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四章 排场(上)

    三皇子与两百余亲随,已经通过了长安城外部的关卡,进入到了这一堆卫星城的隔道之中,与那一条条盘踞在大地上的火龙融为了一体。(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黄公公和陈肖等人,则没有去跟三皇子抢这个风头,而是跟随着大部的车队,在后面缓缓跟着。

    有些东西是可以分一杯羹,但这种明显为未来皇位造势的局面,就没有必要那么不长眼跟上去了。

    除非黄公公想要未来取代陈公公的位置。

    这是有可能的,因为陈老公公身为陛下最为信任的心腹之一,当年就是陛下所在镇北军的监军太监。

    当年的镇北将军徐宁大人,如今成为了镇国将军。

    当年的监军太监陈公公,如今成为了大内总管。

    按这么说的话,如果三皇子未来继承帝祚,那么萧关就会接替徐宁大人,成为镇国将军,而黄公公,自然也会继任陈老公公的位置,总管皇宫大内。

    萧关是有这个想法的,但黄公公完全没有这个野心。

    黄公公这几年在镇西军,那苦日子是过够了,听到三殿下被俘的消息,那更是茶饭不思,以为自己人头不保。

    现在能够安全回到长安,黄公公已经很满足,就不要再去争那大内皇宫里的位置了。

    那些位置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黄公公的想法很简单,只要三殿下荣登帝位,是少不了自己的好处的。

    自己不希望那好处大到权倾朝野,只要能萌荫子孙也就足够了,那也就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在文武百官面前亮相。

    所以现在长安城明德门前面的表演,是属于三皇子这一个人的。

    无数的京师官员,站在了明德门的城门口,翘首期盼着。

    三皇子带着两百黑甲骑兵朝着城门飞奔而去,虽然离开长安已经五年,却对这些朝中百官的面孔一点也没觉得陌生。

    远远看过去,不仅魏丞相带着两位大学士出城相迎,而且六部尚书,居然全部都到了。

    这样的礼制,已经是超了太多的规格。

    六部尚书出城相迎,是当年烈祖明皇帝大破吐蕃诸部,解巴蜀之困时,才有的一次待遇。

    经此一役,大魏西南近百年来再无太大战事,吐蕃诸部直到近些年才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不过被三皇子一个离间,已经解决了大半。

    那次尚为皇子的烈祖明皇帝回京,六部尚书破格迎接,仅仅过了一月,就被选定为太子,继承大魏帝祚。

    而丞相出城迎接,那是古往今来只有皇帝才有的待遇。

    三皇子惊喜之余,又有些茫然。

    父皇这么安排,是不是有些太过隆重了。

    但三皇子还是认为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父皇既然摆出了这样的架势,那自然是有他的想法的。

    或者如今,是大魏四大边军均已开疆拓土的鼎盛时期,四位皇子均是人中龙凤,父皇是想要用这种态度,来将那些各个派系的人打压下去吗?

    三皇子想到这里,心里有有些慌了,甚至下马的时候,腿脚都有些发软。

    但三皇子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这次被右贤王俘虏,死里逃生,更是涨了不少胆气,虽然朝中大员全数出城迎接,不过三皇子还是能勉强镇得下来场面。

    “魏丞相。”

    三皇子按剑作揖道:“诸位大人,五年未见,甚是想念。”

    这话有些突兀,但是为首的魏丞相如今年过花甲,身子有些干瘦,却摸着下颌白色的胡须,笑盈盈地看着三皇子,就像看着自己已经长大的晚辈一样,点着头轻作一揖道:“恭迎三殿下回京。”

    “恭迎三殿下回京。”

    “恭迎三殿下回京!”

    文武百官齐声山呼,声势排山倒海,三皇子愈发惶恐。

    丞相为百官之首,自不用说,光是那身后的两位三朝元老的大学士,父皇当年还是皇子的时候见了,都是要行弟子礼的,这时候却跟着那百官一起山呼。

    这种待遇,真的只有大魏皇帝才有过。

    “魏丞相,两位大学士,诸位大人,使不得,使不得。”

    三皇子连忙摆低了姿态道:“学生当不起,当不起。”

    “当得起!”

    魏丞相负手而立,颇具文人风骨,一边摸着山羊胡说道:“三殿下大破右贤王,为我大魏北方永除一祸患,北方数郡人民,均感恩戴德,此等功绩,如何当不起的?”

    三皇子在这些朝中大佬面前,是摆不起皇子的架子的,虽然于制来说,他们见到自己确实是要行礼问安。

    但你试问大魏古往今来哪皇子,见了丞相不是抢先行礼的。

    大魏皇子们想见丞相而吃的闭门羹,都够请长安城的所有人喝一顿粥了,这可不是夸张的说法。

    而且不说是丞相,六部尚书个个位高权重,那也都不是好惹的主。

    除非真的坐稳了太子之位,否则皇子们那都是不敢摆架子的。

    “学生惶恐。”

    三皇子想到这些东西,迅速进行了角色的转换。

    自己不再是镇西军宿卫营的一名振威校尉了,而是大魏国的三皇子。

    做皇子,可比作校尉困难多了,这里不是玉门关,是长安城。

    就算是一个皇子,平时也得把尾巴夹起来做人。

    “嗯,虽得大胜,不骄不躁,好。”

    魏丞相身后的两名大学士,倒是先行摆起了架子,对三皇子开始了长辈似的品头论足。

    三皇子只得苦笑,这两位大学士比魏丞相刚烈得多,当在朝堂之上顶撞父皇也不是一次两次。

    文人骂街不带脏字,三皇子是从他们身上切身感受过的。

    传说某日在御书房,先帝爷、魏丞相和当时的六部尚书,八个人加起来吵架,都没吵赢这两个大学士。

    而且传说那天说是吵架,其实先帝爷已经爆粗口骂街了。

    现在先帝爷仙游,老一辈的六部尚书陆续卸任,现任的六部尚书,大都是这两位大学士的学生,自然是不敢骂的。

    现在朝中敢跟两位大学士抬杠的,也就只有父皇和魏丞相两人了,或许还可以算上镇国将军徐宁大人。

    但徐宁大人跟两位大学士的关系非常好,从来是不斗嘴皮子的。

    只剩下父皇和魏丞相两人。

    当年八个人骂都骂不过,现在二对二,自然是不可能骂得过的。

    幸亏父皇有先见之明,在御史台和大理寺用了自己的亲信,这两位大学士最近才消停不少。

    要是父皇还让两位大学士,保持着对御史台和大理寺的影响力,去监察百官、风闻议事的话,不仅是皇帝,朝中百官的日子都不会太好过。

    所以面对这两个辈分极高、威望极高、人脉极广、极受尊敬又极令人无可奈何的大学士,三皇子只有作揖称诺的份了。

    “两位先生过誉了。”

    三皇子面对这两个大学士的夸奖,真是有些不习惯。

    从小到大只听他们骂人,没听过他们夸人的。

    “没有过誉。”

    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魏丞相和两位大学士说的都没错,你当得起。”

    三皇子听到这句话,全身像触电一样一阵酸麻。

    他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没想到他居然也来了。

    “徐宁大人。”

    三皇子看着魏丞相身后站着的那个虽然发须尽白,但依旧满面红光、体态健硕,身着盔甲虎虎生威的老者,立刻再作一揖道:“您身体还好?”

    “还好,还硬朗着。”

    镇国将军徐宁哈哈大笑道:“有机会你去告诉萧关,他小子想接我的班,还得等些时日。”

    这话说出口,除了魏丞相和两位大学士,其它的人都唬了一大跳。

    枢密院各官员站在镇国将军徐宁的身后,本来就黑的脸,现在更是黑得像一口铁锅一样。

    大魏四大边军将领,均为从二品,唯独镇国将军为正二品。

    镇国将军徐宁,本是受枢密院节制管辖,但由于徐宁个人威望太高,基本只有皇帝才调得动,枢密院现在基本上成为了一个摆设。

    这是本朝才出现的情况,因为镇国将军徐宁此人太过特殊。

    徐宁大人生于西北,长于江东,于镇南军入伍,却被皇帝提拔于行伍,最后任了镇北将军。

    可以说大魏四大边军,都跟镇国将军徐宁搭得上关系,在军队里个人的威信只亚于陛下。

    这样的一个人,要枢密院用什么东西去框住他?

    但枢密院摆设归摆设,事还是要做的。

    镇国将军徐宁平时做的一些荒唐事情,那都是枢密院要替他背锅的。

    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这种场合谈萧关接班的事情,这徐宁的心脏也真是大。

    而且胆子大的还不止这一个人,那两个大学士,居然直接跟徐宁,三个人一起就萧关接班这件事情打起了哈哈。

    三皇子和文武百官们,听着两个大学士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接班的事情,汗水就从鬓角流了下来。

    再看看云淡风轻的魏丞相,众人这才佩服,魏丞相不愧是当年跟先帝爷一起在御书房痛骂两位大学士的人。

    虽然不知道当年是痛骂还是被痛骂,反正魏丞相这种处乱不惊的表现,着实让人佩服。

    不愧是百官之首,两朝元老,这份定力就不是自己这些人能比的。

    见着徐宁和两个大学士说着说着,话锋快要转到那张龙椅上去了,魏丞相这才开口打断道:“三位,三殿下风尘仆仆,陛下还等着召见呢。”

    “哦!”

    三个白胡子老头聊得正开心,听到魏丞相的开口这才回过神来,陛下还在宫中等着三皇子去见他呢。

    “父皇正在等我?”

    三皇子从徐宁和两位大学士的口风中已经听到了一些消息,此时听闻父皇正在等待自己,更是心情有些激动道:“我马上去觐见。”

    魏丞相微笑着点头,正准备将三皇子等人迎进城中,却只见人群之中有一官员钻了出来,走到了魏丞相的身边,满脸愁容地对魏丞相说了些什么。

    三皇子看着那人,通过身上的朝服她是认出来了,此人正是鸿胪寺的少卿。

    鸿胪寺少卿,平时的品秩也不算低了,不过现在当着这么多朝廷大佬的面,就显得有些不太够看。

    鸿胪寺只管接洽外国使臣,这个时候出来干什么?

    三皇子猛然一惊,自己的队伍里面,好像确实是有一个外国使臣。

    那个自称来自大秦国的使节,希什曼。

    这事魏丞相知道了?

    三皇子还在惊疑未定,却只见魏丞相听完那鸿胪寺少卿的话,朝着三皇子偏了偏头。

    “三殿下。”

    魏丞相问道:“鸿胪寺少卿白大人让我问您,听闻此次有一来自大秦国之使节,随您一同前来了京师,可有此事?”

    “正是。”

    希什曼就在随之而来的车队中,三皇子也没想着隐瞒,直接说道:“白大人何以得知?”

    “回三殿下。”

    鸿胪寺少卿可不敢像那些大佬一样在三皇子面前摆架子,连忙答道:“是陛下有旨,令我等务必接大秦国使节希什曼到鸿胪寺。”

    父皇也知道了?

    三皇子面上波澜不惊,说道:“既是朝见天朝之外国使臣,理应由鸿胪寺接待,那希爵爷正在后方马队之中,马上即可到达,白大人稍安勿躁。”

    “那就好,那就好!”

    鸿胪寺少卿送了口气。

    近些年已经好久没有外国使臣觐见,鸿胪寺里的老鼠都快饿死了,今年东边有扶桑的大名,北边有高丽诸王,西边现在又来了个大秦国使臣,真是三喜临门。

    这个希爵爷是第一个到达的,而且陛下还破天荒地亲自给鸿胪寺下了旨,这个任务自己是怎么都得完成得漂漂亮亮地,不然也就没脸回去见陛下了。

    鸿胪寺少卿还在自己的幻想当中,只听得奏乐响起,三皇子与文武百官早已进城,长安城中传来震天的欢呼声。

    鸿胪寺少卿带着自己鸿胪寺的一行人依旧等在城外,就等着迎接那个大秦国的希爵爷了。

    ……

    ……

    三皇子骑着白马走在城中,看着道路两旁无数百姓夹道欢迎,似乎也忘记了一些的烦扰,伸手向长安百姓致意着。

    “三殿下!”

    “三殿下!”

    “果真是少年英雄!”

    听到那嘈杂声音中的些许赞叹,三皇子很是满意,自己精心的准备终归还是有用的。

    让长安城的人民,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当他们的皇帝吧。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座长安城还是非常欢迎自己的。

    不过就在三皇子飘飘然了还没有几秒钟,就只听到从自己身后城门的方向,传来的更加震天的欢呼声。

    或者说是惊叹声。

    长安城百姓的眼神纷纷望向城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三皇子也回头看向城门的放向,有些疑惑之余,又有些愠怒。

    自己凯旋而归的大好日子,怎么出了这样的乱子,是礼部的安排又出问题了吗?

    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三皇子知道了城门口正在发生的事情。

    “啊!那个大秦国的使臣!”

    一个泛着花痴的女声尖叫道:“那希爵爷好生俊俏!”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