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777钱柜娱乐(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我当然是太乙!

    为了保全自己的屁股不裂成八瓣,老道在此时极力向孙长宁推销那本清静经,双方不断的扯皮,孙长宁感觉这个老头有点问题,因为之前姑娘身上的不对劲让他有些警觉,导致他现在看谁都有些不对劲。(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但事实上,老道确实不是啥“正常人”。

    双方一直在扯皮,孙长宁顾左右而言他,老道的言谈中也抓不住主题,但这仅仅只是表象,事实上,老道在不断引导话题的走向,直至在某一刻,他说出了曾经对李辟尘说过的话。

    “白驹过隙,一念而观天书,山中不知岁月,待到明悟之时,连道三声大好,再看天下,已然换了人间...”

    这话不仅仅是对孙长宁说的,也是对于另外一个“李辟尘”所说的。

    太乙降临到这里,而这里与天尊的时代早已隔断,所以老道才能够【倒果为因】来进行操作,从推衍的结局中逆向衍化过程,从而引导光阴变化出一个“不存在的李辟尘”。

    也就是白衣与雷声二人。

    然而,如果太乙没有逆击未来,他就对此束手无策,当然那或许也是最好的结局吧。

    只是现在,以前的推衍已经失败了,老道感到了诡异,他感觉自己置身在一个环中不能挣脱,他是李辟尘的道果不错,但也是众生的道果,是一切最后走向的归宿,而对于当年的事情,即他所能影响的“最后一个分歧点”....难道当年太乙并没有死?

    太乙是有可能成为白衣上皇的,但是应该没有办法成为雷声普化。

    他叹了一声,之前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看来,在最后的那一世,鸿荒中发生了他不知道的事情。

    孙长宁背出了清静经的一段文字,虽然他没有接过经书,但媒介的作用已经成功触发。

    老道看向那个姑娘,并且告诉她,她等的人会回来的,只是再也回不到从前,而且他心中还多加了一句,即将遇到你的究竟是白衣,还是太乙,那可就不好说了。

    “......道才是亘古存在的,我们这些人啊,都如同地上的尘土,无关紧要。”

    老道看姑娘有些烦了,不想和他再继续谈,于是心头一动,便对她道:“这个年轻人身上带着你想看见的东西,你就这么走了吗?”

    姑娘投来威胁的目光,而孙长宁则是微微一愣。

    随后他立刻就想起了太乙救苦天尊的雕塑。

    老道心里面响起来的,也同样是那个雕塑。

    那个雕塑,是曾经人间内的梦老人给东皇太一雕刻的,那时候上面还没有九头狮子。

    因为在那个时候,九头狮子还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在山乡内浑噩未醒,要到后来九幽洞主,也就是鸿荒中的冥河老祖死去,九头狮子才会应运而出。

    所以,这个雕塑,狮子与东皇,其实是分开的,而且后来也有过更改,这是被岁月之力落至而施展的雕刻之刀,由太上青羊执刀而下。

    老道虽然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些事情,但每当回想起来,总感觉历历在目,仿佛自己也置身到了那个时代,所以看见雕塑之后有些恍惚,而孙长宁上前质问的时候,他便回应道:

    “没有什么话,我要死了,只是想要看看你,看看那个雕塑而已,但那个人要来找我了,所以.....”

    这话说完,孙长宁要等的人正好来了,而老道微微一叹,就在这一瞬间,西岳殿内外的游人全都不见了。

    仿佛置身于这个世界的反面,繁华不再,剩下的唯有孤独。

    “该做的都做完了.....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

    老道躲藏起来,进入了空荡荡的西岳殿中。

    这里,就是三年前的那一刻。

    并没有让他等太久,当外面下起滂沱大雨时,走在下山路上的少女见到了一个穿白色t恤的青年人,两个人擦肩而过,而当姑娘把对方“认错”之后,她转过头,却没有见到那个青年人同样转过头来,看着她的背影。

    这两个人的相遇是在老道计算之中的,但是他此时的手掌忽然顿了一下,因为他发现之前上山去和别人打了一架的那个年轻武夫,此时居然下来了,而且更诡异的是,他因为和白衣上皇有着一脉相传的联系,此时此刻,他居然短暂走到了三年前的这段岁月中!

    “卧槽!”

    老道此时只有这两个词可以表达心情,而孙长宁下山还在骂骂咧咧,走到西岳殿时候反而又进来溜达了一圈。

    我的亲哥,你走行不行?

    老道士简直无语,而对方在踏入西岳殿后,他的第七感被触发,敏锐感觉到了时间的变动,他转头,见到了这处于三年前岁月中的西岳殿。

    当年,李辟尘也是在正常的光阴流中看了经,而在他看了清静经之后,就进入到这一片定格的岁月中了。

    这里是因果颠倒的起始,也是太乙天尊这一世圆环的起点。

    当李辟尘拿到清静经的一刻,太乙天尊就出现了,而最后的一切会以太乙的落幕而终结,他如同大道一般化入天地,这个圆环至此会被补全。

    雷声普化,白衣上皇,说到底都是重新衍化的分歧点,当太乙依旧处于大罗天时代,并没有逆击未来的时候,他也只能干瞪眼,而这两位,后者有几率出现,前者则是根本不会出现。

    所有人在岁月中,都要扮演好属于自己的角色。

    不可以逾越,不可以更改。

    这是只属于太乙的环,而老道则世间唯一可以更改这个环的存在。

    白衣上皇出现了,应运而生,与此时的孙长宁进行了交谈,老道看着这一切,而后在交谈结束的时候,老道迅速的施展了法术,把那个麻烦至极的武夫送回了原本的时间。

    而后者在这个时候,因为白衣人的消失,以及西岳殿周围突然出现的游人而感觉震惊,随后涌上的,是因为对方没有把话说清楚而产生的愤怒。

    “死牛鼻子....”

    从那个时代传来的声音清晰的被华山老人听到,虽然知道那个武夫并不是在骂自己,但事实上,他总感觉对方这句话有点指桑骂槐的意味。

    无人空荡荡的西岳殿内,华山老人终于显身,而白衣上皇出现在这里。

    “我来这里,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老道笑了起来:“李居士,三年不见,当真是别来无恙,怎么今日重来镇岳宫,却是说了些不一样的东西?老朽自然是一直在这里的,不过很快,老朽就要入土为安了。”

    白衣上皇笑了笑,而语气有些变动:

    “三年吗?这个三,也很妙啊。”

    老人心中忽然莫名的涌起一丝危险感,他试探性的笑,问道:

    “居士,天地之内,寰宇乾坤,浮生一梦,孰梦,孰真?”

    而白衣上皇的头发在这一瞬间变得雪白,白色t恤也变成了白色的古道袍。

    “都是真。”

    老道在这一瞬间,面色剧变!

    “你你...你是谁?!”

    白衣上皇的眼中出现危险:“之前确实是那个白衣的我,起码在走山道的时候还是,但是在回过头的时候,已经不是了.....嗯,我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一个环,所以,我从大罗天好不容易才回到这里,在被雷声普化阻拦之后,我仔细想了想,于是耍了点小手段。”

    “如果不是让你感觉到危险,又怎么会继续推衍?”

    “下次记得给西岳大帝换个贵一点的木头身体,便宜货怎么能挡得住我?”

    老道顿时面如土色,而“白衣上皇”道:

    “不错,我当然是【太乙】!”
qg777