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26章 诏狱中

    北镇抚司,负责侦缉刑事的机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可以自行逮捕、侦讯、行刑、处决,不必经过一般司法机构,死于酷刑之下者不计其数。

    由于原都督陆炳得到皇上的极度信任,致使北镇抚司的权力又重返顶峰,哪怕一直不可一世的东厂都被压了一头。

    严鸿却是第一次来到这赫赫有名的北镇抚司,打进门的那一刻,他便感受到这里有着跟普通衙门有着明显不同的气息。

    纵使这是光天化日,诺大的大院亦是空无一人,周围显得阴森森的。

    陆绎却是习以为常,领着严鸿穿过两道院门,直接来到里面的北镇抚司的诏狱,这一座曾经关押首辅夏言的大牢。

    天下州府的衙门大狱都是坐西朝东,但北镇抚司的衙门却是坐北朝南,四周的围墙足有三丈高,而青砖的厚度堪比城墙。

    跟普通衙门的砖木结构不同,北镇抚司诏狱的大门垒起了数块大石,而诏狱上面的“狱”字抹上了红漆,显得格外的醒目。

    “我将他送到重犯牢房了!”

    陆绎对着严鸿解释了一句,便是借着墙上的灯火,顺着楼梯走向诏狱的上层。

    严鸿对北镇抚司的诏狱早有耳闻,但却没有真正见识过,此刻亦是留意起周围。发现这里不仅有着重兵打守,且只有一个出口,而上面当真有一块断龙石。

    严鸿还没到第二层,便已经闻到一股恶臭味,忍不住用手帕捂着鼻孔。随着陆绎来到了上面的牢房,刚刚还是艳阳高照,但此时已然暗无天日。

    “验牌!”

    在两层这个重犯区设有一道门,里面的牢头显得谨慎地大声道。

    “是我!”

    陆绎用火把向脸上一晃,对着里面的牢头淡淡地道。

    “原来是佥事大人,小人该死!”

    牢头借着灯光看清楚了陆绎的脸,且亦听出了陆绎的声音,自然不敢再要求进行验牌。他当即便宛如哈巴狗般,匆匆地将牢房的大门打开,并将人迎了进去。

    严鸿跟着陆绎进到这一个重犯区,却见一个犯人被绑在木桩上。那个犯人显得蓬头垢面,身上的白衫染着一团团血痕,正垂着头挂在那里,却不知是死是活。

    “这位公子,那个是白莲教的余孽!”

    牢头注意到严鸿的目光,当即便是讨好地解释一句道。

    严鸿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便是不却声色地抬头望向了陆绎,陆绎直接大声地询问道:“刚刚进来的蓝道行呢?”

    “佥事大人,在里面的牢房关着呢!要不要将人提过来?”牢头讨好地询问道。

    陆绎并不吭声,而是扭头望向了严鸿,毅然是将决定权交给严鸿。

    严鸿微微做了一个恩索,便是做出决定道:“咱们先礼后兵吧!麻烦牢头在前面领个路,我想前去先见一见蓝道行!”

    牢头意外地瞧了严鸿一眼,发现这个公子哥的气度非凡,便在老实地在前面引路。

    穿过两个门卡后,一行人来到了一间牢房。

    却见身穿着蓝色道袍的蓝道行被关在里面,蓝道行躺在一张木板床上,似乎是听到了动静,亦是好奇地坐起来打量着来人。

    从得到皇上依重的扶乩道士到阶下囚,这个落差无疑是极大的,而他的苦难已然才刚刚开始。

    蓝道行的气色明显比不上往昔,脸上满是疲倦之色,而整个人明显带着一丝颓废。他目光徐徐地扫过众人,最终落在站在阴暗处的严鸿身上,当即进行询问道:“你是谁?”

    “蓝道长,别来无恙?”严鸿走上前,显得冷漠地打招呼道。

    蓝道行借着外面的烛火渐渐看清楚了严鸿的脸,二人在西苑有过数面之缘,便是脱口而出地道:“严鸿?”

    “蓝道长,你应该知道本公子因何而来了吧?”严鸿一直在观察着蓝道行的言行举止,并试图从他身上寻找突破口。

    蓝道行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先是用鼻孔轻哼一声,接着伸了伸懒腰,重新躺回那张木板床懒洋洋地道:“严公子,还请直言!”

    “你是受何人指使,为何要污蔑我爷爷!”严鸿对他的举止并不意外,而是直接进行质问道。

    蓝道行将双手枕在后脑勺上,显得理所当然地答道:“无人指使,贫道是紫姑附体!”

    “你的小把戏早已经被揭穿,如今还在这里装神弄鬼,莫不是将我北镇抚司的刑具当摆设不成?”陆绎却是一直火爆的性子,当即愤愤地威胁道。

    蓝道行躺在木板床上,面对怒气冲冲的陆绎却是缄口不言,已然是不打算开口的意思。

    陆绎想要上前,但却给严鸿伸手拦住,对着蓝道行继续进行试探道:“蓝道长,可是受徐阶指使?”

    蓝道行似乎早有腹稿,更是有意帮徐阶撇清关系,当即大声地回答道:“除奸臣,这是皇上的本意。纠贪吏,自是御史本职。今严嵩被圣上勒令致仕,严世蕃因贪墨入狱,此种种均为天道,与徐阁老何干?”

    “事到如今,你还不肯招是不是?”陆绎听着这些污语,再也忍不住火爆脾气地质问道。

    蓝道行一副死猎不怕开水烫的架势,翘着二郎腿地应道:“本没有之事,贫道断然不会招认,更不是行助纣为虐之事!”

    “好,很好,来人,给我用刑!”陆绎已然是被激怒了,当即大声地下达指令道。

    严鸿一直在观察着蓝道行的反应,在看着他的种种举止后,已然断定事情是受徐阶指使,是徐阶发起的一场政治阴谋。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然是应该动刑了。只要撬开蓝道行这张嘴,那他此次严府便能够顺利地度过这场浩劫,甚至是重回权力的顶峰。

    两名锦衣卫气势汹汹地上前,一把将躺在木板床上的蓝道行揪了起来,不由分地将人先往地上一摔。谁知地上凹凸不平,蓝道行的牙齿向地上一磕,当即便掉了一颗门牙,疼得他当即便是骂爹喊娘。

    不过,锦衣卫折磨人的手段可谓五花八门,这点疼痛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