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3、拼

    芝芝花了十来分钟收拾心情。(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这个未来是新的,她没妨碍魏泠泠, 魏泠泠也什么都没对她做, 关知之重新开始, 她也是。

    就到此为止, 各自安好吧。

    唯一的问题是,笑的时候太厉害,隐形眼镜有点歪了,不太舒服。她对着镜子扒拉半天都没弄好, 一气之下直接抠出来扔了。

    妈蛋, 今天为了好看, 特地用了日抛, 都是钱啊!她从包里掏出框架眼镜戴上, 心在滴血。

    回到座位上,庄家明很快注意到了女朋友的不同:“你眼睛怎么红了?”

    “摘隐形眼镜摘的, 不太舒服。”芝芝没去看魏泠泠, 好似就是这么一回事。

    庄家明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两个初次见面的女孩会有矛盾, 轻易相信了:“不舒服就不要戴了, 这样挺好的。”

    “好好。”她随口应下来,笑眯眯地问, “你做完了吗?”

    “我好了。”庄家明已经整理好书包,只是出于礼貌,和魏泠泠打了个招呼,“东西我传给你了,有什么问题的话, 你再和我说。”

    “你等下。”魏泠泠抬起头来,问,“看到群里的消息了吗?”

    “什么?”他下意识地点开微信看了眼。

    小组的另外两个成员说今天晚上的社团活动临时取消了,约他们晚上讨论比赛的事。

    庄家明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们参赛的四个人课不一样,只有周末才都有空,理论上来说,他不该推拒,不然就要等下周了。

    可是芝芝过来找他吃饭,他也不想拒绝。

    “有事吗?”芝芝察觉到他的为难。

    庄家明把手机给她看。

    “你们约呗,我们就吃个晚饭。”她耸耸肩,“反正我回去也要干活。”

    庄家明过意不去:“你专门来找我……”

    “又不是坐了几十个小时的火车,走几步路而已啊。”芝芝笑了,“没事儿,不差一天两天的。”

    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最不缺的就是在一块儿的时间,确实不必这么计较。庄家明点点头,输入消息定下了时间:[我要和女朋友吃晚饭,七点钟图书馆见]

    发完消息,他拎起书包:“走吧,吃饭去。”

    芝芝跟着他离开,临去时,看了魏泠泠一眼——她没抬头,就当看不见。

    “怎么了?”

    “没事。”芝芝转过头,问他,“晚上吃什么?”

    “随你。”

    学生党的选择有限,他们在附近转了圈,最后吃了家煲仔饭。

    等上菜的间隙,庄家明出人预料地开了口:“你和魏泠泠认识吗?”

    芝芝吓一跳,假作平静:“为什么这么问?”

    “你看到她很惊讶的样子。”庄家明狐疑地问,“我朋友圈没有发过,人人上也没提起,你为什么这么惊讶?”

    芝芝:“……”喂喂,和我这种恶毒女配在一起的渣男不要这么敏锐,会抢人家男主的风头啊。

    庄家明提醒她:“说实话。”

    “就……看到漂亮女生有点危机感?”她半真半假地说。

    庄家明一时不好判断她这番话的真假——女生吃醋很正常,芝芝会不高兴也很正常,但是好像哪里不对。他想了想,试探着问:“你不喜欢我和别的女生单独在一起?”

    “倒也……”芝芝停顿了下,突然改口,“假如是呢,你怎么办?”

    她极度好奇。

    庄家明感觉她说的话另有深意,思索道:“这很难避免,又不是打游戏,还能一键屏蔽其他玩家——你没必要吧?我又不喜欢她们。”

    芝芝入戏很深,严肃地说:“虽然你不喜欢他们,可我觉得她们在勾引你,很想过去骂她们一顿,让她们离你远点。”

    “……”庄家明露出了费解的表情,假如是漫画,他的脑袋上一定冒出了个巨大的问号,“你是不是qg777钱柜娱乐看多了?”

    除了这个,他想不出芝芝有什么理由变得那么不讲道理。

    芝芝:“你别管我为什么,现在我就是很生气,你有什么话说?”

    庄家明:“你没去骂魏泠泠吧?”

    “我骂了呢?”她抱起手臂,绷紧了脸皮。

    庄家明足足沉默了一分多钟,才问:“真的?”

    芝芝点头:“对。”

    “你,你知不知道,”他几经停顿,斟字酌句,“这样很不好?”

    “为什么不好?”她咄咄逼人,“和有女朋友的男生待在一起,不就是图谋不轨吗?”

    庄家明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在写小说,拿他试验剧情。

    服务员端上了他们点的两碗煲仔饭,热腾腾的蒸汽里融着腊肠特有的鲜香气味,勾得人胃口大开。

    但芝芝似乎没有闻到。

    她有种奇妙的感觉,仿佛自己在和十年前的故事对话,沉浸其中,触摸不到外界的信息:“说啊。”

    庄家明只好暂时放弃吃饭的念头,全心全意地回答她:“一个人有很多身份,和别人相处,用的是其中一个。同学和我是同学关系,不是想变成男女朋友的关系,其他的身份是什么,根本不重要。”

    芝芝想了会儿,问:“假如她想呢?”

    “子非鱼。”他笑了,“她想不想,只有她自己知道,你怎么知道呢?除非她这么做了。”

    芝芝懂他的意思了:“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

    “对啊,你管人家怎么想呢。”他拿起筷子,“可以吃饭了吗?”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芝芝阻止他,“假如有‘迹’了呢。”

    他吐槽:“你好多假如啊。”

    芝芝捧住脑袋,抓乱了绑好的丸子头:“我真的很想搞清楚这个问题啊。”

    庄家明叹了口气,思索了片刻,摇摇头:“如果是这样,我会想办法处理好的——是你和我说的,不要把我遇到的问题转嫁到女朋友身上。”

    他太配合,芝芝都不好意思了,但为了解开多年的迷惑,艰难地克服了欺负男朋友的愧疚感,锲而不舍地追问:“假如——我发誓是最后一个假如了,我骂了呢?你会生气吗?”

    庄家明瞥她眼,承认道:“会,我刚刚就有点气到了。”

    “为啥?”

    庄家明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不太确定地说:“因为她是我的同学?我希望能够自己处理这个问题,也是因为……”

    他说到这里,不由停顿了片刻,垂眸思考片刻,开口叫她:“芝芝。”

    “嗯?”

    “如果你觉得不开心,”他斟酌着说,“你就直接和我说,我们可以商量,可以一起想办法,你应该多信任我一点,明白吗?”

    “明白了。”芝芝点头,差不多找到了最后一块拼图。

    她基本上能够还原当年的真相了。

    故事其实非常简单。

    魏泠泠很喜欢庄家明,而她的男朋友在校园里十分受欢迎,他们之间,又没有十几年的信任和了解,多多少少会有些患得患失。因此,她陷入爱河后,难免会紧张警惕——也许在芝芝之前,曾经出过挖墙脚的事,让她成了惊弓之鸟。

    当青梅这个具有分量的女配出场后,当她看到男朋友舍弃私人时间,为别人补习后,她感觉自己的领地被侵犯了。

    所以,为了守卫爱情,她决定驱除入侵者。

    而庄家明反感这样的举动。

    他从小就受女生欢迎,会照顾女生,却不是无条件的迁就,不赞成“女朋友说的话都是对的”,认为做错的地方,一定会指出来,而不是搞什么求生欲。

    在他看来,芝芝和他青梅竹马,需要帮助的时候,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是十分自然的事。这就好像他帮朋友查阅论文资料,帮老师处理杂务一样,是值得花费时间和精力的。

    况且,青梅竹马十八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八年?

    因为有了女朋友,就拒绝帮助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未免凉薄。

    说到底,男女朋友也只是社会关系的一种,爱情也只是感情中的一种,不是什么免死金牌,叫其他亲情友情在女朋友面前,全要退让三尺。

    然而,若是魏泠泠只是不高兴,仅仅告知他自己的不满,以庄家明的性格,显然并不会生气。

    他不满的是她绕过他,直接找上了芝芝,扣了莫须有的罪名。两人对峙后,她又不信他的解释,固执地坚持自己的想法。

    二人的观念大相径庭。

    她认为男女朋友的关系是最高级,应该优先女友。

    他不赞同,认为其他关系也一样重要,感情不分种类。

    她认为感情出现了问题,应该率先对付矛盾的引发者。

    他不赞同,觉得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内部协商解决才对。

    ……

    几重缘由相加,导致了他的分手。

    这件事,没有谁对谁错,只是观念不合。

    魏泠泠需要一个把女朋友放在第一位的男友,而庄家明需要的是一个理解他想法的女友。

    芝芝长长松了口气,揉揉脸,拿起筷子吃饭:“好饿啊。”

    “问完了?”庄家明喝完了杯子里最后一口大麦茶,“谢天谢地。”

    “不用那么夸张吧。”她干笑一声,把红白相间的腊肠夹到他的碗里,“给你给你,辛苦了哦。”

    庄家明伸手:“水。”

    芝芝狗腿地递上自己的茶杯。

    他又喝了小半杯水,才问:“现在说实话,真的骂人家了?”

    “唔,也不算骂啦,我们俩……有一点小误会。”她讪讪笑,有点心虚。

    魏泠泠当时会炸毛,确实是她故意误导的,不是想看她出糗,只是很好奇两人易地而处,对方会说什么。

    她脑补的是“我们没有别的关系你不要误会”之类的解释,没想到这妹子那么刚,直接噼里啪啦把她骂了一顿。

    问题是,她们俩的想法是一样的。

    太奇妙,太荒唐了。

    现实果然比小说更富有戏剧性。

    庄家明还有点担心:“误会?解开了吗?”

    “算是吧。”她想了想,说道,“要不然你替我道个歉。”

    他点点头:“好。”

    芝芝饿坏了,低头扒饭:“吃饭了,饭都冷了。”

    庄家明→_→:你也知道啊。

    作者有话要说:  温馨提示,本章有部分解析,不爱看的建议屏蔽或跳过本章作说。

    (提示了还要看,看了还要骂我作说写得多,不想看的,不接受批评)

    上一章里,芝芝不是担心感情危机,是想知道魏泠泠怎么想的。今天的也是,她用了很多假如,代入当年的场景,想知道庄家明的想法,还原当年发生的事而已。

    芝芝还是挺在意这件事的,有对庄家明的愧疚,怕自己毁了他的姻缘,也有反思,想知道自己做错在哪里,也有点不甘心,觉得也不能全赖她。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