,眼睛瞪得溜圆。

    等老师摇起了床铃,她飞快踹开被子,穿好衣服,迈着小短腿跑过去领牛奶和点心吃。

    老师叫她:“关知之,你把被子叠好再去。”但一转头,就发现庄家明下了床,乖乖给她叠被子,动作仔细又耐心。

    他把两个人的被子叠好,芝芝也把点心领回来了。

    最好最完整最大的那个,奶油雪白。

    庄家明把有奶油的部分撕下来给她:“我不饿,你吃。”

    芝芝信以为真,吃了他无数奶油。

    他就自己啃没有奶油的面包,一点也看不出超喜欢吃奶油蛋糕的。

    2013年后,芝芝就开始戒糖。

    饮料、饼干、蛋糕、奶茶之类的高糖食物,是她高度警戒的对象,除非馋极了,否则很少会吃。

    但每年过生日,庄家明一定会提个小小的蛋糕过来和她庆祝。

    芝芝问:“为啥年年都是蛋糕,我们也可以去吃火锅啊??”

    庄家明瞥着她:“我喜欢。”

    她妥协了:“好吧。”

    奶油热量高,她就往底层切,只吃蛋糕胚,把大部分奶油都堆到了他碗里:“来来,多吃点,都是你的。以前吃了你那么多奶油,还你哈。”

    庄家明有点意外:“你还记得啊?”

    “记得啊,奶油面包上的奶油,鸡腿面包里的火腿,荔枝口味的棒棒糖……你都给我了。”童年的一些记忆,到老也不会忘,芝芝重生后很多事记不太清,可这些场景想起来,还都历历在目。

    他一直都对她很好。

    结果庄家明笑了:“你也一样啊,为了帮我集卡片,零花钱都用光了。”

    当年小浣熊有水浒传的任务卡片,芝芝不感兴趣,但还是把零花钱都用在买干脆面上,帮他一起集卡,连着几个月都没吃上喜欢的零食。

    芝芝都不记得了:“有吗?”

    “有啊。”

    她总是这个样子,记得别人对她的好,却不在乎自己付出过多少。好在他始终未曾忘记,一直一直,都会记得。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