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三五章 你算术好你牛你说了算!

    这金钟太大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以鲍青纲幻化成的怒目金刚为例,这家伙够大了吧?顶天立地,遮天蔽日,简直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几十丈粗细的炎流在他面前都不过是涓涓细流而已,但天空上任意一座巨钟都足够把他笼罩住。

    无边无际的巨钟同时震动,同时爆发出滔天巨音,所有巨钟爆发的巨音彼此共鸣,让这股震人心魄的声音更为惊悚。

    鲍青纲被这巨音镇住了,哪怕周围无数诡异玄奇的东西四面八方袭来,他都没有及时反应。

    鲍青纲毕竟是混迹江湖几十年的大佬,强烈的危险意识让他下意识的双拳交叉护胸,一股猛烈的金光气息透体而出,撞向四面八方的怪异东西。

    “开……!”

    鲍青纲双拳挥开,磅礴拳劲四散迸发,无数怪异东西被震碎成满天火云。

    鲍青纲立刻懂了。

    这些都是花独秀模拟出的剑意。

    那些疾冲的白芒,跟高宗白虹剑法的意境很像,那些**不息袭来的寒意,跟一往无前的天云剑法很像,至于其他奇形怪状的东西,细究之下全都能找到一些武学源头。

    我的天,花独秀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是怎么一瞬间绽放出如此多花样剑意的?

    难道他能一心多用不成,这已经不是多用的问题了,这是很多很多的分心。

    鲍青纲震惊之余立刻收心,因为他感到一股更大的危险袭来。

    凝心一看,一股看似无形,但却能实实在在感觉到的辉煌巨剑已经飞到了自己面前!

    这剑太大了,以山一样的怒目金刚来说,这把巨剑足以把他平斩成两段,偏偏剑身却是无形的,是看不见的,只能感觉到它。

    鲍青纲只来得及收拳护体,甚至气膜都没来得及绽放,无形之剑已经穿过了他的身体,湮灭不见。

    与此同时周围所有的火焰,草原,炎流风暴等等全都消失不见。

    鲍青纲视野又恢复正常了,他双拳护在胸口站在那里,脸色阴晴变幻,喘息不止。

    而在他身后两丈外,花独秀背对着他傲然而立,手中小红剑上一丝丝血渍滴落,滴在黄土地上混成一颗颗泥球。

    这血既有花独秀的,也有鲍青纲的。

    鲍青纲忽然感觉腹部一阵剧痛,低头一看,一道深深的穿刺伤赫然在目,他的小腹,竟被花独秀一剑刺穿!

    所有人都惊呆了,花独秀竟然能伤到鲍青纲,简直匪夷所思。

    刚才花独秀绽放无穷剑意,所有人都深陷其中,但其余人毕竟是围观,跟鲍青纲直面花独秀剑意无法相比。

    但众人都看出来了,花独秀剑意骇人,但始终无法有效破防,鲍青纲看似面对无限剑招,却能守住阵地,以高出花独秀太多的境界强势打碎一切华丽剑招。

    但在最后一瞬,鲍青纲却失神了。

    瞬间的失神,瞬间的回神,他却把本该收敛的劲气悉数震荡出去,完全露出胸腹之间的空门。

    花独秀煌煌一剑而来,鲍青纲在最后关头终于意识到危机

    临近,却只来得及护住胸口,被花独秀一剑刺穿小腹。

    刚才发生了什么?

    鲍青纲明明金刚不坏的状态,怎么会忽然绽放拳劲对着虚空外震?

    这,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短暂而激烈的战斗,不过一炷香时间,围观众人摄于外冲劲气不得不一退再退,强悍的劲气和剑锋把十丈内的大地破坏的沟壑纵横,地上的岩石都碎成了漫天石粉,空气甚至都是让人心颤的味道,可见刚才比斗的威力何其之大。

    虹尊者和丁柒柒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一丝惊讶。

    怪不得这个花独秀敢跟一个大高手单挑,原来他竟有如此过人之处。

    先前看他在山顶被人追来追去,虽然身法无比精妙,但毕竟离得太远,看不太真切,现在近距离观战,任谁都要被花独秀绽放出的强悍剑意所倾倒。

    一个不及弱冠的年轻人,剑法能到如此程度,实在是匪夷所思了。

    鲍一豹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花独秀比之武道大会时更强了,他跟花独秀的差距也相应的更大。

    这人是妖怪吗?

    武道大会结束才多久,当时花独秀的剑法就已经超乎几乎所有人的意料,甚至被漠北武道界评为年青一代当之无愧的“剑仙”,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啊,他现在的剑法竟然能跟父亲一较高下,这种提升速度真是吓人。

    花独秀缓缓回头,他脸色隐隐有点惨白,脸上脖子上满是细密的汗珠,显然体力消耗极大。

    花少爷笑道:“青纲师兄,你伤的不轻啊,要不要赶紧包扎一下,小心失血过多英年早逝哦?”

    鲍青纲立刻轻拍腰腹要穴止住流血,回身冷道:“花独秀,几个月不见,你虚头花脑的诡计更多了?”

    花独秀连连摆手说:“别瞎说,我可是实打实跟你对决,哪有什么虚头花脑的诡计。”

    鲍青纲这时已经回想到了,刚才那数不清奇形怪状的东西,全特么是虚的,是假的,都是花独秀凝出的障眼法,都是为了吓他以拳劲震荡,目的就是让他露出空门。

    怪不得那些东西完全不堪一击,挡者披靡瞬间全碎。

    狡诈的小子,太可恶了!

    花独秀高调说:“大家都看到了啊,青纲师兄败了,他伤这么重,这架不用打了,我赢了,今天都到此为止了啊。”

    鲍青纲怒道:“谁败了?!谁允许你单方面宣布获胜?!”

    花独秀一愣:“我这是在保护你啊,难不成你还想打?”

    鲍青纲咬牙道:“打,为什么不打?这点小伤无足挂齿,你右手虎口完全震裂了吧?现在到底是谁不能打还不一定。”

    花独秀不自觉的把右手往身后藏了藏,说:“可是咱们说好就打十招的,你算术学的好不好,刚才打了几招?早就超过十招了吧?”

    鲍青纲凛然道:“我算数好得很,刚才只打了六招,加上先前的三招,正好九招,咱们还差一招定输赢!”

    花独秀无语,大哥,胡说八道不是我的专利吗,你也会?

    可惜刚才打的太过花样百出,众人看的也太过投入,谁也没仔细数到底够没够十招。

    其实早就过了十招,但这时候鲍青纲说还差一招,谁会站出来反对他?

    在场除了沈利嘉和花独秀外,人人都秉持观棋不语真君子的态度,只管看,绝不多言。

    果然,沈利嘉大骂道:“胡说!我数着明明是打了十一招!你老眼昏花不识数么!”

    鲍青纲不理沈利嘉,直勾勾盯着花独秀:“花独秀,最后一招定输赢,你敢不敢接?”

    花独秀想了想,说:“行!那我便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吧。”

    鲍青纲冷笑:“输?我离输还有十万八千里,你能挺过下一招再说吧。”

    说罢鲍青纲双拳一握,低喝一声,一股昏天灭地的强大气息冲天而起,花独秀站在两丈外,忍不住被这气息冲的后退一步。

    我的天,青纲师兄,你这是要拿压箱底的本事跟我打啊?

    你这不是要分输赢,你这是要打死我啊?

    你明明知道我右手震裂,虎口那里几乎血肉模糊,你还要放如此大招,大家都是师兄弟,你真的这么恨我?

    我可是你儿子前妻的未婚夫啊,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一豹师侄的金面上,别这么狠行不行?

    花少爷的心理活动通过眼神完全传递给鲍青纲,他又是撇青纲师兄又是撇一豹师侄,鲍青纲哪里不懂?

    鲍青纲非但不看情面,反而更怒了:“姓花的,你给我死来……!”

    花独秀一惊:“师兄,你听我说啊,你先等等!”

    鲍青纲听个屁,他像是一头发狂的金钱豹一样猛扑上来,双拳像是天神的两柄夺命战锤,狠狠轰向花独秀脑袋。

    花少爷愁啊,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急眼,再说了我只是眼神传情,传的是求饶的感情,我也没说话啊,你怎么就急了?

    花独秀右手虎口被震裂,肌肉组织完全使不上力气,现在能拿住剑柄就已经不错了,完全不可能再从容使剑,但鲍青纲这势头冲上来可不是要打败他,是真的要打死,至少也要打残他花独秀。

    奶奶的,坑,大坑。

    花独秀迅速把剑丢到左手里,左手腕一抖,他轻飘飘迎着鲍青纲冲了上去。

    刀大刀小,气势不能倒,柒柒在背后看着我呢。

    花独秀刚刚跳起,立刻被鲍青纲霸气绝伦的气势压的倒退两步,一个踉跄好不尴尬。

    艾玛,这跳的。

    没办法,刚才长时间绽放剑意世界,而且鲍青纲不是北郭铁男,鲍青纲一直是强压一头的,强行跟他势均力敌的对抗内力消耗太大,要不是有顶尖功法维持,花少爷现在几乎都要倒了。

    此刻鲍青纲以更为强悍的气势冲上来,花独秀真有点吃不消。

    他左手握着小红剑抖了一个剑诀,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变了。

    变得异常稳健,稳如奇山,稳得一批。

    花独秀双腿一弯,提剑再次跃起。

    这次,他直冲鲍青纲飞去,迎面飞去!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