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4话 留下与宴请

    【待捉虫】

    两日时光转瞬即逝,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到了离开的时候。(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然而饶是胡承修让人调查了所有药铺和脂粉行的采购原料,摘选出所有带着腥臭之气的东西,这两日之内对黑衣人的调查依旧没有任何进展。

    药材铺里来的带着臭味的东西倒是不少,可去路大都没有问题。

    至于香料铺子,都是采撷香物,哪有用臭料做香脂的道理?

    而罗放查到的结果更是直接:

    “林花师制香所用花材都是徐家现成的,而所需药材,也都是济世堂买的常规药料,所用之处也都是制作蜡丸中的软筋散,若说这带着臭味的,那还真是一点没有。”

    唯一的可能性也成为死局,这让胡承修本就不大愉悦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

    揽金阁豪赌的取消,便意味着见揽金公子的打算泡汤,如今这件事停滞不前,就意味着他此来临安的任务无法顺利完成。

    执掌罗刹司这些年来,他头一次感觉到处处掣肘的感觉。

    若不是七月底便是圣人正式会面金人使者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想在此刻离开仍旧迷雾团团的临安。

    脚步声传来,罗旭踏入院中。

    “大人,侯大人派人送了密折与这些日子以来整理的潘汪两家的罪证。”

    胡承修淡扫一眼:

    “交给罗真收着吧。”

    事发之后的第一道汇报密折在擒贼后一大早便送了出去,眼下这些不过是后续,是以并不紧急,只要随着人犯一道抵达上都便不算晚。

    而且此番临安之事兹事体大,与其让官驿快马加鞭递送,远不如让回京的罗刹司一并带回上都让人放心。

    交递完东西,罗旭顺眼瞅到旁边的滴漏:

    “翟大人宴请的时候要到了,大人还不出发么?”

    胡承修望了一眼,随口道:

    “牢狱那边处理地如何了?”

    “大人放心,潘炳涵和汪家父子一并收押,那大瓮稳当地很,放在囚车里正正好。该收拾的东西也都收拾完了,只等今日午宴终了,咱们便可启程。”

    胡承修点了点头,忽然问罗旭道:

    “你觉得临安这地方如何?”

    “蛤?”

    罗旭一愣,脱口道,“挺好一地儿呀。”

    “既如此,你便留下来吧。”

    “……?大……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罗旭忽然心里一慌,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更没有说错过什么不该说的话。

    除了前儿个提了一句大人红鸾星动什么的……

    胡承修站起身来,掸了掸自己的衣服:

    “我走之后,盯着林府的动静。”

    不管是罗真还是罗放、罗肃,都多多少少对那姓林的带着维护或偏见,唯有罗旭一人,与林花师相处较少,调查起来也会相对客观。

    而且此前这些事,也都一直是罗旭在着手调查,相比于旁人也会更加熟悉。

    既然觉得临安仍不放心,那便留下人就是了。

    决断已定,胡承修的心情稍稍好转一些。

    临安的事情已经结束,却也还没有结束。

    “走吧,去来香酒楼。”

    抬脚迈步,胡承修率先向外间走去。

    ……

    ……

    看到罗刹司众人进来的时候,来香酒楼的掌柜与小二皆是骇然,差点以为又出了什么大事。

    可是很快,当见到胡承修等人进了翟高卓订的包间,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因着人多,除却胡承修之外的其他罗刹皆被安排在一处,独他与翟高卓、侯茂彦、天歌、姬修齐等人一桌。

    看着天歌身边的空位,胡承修自然落座。

    尽管在知道了翟高卓宴请的人之后,天歌便猜到了这样的座次可能,但当真见到胡承修坐在自己身边,却还是微微蹙了眉头。

    这些日子在府外晃荡的光头虽说手脚利索,可她却还是瞧得清清楚楚。

    不管胡承修出于什么原因让罗放盯着自己,都不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好在这顿饭之后,这些惹人厌烦的苍蝇,就都彻底消散。

    伍怀那边的孩子已经准备好,若非罗刹司这些难缠鬼,她已经可以着手训练。

    似是觉察到天歌的不悦,胡承修看了过来:

    “今日翟大人盛情之邀,莫非让林公子不喜?”

    当着东道翟高卓的面,这话问得着实诛心。

    屋内空气一凝,却听天歌叹一口气:

    “翟大人之邀,哪里会有不喜。不过在下如今倒真有一些难处,若是胡大人愿意相帮,那就再好不过。”

    胡承修没有想到这人会顺竿上爬,但话已至此,却也没有价戛然而止的道理,遂问道:

    “林公子为何事忧心?”

    “倒也不是我自己的事。”天歌说着看向翟高卓,“大人可还记得醉韵楼的绮罗?”

    翟高卓闻言点头,“自然记得。”

    先前复盘守城之夜的时候,他记得罗放提起过这个女子。

    本是潘炳涵的姘头,后来被林花师说服帮着捉拿潘炳涵,后来却因替潘炳涵挡剑而被罗放重伤。

    “按理我是不该说这话,但当初劝说绮罗姑娘的时候,在下答应她一旦潘炳涵被捕,可让她随行前往上都。绮罗姑娘因情挡刀,却到底也是为捉拿潘贼出了力气,所以在下想麻烦胡大人,可否允绮罗姑娘同行?”

    胡承修闻言眉头微敛。

    前头先是带着个和尚,再有归家那个证人归云岫,如今再带上个青楼女子。

    这一个两个,到底是押解犯人前往上都,还是带着一帮子拖油瓶观光?

    拒绝的话将要出口,却听坐在对面的侯茂彦道:

    “这姑娘虽说糊涂了些,但到底也算是出了半分力,胡大人此行人手众多,想来也不在乎多这一个两个的。”

    一听这话,翟高卓也点了点头:

    “若是没有先前的允诺也还罢了,如今既有约在先,倒是不好反悔。再者如今潘炳涵这状况,也的确需要人在跟前照顾,若是绮罗姑娘同行,这倒也不用忧虑了。”

    一句话出口,半桌人呼应,胡承修自然没有再拒绝的道理。

    至此,翟高卓起身与众人举杯:

    “潘贼之事,若非有诸位帮衬,临安必遭大难。如今化险为夷,皆仰仗各位鼎力相助。大恩不言谢,翟某唯有以酒为敬。这第一杯酒,翟某替临安百姓敬诸位!”

    杯酒尽饮,翟高卓再倒一盏:

    “今日乃是胡大人押解潘贼前往上都的日子,也是子良继续前往姑苏视察绩考之日,这第二杯酒,且愿二位此行顺利!”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