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五十二章 资本界的奇才(2/3)

    对于刘卓的要求,徐茫自然会全力以赴去完成,不过...这个软件的更新是不是可以收一笔钱呢?毕竟流体动力学分析功能,使用的人不是很多,自己辛辛苦苦搞出来,结果没人用挺尴尬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刘卓?”

    “你们材料系的学生们有没有买软件啊?”徐茫问道。

    刘卓点点头,认真地说道:“买了,这个必须要买,虽然徐教授您的定价有些高,很多学生们都付不起,不过...学校对我们材料系很好,如果学生购买软件的话,会有五百元的补贴。”

    “所以我们复大材料系学生买软件,只需要支付一百九十九可以了,其他五百块由学校给。”刘卓说道:“一百九十九的价格我们可以接受,g胖的一个游戏钱。”

    啊?

    还有这样的套路?

    徐茫愣了一下,当场决定每一次更新收一笔钱,根据更新的内容定价,比如这个流体动力学分析功能,收个九块九毛钱不过分吧?反正也不是你们掏钱。

    再加上这个钱又不到本人的口袋,到助学慈善基金会的账户,这个账户由作家老丈人管理,专款专用...

    “刘卓?”

    “你觉得...量子分析软件,拥有了流体动力学分析功能,收九块九毛钱的更新费...过分吗?”徐茫不好意思地问道:“你老实回答我,过不过分?”

    刘卓一脸惊恐地看着徐茫,愤怒地说道:“徐教授!您太过分了!您怎么可以如此贪得无厌呢?您的良知在哪里?”

    这尼玛...

    怎么突然这么激动做什么?

    徐茫缩了缩脑袋,小心翼翼地说道:“刘卓...这我要和你好好谈谈贫困问题,贫困是当今世界最尖锐的社会问题之一,贫困分绝对的和相对的,对决的是由收入作为决定性因素,相对的是无法满足当地条件下被认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当然...我能解决的是贫困学生的教育问题,而且我能力有限,只能解决极其小的一部分而已,就拿复大来说,有多少寒门子弟因为钱,放弃研究的机会,跑去打工兼职。”

    “问题如此严重,我收个九块九毛钱怎么了?”徐茫一脸严肃地说道:“又不是花在我身上...而且学校会给的呀,慌什么...对不对?”

    刘卓一时间哑口无言,好像被徐教授这么一分析,有那么几分道理存在。

    “就这样定了!”徐茫笑呵呵地说道:“定价九块九毛钱,这属于安装包的范畴,买不买无所谓,不买也不影响原软件的使用,这个安装包的开发,是针对特殊人群的。”

    刘卓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流体动力学分析这个功能,的确使用的人不多,但是徐教授...您最好跟校长说一下,否则您这样乱来,我怕会出大事情。”

    “哦。”

    “下午去说。”徐茫点点头:“明天下午你再来吧,千万别和任何人说起今天的事情,知道了吗?”

    “明白!”

    刘卓离开后,徐茫坐在躺椅上,开始思考起流体动力学分析的功能,总之牛是吹上天了,这掉下来怎么接,徐茫眼前是一片的迷茫。

    幸好徐茫知道流体力学的公理是守恒律,而守恒律是质量守恒、动量守恒以及能量守恒,这些都是经典力学的范畴,从中再经过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的修改。

    总之...没有什么问题。

    “喂?”

    “喂什么喂!”杨小曼咆哮声音传到了徐茫的耳朵,“你个神经病死哪去了?这都几点了?外卖有没有订过?老娘我刚刚睡醒,发现宿舍没有人。”

    唉?

    哎呦...这都十一点了?

    徐茫尴尬地说道:“那什么...我在实验室,你现在帮我订一下呗,我反正是没空的。”

    杨小曼:(* ̄ ̄)

    好气呀!

    这家伙实在是欠揍。

    按理说在学术上有这么高造诣的人,怎么在日常生活中却是丢三落四的?

    “快点滚回来!”

    “哦...”

    ...

    中午吃饭的时候,徐茫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杨小曼,结果被她一顿的怒骂,不过小曼的骂人杀伤力有些弱,都是笨蛋、白痴、混蛋之类的,对徐茫来说这就是夸奖。

    “白痴!”

    “你能不能要点脸?”杨小曼气愤地说道:“想钱想疯了是不是?剥削也有一个底吧?”

    “不是的呀!”徐茫觉得自己有些委屈,诺诺地说道:“这个功能很少人会用,只是给需要的人用,不想要就别购买安装呀,这是一款相对自由的软件..”

    “这个钱我又拿不到一分,都是到慈善基金的账户上,而这个账户是伯父管理,专款专用,谁都不能乱动。”徐茫说道。

    “切!”

    “反正本宫不准!”杨小曼扬了扬脑袋,一脸坚定地说道:“你要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以后不准这么任性,被人抓到把柄的话,就算你有一千张嘴,都是说不清楚的。”

    徐茫吧唧了下嘴,偷偷地说道:“你不是每天晚上都...”

    “闭嘴!”杨小曼俏脸一红,瞪了徐茫一眼:“大白痴!”

    关于收费问题,最终在杨小曼以捏爆的威胁下,徐茫选择表面妥协,没办法...人家都打算捏爆了,退一步海阔天空。

    下午,

    徐茫回到实验室,开始对流体动力学进行深度解剖,直到五点的时候小曼来电,徐茫才完成这部分的研究,当然晚上需要爆肝一下,否则在刘卓面前吹的牛逼,无法实现有点丢人。

    夜,

    总是来得这么突然。

    徐茫费尽心机把小曼给哄入睡后,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偷摸到计算机系的大楼,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液压老虎钳,咔擦一下...门锁被剪掉,然后干起了老本行。

    作为数据库的管理人员,徐茫自然有实验室的钥匙。

    连接数据库,

    开启禽兽模式,快乐的更新之旅正式启动。

    翌日,

    刘卓来到了徐茫的实验室,他要对昨天的计算进行几次复算,以再次确认几遍其准确性,毕竟徐茫的要求是百分之一百的正确,刘卓自然不会掉以轻心,能多算几遍就尽量多算几遍。

    一个小时后,

    大概算了有三次,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才长吁一口气。

    “喂?”

    “刘卓!”来电者是林婉晚,此时她紧张地问道:“你能打通徐教授的电话吗?”

    “啊?”

    “怎么了?”刘卓一脸好奇地问道。

    “量子分析软件更新了!”林婉晚愤怒地说道:“根据上面的更新说明,好像更新了什么流体动力学分析功能。”

    卧槽!

    真的做到了?

    刘卓愣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到正常,淡然地说道:“哦...那就更新呗,我还以为什么大事情,更新不是挺正常的。”

    “一点都不正常!”

    “整个材料系直接炸锅了懂不懂?!”林婉晚说道:“徐教授居然收九块九毛钱的安装包费用,说什么这是计划外的功能,给一些特殊人群使用的,这不是扯淡嘛!”

    刘卓早就知道会有这样情况,但万万没有想到大家的反应这么激烈。

    “那...”

    “那你们付了吗?”刘卓好奇地问道。

    “毫不犹豫地购买了。”林婉晚无奈地说道:“现在想想觉得徐教授很可恶,定一个九百九十九块不行吗?偏偏定一个九块九毛钱,这数字简直就是催命符!”

    “但这还不是重点...”林婉晚说道:“徐教授竟然在边上写了原价五十...我看到两折后,手就控制不住了。”

    “其他人呢?”刘卓问道:“其他人买了吗?”

    “都买了!”

    “就是因为这么便宜才买的,结果买来的时候发现用不到这项功能。”林婉晚说道:“这徐教授是不是资本世界派过来的间隙?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坏人?”

    刘卓:

    的确,

    徐教授简直就是资本界的奇才!

    精准把控住人好奇和贪婪的部分,用九块九毛和两折这样的神奇数字了,征服所有男女老少。

    就差这么一丁点到了两位数,但是它就是个位数!

    气不气?

    顺便逼死强迫症患者,不买是吧?那就逼死你!

    与此同时,

    正在睡梦中的徐茫遭到了校长电话的狂轰滥炸。

    “徐茫!”

    “你小子马上给我滚过来!”校长咆哮道。

    “...”

    徐茫看着中断的通话界面,一时间挺无语的。

    “谁啊?”

    “大清早的...让不让人睡觉了?”杨小曼躺在徐茫的怀中,满脸气愤地说道:“继续睡...别理。”

    “是二爷爷的电话,好像...好像有事找我。”徐茫无奈地说道。

    “哦...”

    “快去快回。”杨小曼把身子扭到一边,继续睡觉。

    穿戴完衣裤,徐茫前往了校长办公室。

    到门口,

    徐茫想了一下应对的办法,最终选择以不变应万变。

    “二爷爷?”

    “嘿嘿...”徐茫笑呵呵地来到办公室,对一脸黑线的校长说道:“看您气色不好,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

    “我说徐茫?”

    “配套软件风波才过去多久,你怎么又开始不老实了?”校长无奈地说道:“九块九毛收费安装包是什么意思?你这是打算用这款软件赚一个亿吗?”

    徐茫笑呵呵地点点头:“那也可以啊!”

    “还可以?”

    校长差点没有被徐茫给气死,冲徐茫训斥道:“杨建家里那么有钱,你怎么盯着蚊子腿不放呢?”

    “这些钱都是用于慈善啊。”徐茫说道:“我给您算一下,助学慈善基金会光在魔都的高校,就把钱用的差不多了,未来第二年呢?第二年的钱怎么来?”

    “二爷爷,我压力很重啊。”徐茫叹了口气:“而且您以为这些钱都到我的口袋吗?其实都是到了基金会的账户上,由我岳父亲自看管,我一毛钱都花不到。”

    “...”

    “下次搞这种事情和我商量一下。”校长瞪了一下,摆了摆手:“回去吧。”

    过关了,

    安全无恙,

    徐茫笑呵呵地离开了办公室。

    来到实验室,

    徐茫看到刘卓也在,便笑着说道:“今天怎么这么早?”

    “徐教授。”

    “我是过来复算一遍。”刘卓说道:“徐教授...您...校长应该还没有找您吧?”

    “有啊。”

    “我刚刚从校长办公室回来。”徐茫面带微笑地说道:“怎么?你以为我被训了?你看我状态是被训过的样子吗?”

    这...

    这样都没事?

    刘卓感到一丝意外。

    紧接着,

    两人开始了接下来的工作,徐茫重新修订性能指标,而刘卓学习最新功能的使用教程。

    结果刚过去一个小时,

    徐茫发现了自己致命的错误,由于绝缘体和金属的热膨胀系数不同,由常温到液氮温度时界面热应力会影响气密性,幸好没有让刘卓做什么气密封实验,否则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徐教授?”

    “您怎么了?”刘卓看到徐茫一脸绝望的样子,好奇地问道:“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