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四十章 战略上藐视

    这天晚上,林瑶和蒋明淑断断续续聊了很久,大多是她们一起上学那几年的事,以及班上同学的最新八卦,譬如班上的谁和谁劳燕分飞了,谁又和谁修成了正果。(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蒋明淑不由感慨,“时间过得好快!转眼我们都毕业三年多了……”

    林瑶是故意和她聊起这些话题,旨在打开她的心扉,然后和她聊一聊梁凯文。

    林遥平素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可是蒋明淑这样下去不行,在工作上,她身在奥兰多却不求上进,固步自封。

    按照她这个态度,真的只能永远作为底层员工。

    在感情上,她明明早就动了心,甚至已经离不开梁凯文,却还这么任性。

    梁凯文愿意惯着她、宠着她是没错,可是对方的家人显然不同,为了最终能够走到一起,她是不是也应该做点什么?

    蒋明淑能不能听得进去倒是难说,但林瑶作为朋友,有必要点醒她。

    “是啊,班上的同学就算还没有结婚,也都找好对象了。”她笑了一下,说道:“我有预感,用不了几年时间,大家都会在群里讨论自家孩子上学的事。”

    “噗---”蒋明淑笑喷,“你也太夸张了,我们班上的同学普遍二十四五岁,就算再过三年,也才二十七八岁。我敢打包票,到那时肯定大部分人都还单着呢,哪有这么快全部升级为家长的?你现在就想那些有的没的,未免也太着急了。”

    “现在确实大部分人还单着,三年后可就未必了。”林瑶轻声笑笑,“我原来朝阳小区的室友,李淑兰你知道吗?”

    “嗯,生了双胞胎那个?”

    “是啊,她结婚生孩子时才十八岁,在他们那里,女孩子到二十岁还嫁不出去,就被认为嫁不出去了。”

    蒋明淑嗤之以鼻,“李淑兰老家肯定在山区,我们和他们完全没有可比性!”

    “当然不一样!”林瑶循循善诱,“我们现在二十四、五岁,班上四十七人只有两对结了婚,不到10%,但是接下来呢?我们迟早也会结婚生子,我的意思是,这些事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蒋明淑沉默。

    林瑶赶紧趁热打铁,“这世上的人很多很多,但是要遇到两情相悦的人很难很难,一味逃避,不如……”

    蒋明淑想也不想就打断了她,“不是,我们没有……”

    她想说我们没有两情相悦,结果话都到了嘴边,却化为一声无力的低叹。

    林瑶见状暗暗松了口气,她继续说道:“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待你如珠似宝的男人,就算有点阻碍又怎么样?千万不要轻言放弃。”

    蒋明淑却不认同,她固执道:“明明知道不可能有结果的事,我为什么还要去尝试?非要把自己弄得头破血流吗?”

    林瑶和蒋明淑同学三年,认识至今已经超过六年,期间蒋明淑一直追求者众多,但她根本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受过情伤。

    林瑶实在无法理解她的态度,“那你为什么觉得不可能?或者说你有哪一点和对方不合适?”

    “哪一点不合适?这么说吧,我压根不觉得我和他哪一点合适!”蒋明淑冷哼一声,语气笃定道:“他现在是喜欢我没错,可他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这样的喜欢能维持多久?等到感情淡去,他就会发现我其实……很普通,我和他之间的差距那么大,他会后悔,而我无法承受那样的后果。”

    这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只是未免太悲观了,而且她竟然丝毫没有求改变现状的意思!

    林瑶实在无法认同,“他已经追了你两年,可见这并不是一时兴起。”

    “呵呵!”蒋明淑干笑两声,“他追两年,那是因为他还没……哎,说了你也不懂!挺晚了,睡吧。”

    “明淑,没有人会无限期地等在原地,错过了他,你可能会后悔的。”

    林瑶还准备多劝几句,没想到蒋明淑直接用被子捂上了耳朵。

    林瑶自嘲般笑笑,“这是最后一次,从今往后,你们的事我不会再多说一个字。”

    回应她的则是一室的静寂。

    第二天一大早,蒋明淑连招呼都不打就急匆匆赶回胭脂里了,林瑶识趣地没有再去追问她和梁凯文的事。

    周一林瑶特意请了假,和简雯一大早赶赴4s店。

    她们用最快的速度办好相关手续,然后战战兢兢地上路了。

    这不是林瑶头一回开车,但这是她头一次开自己的车,这种感觉还是不同的,还有点难以用语言形容,仿佛手握着方向盘,然后整个世界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她仿佛不止是掌握自己前进的方向,而是掌握了人生的方向。

    避开了早高峰,杭州城北的路况还算不错,她顺利地将车子驶进了工大。

    由于q3车身较长,她又是新手中的新手,刚开始停车完全没把握,只能慢慢地去移,去感觉,去把握……她手里握着轻盈的方向盘,内心却紧张得厉害!

    当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停好车,来到教室时,正好一节课下课。

    沐文曦一看到她就笑吟吟地朝她招了招手,接着将自己的包从身边的座位上拿开,还不用说,那是她特地为林瑶占的座。

    林瑶稍稍平复了一下仍有些激动的心情,抬步迈入教室。

    沐文曦嘴角含着浅笑,说道:“你运气可真好,老师上节课没点名。”

    林瑶也冲她笑笑,“那感情好。”

    如果学生的缺勤次数超过一定比例,会失去考试的资格,需要重修这门课。就算只是偶尔缺勤,也会影响“平时成绩”。

    大概是个老师就喜欢用这样的小手段来提升出勤率。

    这里的老师一般都是连上两节课,这两节课中必有一节课会点名,也只有一节课会点名。

    林瑶和沐文曦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

    沐文曦好奇地打量林瑶一番,问道:“咦,你还没告诉我,今天一大早干嘛去了?”

    林瑶一边把课本和笔记本等物品拿出来,一边朝她咧了咧嘴,“我啊,实话告诉你,我去提车了。”

    “你是该买辆车,不然真要是有点什么事,总归是不方便。”沐文曦点了点头,问了句,“对了,你买了什么车?该不会真买了mini?”

    “没有呢。”说起让她心心念念的mini,林瑶还真有些放不下,“哎,我倒是想买mini来着,可是像我这种只有一辆车的人,买mini怕是不行,不实用。”

    沐文曦深以为然,“那倒是的,我那时就想劝你,买车要选实用的。”

    林瑶叹息,“是啊,结果还是买了别的车,也不知道将来有没有机会开上mini。”

    在她看来,这种萌萌哒小车子比较小女生开。

    她最近才买了q3,这三五年是不会换车的,就算真要换车,应该也会换辆更商务的车了,三五年后,她都奔三了……

    就在林瑶和沐文曦感慨,自己和mini无缘时,冷不丁后座的人语气刻薄道:“买不起就是买不起,说什么不实用,太假了!”

    是方伟,那个话唠男。

    原本凑在一起聊天的林瑶和沐文曦闻言均是一愣。

    方伟为什么好端端这么说?

    林瑶环顾四下,诧异地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她和沐文曦所在的位置是第三排中间的位置,在她们周围,不论前、后、左、右,全是男生!

    这不可能是巧合,而是男生们有意为之。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只敢暗戮戮惦记沐文曦,却连和她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也有些人想在女神面前刷点存在感,譬如说方伟。

    其他的林瑶都可以忽视,可是方伟总拿她来做筏子,这就很讨厌了。

    林瑶笑了起来,随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管我买什么车呢?再说我买得起或买不起,和你有什么关系?”

    方伟冷哼一声,“这确实和我没什么关系,可是买不起没关系,天天爱装逼就说不过去了,别怪我站出来打脸。”

    打脸?

    林瑶唇角扬起一抹嘲讽,似笑非笑道:“我确实没买mini,但我并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觉得不实用,不适合现阶段的我,所以没有买。

    你想打脸也不是不可以,但你确定你有那个资格?”

    方伟一脸的不屑,看着很惹人厌。

    沐文曦伸手撩了下身后微卷的长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没错,你凭什么认为,你可以打林瑶的脸?”

    林瑶的成绩仅次于崔辰逸和沐文曦,远超方伟,林瑶已经买车了,而他其实……

    不知道谁凉嗖嗖吐槽一句,“方伟也有车,两轮的。”

    不论林瑶买了什么车,总之都不会比方伟的小电驴差。

    换言之,方伟真没有嘲笑林瑶的资格。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方伟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他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恨恨地瞪了眼吐槽那位仁史,然后咬了咬牙,说道:“我选择电动车过来是为了环境保护,而且大家都知道工大停车位紧张,像我这样离家近的,肯定要为大家考虑,所以我打算先不买车。”

    说得冠冕堂皇,实际上怎么回事,大家心知肚明,只是没去反驳他而已。

    杭州的秋季并不炎热,方伟却急得满是汗水,他还强调一句,“虽然我还没有买车,但是我妈说了,只要我想,买车随时可以!”

    已经读研的人了,情急之下居然还冒出一句“我妈说”,可见这人真是一枚自我感觉不错的妈宝男无疑了。

    “噗哧---”

    有人摒不住,笑了。

    这种事,只要有人开了头,其他人也就没有了心理负担,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方伟懵了,他似乎没有想到别人会是这样的反应。

    杭州的工资水平不算太高,但是对于工薪阶层来说,合全家之力买量小车还是不成问题的。

    现在这些同学,个个都衣冠楚楚,看起来光彩照人,可他们实际上还真不一定都像看起来那样光鲜。

    没准就有不少人是月月光的房奴,连身上用名牌香水都是小样,每逢月底都面临断炊的风险。

    他不一样,虽然他只是工薪阶层,但是他的父母收入还不错,他们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都是他的。

    想到这里,他的自信又回来了一点,“我说的是真的,我妈早就给我存好钱了,只要我考出驾照就买车。”

    也就是说,他不仅要靠父母的支持才能买车,而且他还连驾照都没有。

    他,究竟哪来的底气口口声声说要打别人的脸?

    众人面面相觑。

    方伟涨红着脸,他咽了口唾沫,“你,你们……大家都是同学,你们别太过份。”

    他可以不遗余力地打击别人,自己却是玻璃心,受不得一点打击。

    说真的,林瑶也不是完全没有,掏出驾照和车钥匙拍在人家面前,啪啪打脸的想法,转念一想又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如果说方伟在原本在她心目中是个比一般人嘴碎一点的同学,那么现在已经彻底成为跳梁小丑,被她划进了谢绝往来的名单内。

    对于这种人,林瑶决定在战略上藐视他,然后用实力来碾压他,那比单纯地拍出驾照或带着四个圈标志的车钥匙强得多,也有意义得多!

    “没有人存心看你笑话。”沐文曦忍不住摇头,“原本你买不买车是你自己的事,可是你总是在这件事上针对林瑶是什么意思?现在你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怪得了谁?”

    这番话若是让林瑶来说,有点落井下石的嫌疑,沐文曦来说,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林瑶悄悄给她比了个赞,她话锋一转,“对了文曦,你上节课的笔记能给我看看吗?”

    沐文曦大方地将自己的笔记本往林瑶面前一放,“随你看,不过,快要上课了,你最好抓紧时间。”

    沐文曦的字迹就和她本人一样端正、流畅又不失秀气。

    林瑶说道:“嗯,我刮一眼就行。”

    这场小小的风波转瞬过去,上课时间也到了。

    英语老师不疾不缓地走进教室,她重新打开课件,标题是,“warenesscultural diffences”(文化差异的意识)

    “in speaking,use more mon words like anglo-saxon words, such‘buy’,whereaswritinguse more formal words, like words borrowed from french---pharmacy, reservoir, international, purchase.”

    (从语言上讲,我们使用更常用的词,例如盎格鲁-撒克逊语,例如“购买”,而在写作中,我们使用更正式的词,例如从法语中借来的词-药房,储藏室,国际,购买。)

    林瑶的英语水平原本就还不错,经过前一段时间的集中强化,又实现了质的飞跃,否则她不可能在少写一篇作文的情况下考出68分。

    这些基础英语课程对于她而言没有什么难度,可她现在的目标不仅仅是通过考试,她要让人刮目相看,让人再也不敢小瞧她!

    既已打定主意,林瑶很快投入到学习中去。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