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一十九章

    “张先生,您好,我是杜家家主。(wWw.k6uK.cOm)冒昧打扰,杜文龙跟您发生矛盾。我代表杜家,像您表示十二万分的歉意。对于杜文龙所做的事情,我们杜家将会给您一个交代。我们杜家,一直信奉与人为善的准则,这次的事情与我的疏忽有关,在知道后我便找到您的联系方式,给您打了这通电话。”电话接通后,张思源便听到了杜家家主的话。

    张思源在听到杜家家主的话后,笑着答道:“杜家主客气了,我跟杜文龙之间的事情,我想杜家主应该也知道是非对错在谁。杜家主现在打了这个电话过来,我也不跟杜家主绕弯子。我不想看到杜家杜文龙那一系的人继续掌权,这是我的底线,至于别的,我也没什么想法。毕竟咱们是法治社会,我总不能杀人吧。”

    “张先生说的是,杜家杜文龙那一系的人不会再接触杜家任何生意。电话挂了以后,我会立刻下达这个通知。另外,关于杜文龙该怎么处置,还是希望张先生能够给我一个建议。”对张思源说出来的话,杜家家主直接答应下来,顺便还让张思源决定怎么处置杜文龙。

    整个杜家发展了那么多年,直系旁系那么多人,少了杜文龙这一系的人,根本对杜家造成不了什么影响。现在最重要的是让那安抚好张思源,让那百分之五十的茶园解封。不然那些茶园一直被封着,对他们杜家的影响可是很大的。

    对杜家家主的识相,张思源并没有感到很意外,对方既然打这个电话过来,肯定是服软的。古今中外,成王败寇。如果杜家势大的话,杜家家主是怎么也不可能打这个电话过来的。可惜现在是张思源势大,他只能来服软。

    正如李涵所说,盯着他们杜家的人多的是,要是杜家不识相的话,只要他们真的朝着杜家动手。跟着落井下石的人会很多,到时候愿意帮着杜家的,不会有几个。

    张思源笑着拒绝道:“关于杜文龙,我相信杜家主肯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想,杜家主肯定不会让他再影响到杜家跟我的关系的对不对?”

    “是的,我们杜家最喜欢的便是交朋友。能跟张先生您交朋友,是我们杜家的荣幸。您放心,我肯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我就不耽误张先生您忙了,我还要去处理杜文龙这一系的人。”杜家家主在听到张思源的话后,很配合的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

    等到杜家家主把电话挂了以后,张思源又拨通了张爱国的电话:“爸,杜家服软了。”

    无聊的在看报纸的张爱国,听到张思源的话后,随口答道:“哦,我知道了。要不要多封一会儿,让他们知道得罪你的下场。”

    “爸,你这样以权谋私对你不好吧?”张思源突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听到张思源话的张爱国不屑的说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的事了,我想找杜家的麻烦,谁敢来跟我说什么。别说我是找了理由针对他们杜家,我就是没理由针对他们,又能怎么样?儿子,我跟你说,有的时候,绝对的实力是可以不在乎一切阴谋诡计的。”

    “你爸我现在还有绝对的实力,所以没有人会来跟我哔哔。不过正因为这样,我也得罪了很多人。有些人藏的很好,我也不能随便找他们麻烦。他们也不敢来找我麻烦,不过等我没有那样的实力后,他们说不定就要找你的麻烦了。你得在我不能震慑住他们之前,让你自己拥有足以自保的实力。”

    让张思源没想到的是,张爱国突然说出了这样一段话。虽然之前张爱国已经隐晦的提过这件事,但是张思源没想到张爱国今天突然又说到了这件事。

    这让张思源突然充满了危机感,不过还没等张思源说话,张爱国就接着说道:“不过,说这些还早。起码五年十年的,肯定没人敢动你。只要你老子还活着,敢动你的就没几个!”

    听到张爱国这么霸气的话,张思源顿时觉得自己很渣。张思源总觉得自己有几百亿的现金,在国内不说无敌,起码也很牛逼了。前几天跟陈家之间的博弈,今天跟杜家的碰撞,让张思源发现,如果没有张爱国在的话,这些家族根本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这让张思源感觉到自己底蕴的薄弱,想真的成为无人敢招惹的巨无霸,张思源觉得他还是需要努力。不然每次都要张爱国站出来给他镇场子,张思源自己都觉得自己没用。

    “行了,你慢慢玩吧,我要回家吃饭了。”张思源还准备说些什么呢,电话那头的张爱国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电话后,张爱国拿起桌子上的钥匙,便慢悠悠的往外面走去。至于会不会有人来管他,有市委书记的关照,怎么会有人来管他。张爱国挂了电话以后,拿着手机的张思源坐在那里久久没有出声。

    一直坐在张思源身边的周紫萱,突然凑到张思源耳边问道:“张叔叔到底是什么人?”

    张思源刚刚在她旁边打了几个电话给张爱国,周紫萱自然是明白了张思源那看上去啥都没有的父亲不是一般人。心中好奇的周紫萱,忍不住在张思源耳边问出了这个问题。

    张思源想了想,小声朝着周紫萱解释道:“很牛逼很牛逼的人,不过我也是那时候去你家里才知道的。我妈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以后注意点,可别在我妈面前说漏嘴了。”

    周紫萱闻言白了张思源一眼:“有多牛逼,比我爸还牛逼吗?”

    周紫萱虽然觉得张爱国不是普通人,但是估计也不是特别的厉害。毕竟她爸周立国可是沪市市委书记,未来肯定是直入中央的人。

    谁知道张思源在思考了几秒后,点了点头,看着周紫萱认真的说道:“貌似,确实比你爸牛逼。不然你以为我们两个人能这么顺利的走在一起?你想想你家里人当初对我们两个人的态度,我爸去你家一趟后,你家里还有谁阻挠我们在一起吗?”

    “真的假的,你爸有那么厉害那你为什么还一直这个样子?还有,你爸那么厉害还一直窝在海陵那个小地方?”周紫萱满脸不相信的看着张思源。

    这会儿的周紫萱,就跟小学生们争论谁的爸爸厉害一样跟张思源争辩着。张思源对张爱国的描述颠覆了她的三观,她自然是不想相信。

    张思源还没来得及回答周紫萱的问题,就听到坐在大巴走道另一侧的李涵说道:“思源,我说的吧,杜家只要你对他们狠一点,他们立刻就怂了。杜家表面看上去好像跟很多人交好什么的,可是真的惹到惹不起的人,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帮他们。”

    “杜家的根基太差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他们建立了那样的人脉,所以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抑制杜家的发展。不让他们杜家人进入军政坛,不然现在的杜家,绝对已经是最顶级的几个家族之一了。”

    张思源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李涵一眼:“李哥,你平常对这些事情不是毫不关心的么?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情这么了解了?这可跟你的风格一点都不像。”

    “你以为我想了解,老爷子逼着我了解的。从跟龙菲订婚以后,老爷子便一直让我了解这些东西,不然我刚刚也不会鼓动着你直接跟杜家刚。我自己是无所谓,可是把你拖下水的事情我可不会做。”李涵有些不爽的说道。

    听到李涵的话,张思源知道李老爷子是准备开始培养李涵作为一个掮客的最基本的能力了。想做好一个掮客,起码对各个家族都要有最基本的了解,不然到时候人家有事找到你头上,你连该找谁都不知道,那不是很尴尬。

    一旁的胡龙菲在听到李涵的抱怨后,立刻揪住了李涵的耳朵:“爷爷的苦心你还看不出来吗?整天就知道吊儿郎当的,要不是爷爷给你擦屁股,就你这样子,说不定早就被人玩死了。”

    “我有那么差劲吗?你别老动手好不好,这思源跟紫萱妹子还在呢,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李涵的关注点跟胡龙菲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他们两个人在那里闹不提,坐在张思源旁边的周紫萱,这会儿也已经从张思源刚刚说出的那些话里回味过来。

    感情他们两个能够这么顺利的在一起,是因为张爱国去了周家一趟。并不是因为家里的人想通了,周紫萱这会儿也想到当初为什么她妈妈为什么那么不开心,也想到景家怎么就一夜之间便崩塌离析。

    想到这里,周紫萱朝张思源问道:“景家的事情也是你爸干的?”

    张思源摇了摇头:“不是我爸干的,不过跟我爸有关系。只能说是景家自己作死,不然我爸也没机会搞垮他们家。你就别想这些了,你只要知道我爸很牛逼就行了。反正在国内,没有几个人能把他怎么样。”

    张思源这句话说完,周紫萱的心情顿时又失落起来。本来她就觉得自己除了家世以外,其他都配不上张思源。现在连她的家世,实际上也是不如张思源的,她怎么开心的起来。

    可惜的是,张思源并没有发现周紫萱的异常,仍然在那自顾自说道:“当然,我爸是我爸。我肯定不会一直靠着他,我会凭着自己做到无人敢惹。你放心,以后我肯定能够跟我爸一样,让任何人都不敢随便招惹我。我一定会把你保护的好好的,不让你受一丝委屈。”

    周紫萱听到张思源的话,勉强笑了笑:“嗯。”

    “思源,沪市快到了吧?”李涵突然朝着张思源问道。

    张思源看了看外面的景色,笑着说道:“已经到了,只不过到我那里还要会儿时间。”

    原来,他们到了车站以后,直接买下了这辆班车所有的票,变相包下了这趟从苏州开往沪市的车。不然刚刚他们在车上,也不会那么肆无忌惮的讨论如何对付杜家。在上车后,张思源便直接给了司机两百块钱,让司机把他们送到巨鹿路洋房。

    李涵听到张思源的话后,笑着说道:“那今天晚上得找几个人好好喝顿酒,解决了杜文龙那么个小角色,还逼得杜家低头,这值得庆祝下。”

    听到李涵的话,张思源点了点头:“那我看看晚上谁有空,找几个人来陪着咱们喝酒。”

    坐在李涵旁边的胡龙菲听到后,朝着两个准备晚上喝酒的人嫌弃的看了一眼:“你们喝你们的,晚上我跟紫萱妹子去逛街。跟李涵逛了两天,逛个几步他就跟要死一样。趁着没两天就要回去了,我可得好好逛逛沪市。不然,下次想来沪市,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什么叫逛个几步我就跟要死一样,讲道理,你逛三个小时什么东西都不买,还怪我喊累,这能怪我吗?”李涵反驳道。

    对李涵跟胡龙菲之间的拌嘴,张思源很明智的选择了当作听不见,朝着一旁的周紫萱看去,只见周紫萱正看着外面的景色发着呆。

    正盯着外面景色的周紫萱,这会儿正在想自己以后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自己能够配的上张思源。本以为将身体交给张思源后,她心里能够好受一点,可是没想到张思源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张思源的家世竟然也那么特殊。

    见周紫萱在发呆,张思源不禁起了捉弄的心思。张思源偷偷的把手放到了周紫萱的腰上,挠起了周紫萱的痒痒。张思源是知道周紫萱最怕痒的,特别是腰,稍微碰一下周紫萱便会敏感个不行。

    在张思源的手碰上周紫萱的腰时,周紫萱根本就没有反应。这让张思源感到奇怪,因为平常他只要一碰到周紫萱便会瞪着他了。感到奇怪的张思源,用手挠了两下,这下子正在发呆的周紫萱一下子便有反应了。

    转过头一看,只见张思源正一脸坏笑看向自己。周紫萱根本就没跟张思源废话,直接抓住了张思源那作恶的双手,轻轻的来了两个四十五度。

    吃痛的张思源连忙将手缩了回来:“刚刚嫂子说让你晚上陪她逛街呢,我跟李哥去喝酒,怎么样?”

    “没问题,你要喝酒就去呗,我什么时候管过你了。搞的好像我平时管过你一样,别喝多了,喝多了回来可没人照顾你。”周紫萱朝张思源翻了一个白眼。

    张思源也不知道,总感觉这会儿周紫萱说话有点怨气。不过他可没有去想那么多,而是在想晚上到底喊哪些人出来。

    郭亚迪到现在都没打电话给自己,那不管怎么样,为了防止尴尬,郭亚迪肯定是不能喊的。那么还在沪市的就剩下彭奔奔了,其他好像也没别的人了。

    田明浩已经走了,其他能够喊出来玩的,张思源突然发现找不到人了。这让张思源感到有些尴尬,在沪市一年,好像朋友没交到几个,变成敌人的倒是一大堆。

    从最初的李光洙,张晋这些人,到现在的杜文龙。都是一开始是朋友,然后渐渐的变成了敌人。然后不说老死不相往来,是根本就被他整的没办法再出现。

    想到最后,张思源小声朝一旁的周紫萱问道:“紫萱,思成哥最近在干什么?我感觉好像好久都没他消息了。还有你哥,我就见过他一次,后面怎么也没见过呀?”

    “我哪知道他们在忙什么,你把你自己管好就行了。少惹点事,苍蝇不叮无缝蛋,怎么每次事情都是找上你不找上别人。每次都闹出那么大的风波出来,真的是让人担心死了。”谁知道周紫萱直接就怼上了张思源。

    张思源也不以为意,接着说道:“这不是李哥说晚上要喊几个人喝酒嘛,我这边没朋友了,便想着拉着你哥跟思成哥来凑场子。你总不能就让我跟李哥两个人去喝酒吧,老四回香江了,十一在宁波,郭亚迪起码一段时间不会跟我见面了,你让我其他找谁。”

    “原来是这个样子,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最近在忙什么。你实在不行就让叶无道他们陪着你们喝,反正他们都能喝。你们也很熟,你要是真的沉下脸喊他们,他们也不会拒绝你。”周紫萱在听到张思源的话后,连忙给张思源出着主意。

    虽然刚刚她怼了张思源,但是她还是不想让张思源丢面子的。毕竟请人喝酒,连陪客的人都没有,那是很丢人的事情。

    赵甲第他们虽然是保镖,但是他们都是部队出声,跟李涵也聊得来。让他们陪着喝酒,李涵也不会说什么。不然张思源随便找些人,李涵看不看得上眼是一回事,能不能聊到一块也是个问题。毕竟李涵的性格他们都清楚,一般人李涵可看不上。

    “张先生,您好,我是杜家家主。冒昧打扰,杜文龙跟您发生矛盾。我代表杜家,像您表示十二万分的歉意。对于杜文龙所做的事情,我们杜家将会给您一个交代。我们杜家,一直信奉与人为善的准则,这次的事情与我的疏忽有关,在知道后我便找到您的联系方式,给您打了这通电话。”电话接通后,张思源便听到了杜家家主的话。

    张思源在听到杜家家主的话后,笑着答道:“杜家主客气了,我跟杜文龙之间的事情,我想杜家主应该也知道是非对错在谁。杜家主现在打了这个电话过来,我也不跟杜家主绕弯子。我不想看到杜家杜文龙那一系的人继续掌权,这是我的底线,至于别的,我也没什么想法。毕竟咱们是法治社会,我总不能杀人吧。”

    “张先生说的是,杜家杜文龙那一系的人不会再接触杜家任何生意。电话挂了以后,我会立刻下达这个通知。另外,关于杜文龙该怎么处置,还是希望张先生能够给我一个建议。”对张思源说出来的话,杜家家主直接答应下来,顺便还让张思源决定怎么处置杜文龙。

    整个杜家发展了那么多年,直系旁系那么多人,少了杜文龙这一系的人,根本对杜家造成不了什么影响。现在最重要的是让那安抚好张思源,让那百分之五十的茶园解封。不然那些茶园一直被封着,对他们杜家的影响可是很大的。

    对杜家家主的识相,张思源并没有感到很意外,对方既然打这个电话过来,肯定是服软的。古今中外,成王败寇。如果杜家势大的话,杜家家主是怎么也不可能打这个电话过来的。可惜现在是张思源势大,他只能来服软。

    正如李涵所说,盯着他们杜家的人多的是,要是杜家不识相的话,只要他们真的朝着杜家动手。跟着落井下石的人会很多,到时候愿意帮着杜家的,不会有几个。

    张思源笑着拒绝道:“关于杜文龙,我相信杜家主肯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想,杜家主肯定不会让他再影响到杜家跟我的关系的对不对?”

    “是的,我们杜家最喜欢的便是交朋友。能跟张先生您交朋友,是我们杜家的荣幸。您放心,我肯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我就不耽误张先生您忙了,我还要去处理杜文龙这一系的人。”杜家家主在听到张思源的话后,很配合的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

    等到杜家家主把电话挂了以后,张思源又拨通了张爱国的电话:“爸,杜家服软了。”

    无聊的在看报纸的张爱国,听到张思源的话后,随口答道:“哦,我知道了。要不要多封一会儿,让他们知道得罪你的下场。”

    “爸,你这样以权谋私对你不好吧?”张思源突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听到张思源话的张爱国不屑的说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的事了,我想找杜家的麻烦,谁敢来跟我说什么。别说我是找了理由针对他们杜家,我就是没理由针对他们,又能怎么样?儿子,我跟你说,有的时候,绝对的实力是可以不在乎一切阴谋诡计的。”

    “你爸我现在还有绝对的实力,所以没有人会来跟我哔哔。不过正因为这样,我也得罪了很多人。有些人藏的很好,我也不能随便找他们麻烦。他们也不敢来找我麻烦,不过等我没有那样的实力后,他们说不定就要找你的麻烦了。你得在我不能震慑住他们之前,让你自己拥有足以自保的实力。”

    让张思源没想到的是,张爱国突然说出了这样一段话。虽然之前张爱国已经隐晦的提过这件事,但是张思源没想到张爱国今天突然又说到了这件事。

    这让张思源突然充满了危机感,不过还没等张思源说话,张爱国就接着说道:“不过,说这些还早。起码五年十年的,肯定没人敢动你。只要你老子还活着,敢动你的就没几个!”

    听到张爱国这么霸气的话,张思源顿时觉得自己很渣。张思源总觉得自己有几百亿的现金,在国内不说无敌,起码也很牛逼了。前几天跟陈家之间的博弈,今天跟杜家的碰撞,让张思源发现,如果没有张爱国在的话,这些家族根本就不会把他放在眼里。

    这让张思源感觉到自己底蕴的薄弱,想真的成为无人敢招惹的巨无霸,张思源觉得他还是需要努力。不然每次都要张爱国站出来给他镇场子,张思源自己都觉得自己没用。

    “行了,你慢慢玩吧,我要回家吃饭了。”张思源还准备说些什么呢,电话那头的张爱国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电话后,张爱国拿起桌子上的钥匙,便慢悠悠的往外面走去。至于会不会有人来管他,有市委书记的关照,怎么会有人来管他。张爱国挂了电话以后,拿着手机的张思源坐在那里久久没有出声。

    一直坐在张思源身边的周紫萱,突然凑到张思源耳边问道:“张叔叔到底是什么人?”

    张思源刚刚在她旁边打了几个电话给张爱国,周紫萱自然是明白了张思源那看上去啥都没有的父亲不是一般人。心中好奇的周紫萱,忍不住在张思源耳边问出了这个问题。

    张思源想了想,小声朝着周紫萱解释道:“很牛逼很牛逼的人,不过我也是那时候去你家里才知道的。我妈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以后注意点,可别在我妈面前说漏嘴了。”

    周紫萱闻言白了张思源一眼:“有多牛逼,比我爸还牛逼吗?”

    周紫萱虽然觉得张爱国不是普通人,但是估计也不是特别的厉害。毕竟她爸周立国可是沪市市委书记,未来肯定是直入中央的人。

    谁知道张思源在思考了几秒后,点了点头,看着周紫萱认真的说道:“貌似,确实比你爸牛逼。不然你以为我们两个人能这么顺利的走在一起?你想想你家里人当初对我们两个人的态度,我爸去你家一趟后,你家里还有谁阻挠我们在一起吗?”

    “真的假的,你爸有那么厉害那你为什么还一直这个样子?还有,你爸那么厉害还一直窝在海陵那个小地方?”周紫萱满脸不相信的看着张思源。

    这会儿的周紫萱,就跟小学生们争论谁的爸爸厉害一样跟张思源争辩着。张思源对张爱国的描述颠覆了她的三观,她自然是不想相信。

    张思源还没来得及回答周紫萱的问题,就听到坐在大巴走道另一侧的李涵说道:“思源,我说的吧,杜家只要你对他们狠一点,他们立刻就怂了。杜家表面看上去好像跟很多人交好什么的,可是真的惹到惹不起的人,那些人根本就不会帮他们。”

    “杜家的根基太差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他们建立了那样的人脉,所以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抑制杜家的发展。不让他们杜家人进入军政坛,不然现在的杜家,绝对已经是最顶级的几个家族之一了。”

    张思源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李涵一眼:“李哥,你平常对这些事情不是毫不关心的么?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情这么了解了?这可跟你的风格一点都不像。”

    “你以为我想了解,老爷子逼着我了解的。从跟龙菲订婚以后,老爷子便一直让我了解这些东西,不然我刚刚也不会鼓动着你直接跟杜家刚。我自己是无所谓,可是把你拖下水的事情我可不会做。”李涵有些不爽的说道。

    听到李涵的话,张思源知道李老爷子是准备开始培养李涵作为一个掮客的最基本的能力了。想做好一个掮客,起码对各个家族都要有最基本的了解,不然到时候人家有事找到你头上,你连该找谁都不知道,那不是很尴尬。

    一旁的胡龙菲在听到李涵的抱怨后,立刻揪住了李涵的耳朵:“爷爷的苦心你还看不出来吗?整天就知道吊儿郎当的,要不是爷爷给你擦屁股,就你这样子,说不定早就被人玩死了。”

    “我有那么差劲吗?你别老动手好不好,这思源跟紫萱妹子还在呢,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李涵的关注点跟胡龙菲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他们两个人在那里闹不提,坐在张思源旁边的周紫萱,这会儿也已经从张思源刚刚说出的那些话里回味过来。

    感情他们两个能够这么顺利的在一起,是因为张爱国去了周家一趟。并不是因为家里的人想通了,周紫萱这会儿也想到当初为什么她妈妈为什么那么不开心,也想到景家怎么就一夜之间便崩塌离析。

    想到这里,周紫萱朝张思源问道:“景家的事情也是你爸干的?”

    张思源摇了摇头:“不是我爸干的,不过跟我爸有关系。只能说是景家自己作死,不然我爸也没机会搞垮他们家。你就别想这些了,你只要知道我爸很牛逼就行了。反正在国内,没有几个人能把他怎么样。”

    张思源这句话说完,周紫萱的心情顿时又失落起来。本来她就觉得自己除了家世以外,其他都配不上张思源。现在连她的家世,实际上也是不如张思源的,她怎么开心的起来。

    可惜的是,张思源并没有发现周紫萱的异常,仍然在那自顾自说道:“当然,我爸是我爸。我肯定不会一直靠着他,我会凭着自己做到无人敢惹。你放心,以后我肯定能够跟我爸一样,让任何人都不敢随便招惹我。我一定会把你保护的好好的,不让你受一丝委屈。”

    周紫萱听到张思源的话,勉强笑了笑:“嗯。”

    “思源,沪市快到了吧?”李涵突然朝着张思源问道。

    张思源看了看外面的景色,笑着说道:“已经到了,只不过到我那里还要会儿时间。”

    原来,他们到了车站以后,直接买下了这辆班车所有的票,变相包下了这趟从苏州开往沪市的车。不然刚刚他们在车上,也不会那么肆无忌惮的讨论如何对付杜家。在上车后,张思源便直接给了司机两百块钱,让司机把他们送到巨鹿路洋房。

    李涵听到张思源的话后,笑着说道:“那今天晚上得找几个人好好喝顿酒,解决了杜文龙那么个小角色,还逼得杜家低头,这值得庆祝下。”

    听到李涵的话,张思源点了点头:“那我看看晚上谁有空,找几个人来陪着咱们喝酒。”

    坐在李涵旁边的胡龙菲听到后,朝着两个准备晚上喝酒的人嫌弃的看了一眼:“你们喝你们的,晚上我跟紫萱妹子去逛街。跟李涵逛了两天,逛个几步他就跟要死一样。趁着没两天就要回去了,我可得好好逛逛沪市。不然,下次想来沪市,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什么叫逛个几步我就跟要死一样,讲道理,你逛三个小时什么东西都不买,还怪我喊累,这能怪我吗?”李涵反驳道。

    对李涵跟胡龙菲之间的拌嘴,张思源很明智的选择了当作听不见,朝着一旁的周紫萱看去,只见周紫萱正看着外面的景色发着呆。

    正盯着外面景色的周紫萱,这会儿正在想自己以后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自己能够配的上张思源。本以为将身体交给张思源后,她心里能够好受一点,可是没想到张思源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张思源的家世竟然也那么特殊。

    见周紫萱在发呆,张思源不禁起了捉弄的心思。张思源偷偷的把手放到了周紫萱的腰上,挠起了周紫萱的痒痒。张思源是知道周紫萱最怕痒的,特别是腰,稍微碰一下周紫萱便会敏感个不行。

    在张思源的手碰上周紫萱的腰时,周紫萱根本就没有反应。这让张思源感到奇怪,因为平常他只要一碰到周紫萱便会瞪着他了。感到奇怪的张思源,用手挠了两下,这下子正在发呆的周紫萱一下子便有反应了。

    转过头一看,只见张思源正一脸坏笑看向自己。周紫萱根本就没跟张思源废话,直接抓住了张思源那作恶的双手,轻轻的来了两个四十五度。

    吃痛的张思源连忙将手缩了回来:“刚刚嫂子说让你晚上陪她逛街呢,我跟李哥去喝酒,怎么样?”

    “没问题,你要喝酒就去呗,我什么时候管过你了。搞的好像我平时管过你一样,别喝多了,喝多了回来可没人照顾你。”周紫萱朝张思源翻了一个白眼。

    张思源也不知道,总感觉这会儿周紫萱说话有点怨气。不过他可没有去想那么多,而是在想晚上到底喊哪些人出来。

    郭亚迪到现在都没打电话给自己,那不管怎么样,为了防止尴尬,郭亚迪肯定是不能喊的。那么还在沪市的就剩下彭奔奔了,其他好像也没别的人了。

    田明浩已经走了,其他能够喊出来玩的,张思源突然发现找不到人了。这让张思源感到有些尴尬,在沪市一年,好像朋友没交到几个,变成敌人的倒是一大堆。

    从最初的李光洙,张晋这些人,到现在的杜文龙。都是一开始是朋友,然后渐渐的变成了敌人。然后不说老死不相往来,是根本就被他整的没办法再出现。

    想到最后,张思源小声朝一旁的周紫萱问道:“紫萱,思成哥最近在干什么?我感觉好像好久都没他消息了。还有你哥,我就见过他一次,后面怎么也没见过呀?”

    “我哪知道他们在忙什么,你把你自己管好就行了。少惹点事,苍蝇不叮无缝蛋,怎么每次事情都是找上你不找上别人。每次都闹出那么大的风波出来,真的是让人担心死了。”谁知道周紫萱直接就怼上了张思源。

    张思源也不以为意,接着说道:“这不是李哥说晚上要喊几个人喝酒嘛,我这边没朋友了,便想着拉着你哥跟思成哥来凑场子。你总不能就让我跟李哥两个人去喝酒吧,老四回香江了,十一在宁波,郭亚迪起码一段时间不会跟我见面了,你让我其他找谁。”

    “原来是这个样子,不过我也不知道他们最近在忙什么。你实在不行就让叶无道他们陪着你们喝,反正他们都能喝。你们也很熟,你要是真的沉下脸喊他们,他们也不会拒绝你。”周紫萱在听到张思源的话后,连忙给张思源出着主意。

    虽然刚刚她怼了张思源,但是她还是不想让张思源丢面子的。毕竟请人喝酒,连陪客的人都没有,那是很丢人的事情。

    赵甲第他们虽然是保镖,但是他们都是部队出声,跟李涵也聊得来。让他们陪着喝酒,李涵也不会说什么。不然张思源随便找些人,李涵看不看得上眼是一回事,能不能聊到一块也是个问题。毕竟李涵的性格他们都清楚,一般人李涵可看不上。到时候有什么不愉快,才是真的尴尬。
qg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