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 天师妖贼四伏起

    这五人是蒯恩身边的同伍,刘裕这样安排,也是起码的军中相互照应和监视的需要,毕竟凌飞这几天才从军入伍,还不能完全信任,无论何时,身边都要有同伴相随。(www.k6uk.com)

    凌飞笑着一咧嘴:“没事,就这样!各位,请随我来。”他的话音未落,突然,一声长箭破空的凄厉之声响起,凌飞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背上就直接中了一箭,他的身躯晃了晃,一口血箭喷出,翻身落马,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气绝不动。刘裕的脸色一变,大叫道:“不好,有埋伏!”

    说时迟,那时快,百步左右的乌庄那里,突然从屋顶,寨墙上冒出了无数的天师道弟子,他们个个身着天青色劲装,手挽长弓,对着桥边的刘裕这里,就是一阵阵的箭雨来袭,不仅是凌飞直接中箭落马,同时也有两三名军士,被流矢射中,直接就吐血落马。

    刘裕一边挥舞着斩龙大刀,拨打着如飞蝗一般来袭的箭枝,一边死死地拉着马疆,大叫道:“贼人有埋伏,快撤,快撤!”

    他猛地双腿一夹马腹,想要从桥上奔回,可是当他的双腿一发力的时候,却感觉到马腹之中,一阵翻江倒海的巨响,转而一股子恶臭袭来,从这匹高头大马的后腚之处,居然拉出了一大堆又黑又黄的,稀粥一样的粪便,让人闻之欲呕,更是带了一大股子臭的巴豆味道。

    随着这一泡稀屎拉出,原本还威风凛凛的这匹高头大马,顿时就变成了软脚蟹,一下子瘫到了地上,把刘裕也几乎要掀落马下,幸亏他艺高人胆大,反应神速,直接一踩马镫,凌空飞出,刚一落地,只见失去了自己保护的那匹黄膘马,被起码二十枝以上的箭枝射中,血流遍地,顿时就倒在了一片粪便与血泊之中,只有四蹄还在微微地抽动着。

    刘裕咬着牙,挥舞着兵器,把周身罩得水泄不通,就这会儿的功夫,起码六七枝长箭被他击落,但与平时击打那些弓箭如同击飞树枝的轻松相比,这次刘裕明显感觉到这些箭来势凶狠,势大力沉,竟然比起北府军中的一流箭手,也毫不逊色,有几次都给箭刀相交,把斩龙大刀都能磕得为之一滞,只这一滞的功夫,就有两三枝箭穿隙而入,几乎险些射中刘裕的身体,若不是他反应过人,左闪右避,只怕这会儿已经中箭了。

    刘裕一边击箭,一边后退,这会儿过河的军士中,已经倒下了一半左右的人,剩下的,则跟着蒯恩一起,跳下马,结成人墙,挥舞着兵器和盾牌,挡着来箭,所有人的坐骑,都跟刘裕的那匹黄膘马一样,拉稀摆带了。

    刘裕一个翻滚,到了蒯恩的身边,只听这个大块头急吼道:“寄奴哥,现在怎么办?对面的人足有上千,我们完全没法打啊!”

    刘裕咬了咬牙:“你带兄弟们快点过桥,退到对岸去,我在这里掩护你们,记住,受伤的兄弟只要有口气在,都不许扔下,明白吗?!”

    蒯恩大声道:“弟兄们,听寄奴哥的话,快过桥,快!”

    一个丁壮转身就向着桥上跑去,还没奔出三步,只听“呜”地一声,又是势大力沉的一箭,直接扎进了他的后心,他惨叫一声,身子向前仍然奔出了三步,往侧面一歪,只听“咔啦”一声,整个人都落到了水中,激起一摊浪花,很快,就四仰八岔地浮在了河面,清澈的河水,顿时被血染红。

    刘裕眉头一皱,身子伏得更低了,从盾牌的空隙处,他看到对面的乌庄之中,已经奔出几百名天青色劲装的剑士,而更多的天师道弟子,则翻上了寨墙,跳上了寨外的一些大树,保持着绝对的致高点优势,始终不停地向着这里射箭,为首一人,身高八尺有余,体壮如牛,抄着一杆足有一人高的大弓,箭如奔雷,可不正是徐道覆?刚才一箭射毙那上桥之人,正是徐道覆所为,看这架式,之前那凌飞中箭,也应该是他的杰作。

    徐道覆一边不停地放箭,一边大吼道:“道友们,休要走脱了刘裕,教主有令,有擒斩刘裕者,封护法真人!吴地庄园,任取之!”

    天师道的弟子们个个两眼放光,也不待列阵了,纷纷提剑就向前冲击,速度之快,剽悍如猿猴,刘裕一看他们这架式,就知道这些都是剑术高超的百战精兵,极为擅长短兵相接,别说自己这里这些未经严格训练的民夫,就算是北府老兵,如果不列阵放开来厮杀,也未必能占上风,更别说后方还有这么多敌军的弓箭手压制呢,他咬了咬牙,迅速地作出了一个决定。

    刘裕一把推开了蒯恩,大声道:“速度冲过桥,盾牌放后,倒着跑过去,不要停留,能走一个是一个,不必管别人,快!”

    蒯恩大声道:“那你怎么办?”

    刘裕沉声道:“我这里不要你操心,你们快走,过了桥直接骑马回去,告诉大帅这里的事情。”

    蒯恩一跺脚,把身边一个瑟瑟发抖的家伙直接推上了桥,顺手抄起一面木盾扔了过去:“他娘的快逃啊,跑慢了没人救你!”

    河的对岸,何无忌和刘道规不停地抄着大弓,对那些奔袭而来的天师道剑手们发射,这两人都是箭无虚发,弓弦响处,必有妖贼中箭立扑,十余箭射出,对方冲在最前面的十余人也都横尸当场,让疯狂冲击的妖贼们也为之稍缓,何无忌一边射箭,一边大叫道:“寄奴,快回来,快,我们这里掩护你!”

    说话间,又有三个人这样奔上了桥,一人中箭落河,两个人连滚带爬地奔过了桥,进入了另一侧的十余名军士的盾阵之中,蒯恩不停地拉着身边的人扔上桥,自己则挥舞着一面盾牌,在刘裕的身边高接低挡。

    刘裕咬了咬牙:“你连我的军令也不听了吗?快过桥!”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